从后面进去bl 下面好空虚好想被填满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见宫锦辰无动于衷的样子,小北也懒得在说下去。

反正媳妇是他的,把人折腾跑了,也是他的责任。

小北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就连甩门的动作都过分的大力。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死了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复活,从最开始那个女人进入医院的时候开始,就是一场厄运的开始。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他们医院不会到这个地步,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宫锦辰更不会现在像个疯子,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一个要死不活的女人。

不是小北心里阴暗,而是有时候她真希望那个女人死了,只有她死了,宫锦辰才能恢复正常,也只有她死了,全世界都能正常。

走到那扇被宫锦辰称之为特殊的病房,小北愤怒的推门而进,看着床上被镇定剂折腾睡眠的女人,真的很想一巴掌抽过去算了。

“呸!贱、人。”

留下三个字,小北转身就走。

跟这样的贱人在一个空间,她会觉得自己也被污染,更何况这也不是她能插手的事情。

外人都说特殊病房的病人很可怜,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她的咎由自取。

如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她又怎么会整日躺在这里,而那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女人自导自演,为的就是想要看看宫锦辰能为她付出多少,所以说,不作死的人永远都不会死,这个女人的现在,一切都因为她作死。

=================

办公室里,宫锦辰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很少的时候他才会抽一直烟,学医的不允许抽烟,但他也会有烦躁的时候,有时候当一根烟抽进肺里,你会感觉到那种被麻痹的感觉,不在心里同人心扉,所以关上的办公室门,宫锦辰总是会一个人点起一根。

嘴角的烟,宫锦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走到那份粉红色的文件旁,弯腰捡起。

打开的文件,上面是一张暖人心的笑脸,宫锦辰的嘴角跟着笑脸挑起,没有言语。

这张照片是他当年拍得,那时候的她笑的如此暖心,只是岁月变迁,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笑的心暖的女人,而现在变得陌生。

放好的文件夹,宫锦辰站在窗户旁看向外面,他没有去找林语,因为他知道林语能去的无非是那几个地方,更何况林语的成熟,也不是一般小女孩的任性,所以林语那边他不慌,只是欠了一个解释罢了。

‘咚咚咚’

门外清脆的敲门声,不一会儿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叠资料,走到宫锦辰面前,递他面前。

“不用看了,你告诉我结果就是。”

“是。”

医生没有取下的口罩,打开的文件汇报的说着,“经过各个部门的审核,夫人的血型是B型,可我们之前调查的完全不同,也是就是说……”

“也就是说,不能用了。”

宫锦辰突然转身,脸上的恨,恨不得把这个医生吃了。

医生吞咽的向后退了两步,在一个确定自己安全的位子,一抹头上冷汗的颤抖说着:

“目前的调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我们……”

“我不想听你狡辩,我只想问你一句,既然你说不符,那么之前你给我的报告,为什么又说一致,刘主任你别忘了,以为你工作上的疏忽,照成病人死亡三人以上,如果不是我一再维护你,你早就被枪毙一百遍了,现在我不过就是让你核对一下血型,几天时间你给了我几种答案,啊!我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告诉你我能拉你活着,我也能让你去死。”

宫锦辰现在就像是一只发疯的困兽,一次次的吼叫只为了一个答案。

一开始是他说的,血型百分之九十九的符合,所以他才会娶了林语,如果这个时候跟他说不符合,那么他娶林语,又是为了什么。

真的是为了哥哥的一个心愿吗?笑话。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八点,我要一个准确的结果,如果没有,你就等着去监狱吧!”

推开刘主任,宫锦辰脱下的白大褂丢在沙发,穿起的西装外套转身走进隔离的小房间,在小房间里有一架电梯,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这是宫锦辰的专属电梯。

手里车钥匙,打开的安全锁宫锦辰坐了上去,放下的座椅躺在里面,一股疲倦在他眉间,久久不能散开。

原以为这一次就没事了,没想到事情就像是结束不了的继续进行,一波接一波的事情,打的人措手不及。

林语、何玉珊,到底我要怎么抉择。

“调查一下林语的去向。”

起身按下的车载电话,宫锦辰冷若冰霜的几个字,开口说着,车载里没有回荡的声音,就好像那边没有人似的,宫锦辰按下的段挂件,车子打火的使出停车场,一直到他吧车子开到海边,车子里的电话再次响起。

“南湾的海域,一个人。”

“知道,谢谢。”

再次挂断的电话,宫锦辰却没有去那片叫做南湾的海域,而是关上车门的下车,找了一处清爽的地方坐下。

林语现在需要的是一人冷静,他何尝不需要冷静一下。

这盘棋从一开始就在下,宫锦辰原以为很快就能收尾,没想到这盘棋现在会变得复杂,复杂的他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进行,就好像他现在不知道要去哪里一样。

前方是一片的汪洋大海,只要他踩进去一步就能湿了鞋子,在踩下去,就是万丈深渊把自己淹死,宫锦辰从来不是傻子,每一步他都算的精准,但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走到旁边的小商店要了两瓶冰镇啤酒,宫锦辰坐在沙发上对天独饮,一直到天色暗下,他才想起要回家了。

夜幕中的宫家灯火通明,宫锦辰把车钥匙放在柜子上面,转身换下的拖鞋上了二楼,在路过房间的时候,里面幽暗的灯光亮起,顺着门缝宫锦辰看到里面有人影走动,问了一下佣人后才知道,林语下午就已经回来,只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

上一篇:如何玩自己的肠道 叫床越大声男友越用力

下一篇:为什么越往里越有劲日本 h才能出来的密室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