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mu菲菲 都市夺舍豪门风流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松开的手,宫锦辰却没有收起嘴角的笑,没有理会林语,就如同她像空气似的,继续开着车子。

车子停在袁家,宫锦辰打开的车门,开口说到:“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半个小时之内你不出来,我亲自进去。”

宫锦辰的话音淡淡,清淡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强硬,林语推开的车门慌张下车,就好像车子里的是一只鬼,一个恶魔。

宫锦辰的确是个恶魔,这个恶魔心情好的时候给你一个笑脸,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给你一刀,林语现在已经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冲动。

走进袁家,袁一鸣还没有回来,客厅里坐着齐慧兰,齐慧兰在看到林语后,转过头去。

齐慧兰这是不想搭理林语,刚好林语也不想跟她说话,自顾自的走上楼去,在她之前的卧室停下。

打开的衣柜,里面的衣服还带着标签,这是之前袁一鸣为了讨好她而买的,而现在要走了,她却不想带走。

手上的戒子取下放在梳妆台上,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玩偶,那是林语唯一想带走的东西。

没有留恋的走出房间,带上的门,齐慧兰就冒了出来……

“呀!”

被门口突然冒出的人吓了一跳,林语手里的玩偶,也吓得掉在地上,弯腰准备捡起玩偶,一只脚确快一步的踩在上面……

林语蹲在地上,就在她手指旁边的位子,是齐慧兰的脚踩着上面。

这个玩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只不过是路边十块钱买的东西,但这也是宫柏羽最后留给她的东西,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唯独这个玩偶,她不能不要。

“袁夫人,麻烦你让开。”

话音冷了几分,没有恭敬,因为林语并不觉得齐慧兰需要恭敬,如果她需要自己恭敬的话,就不会对她先不尊重。

林语开口的话,齐慧兰却没有半分移开的意思,继续踩着玩偶,双手抱胸的居高临下,“林语,既然你已经跟一鸣离婚了,那么这里的所有东西就都是袁家的,跟你没有半毛关系,就算是我脚下的这个破烂东西,也是袁家的,所以你想要拿走,那不可能。”

齐慧兰的眼睛瞪到暴突,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语,没有打算松开的玩偶,死死踩住。

当初袁一鸣跟林语闪婚的时候她就不看好这门婚事,但是他们结婚没多久,袁一鸣就弄来这套别墅,当时袁一鸣只是告诉她是公司奖励他的,原本齐慧兰真的以为是自己儿子的本事,所以对林语这个穷媳妇更是看不上眼,再加上林语一直没有怀孕,这才让一直不满林语的齐慧兰转了歪心,撮合自己的儿子跟月小柔,毕竟相对林语的冷淡,她更喜欢月小柔的顺从。

只是没想到好景不长,原以为月小柔怀孕了,她就能顺其自然的把林语赶出去,可没想到还不等她开口,就被林语撞见了自己儿子偷情保姆,虽然这是她一手安排,但毕竟林语也是正牌原配,这种事情属于家丑,不可外扬。

原本她是想警告林语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想到林语居然会发疯的伤了月小柔,就在她准备用这个借口逼迫林语离婚的时候,是自己的儿子告诉自己,在林语的背后有着一笔巨款……

没有人会不为金钱所动,更何况还是一笔巨款,这就让刚过上几天阔太日子的齐慧兰再次歪心,原以为林语就是软柿子,只要她哄哄林语,等把财产骗到手就好,没想到林语居然坚持离婚,不但坚持离婚,还收走了所有的财产,只留下这么一套房子,让齐慧兰心怀恨意。

这套房子虽然价值不菲,但比起那百分之二十的宫家产业,就是九牛一毛,谁不知道宫家的医院遍布全国,百分之二十的产业,那可是一笔长期的巨款,现在林语一句话的什么都没了,所以齐慧兰对林语是恨之入骨。

踩着玩偶的脚用力,就像是撒气似的在上面扭了几下,陈旧的玩偶不受外力的露出里面棉花,也露出了一个东西……

粉色的东西像是一个盒子,隐藏在玩偶的肚子里面,如果不是齐慧兰的蹂躏,还真的不会发现,林语伸手去拿那个盒子,还没碰到的盒子,齐慧兰一把抢了过去。

“这是我的,在我们袁家都是我的。”

齐慧兰瞪大眼睛,说着就打开了那个盒子,林语迅速站起,当看到盒子里的戒子之后,瞪大眼睛。

白色的戒子简单大方,碎钻包裹的戒身,散发出一种闪耀的光芒,林语伸手拿起戒子,不知觉的是眼泪滑了下来。

这枚戒子……

林语眼眶湿露看着手中戒子,把它贴在胸口,缓和不了的是心里的痛。

这个戒子是宫柏羽对林语求婚的戒子,原以为那场车祸之后它也没了,原来这枚戒子一直都在,柏羽,为什么你要把它藏起来又送给了我,是害怕我会睹目思人,还是会害怕我把你忘记。

柏羽,原来你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戒子贴在胸口,林语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流动,蹲在地上的她哭的不能自己,沉醉在自己的悲伤中,哭成泪人。

林语手里的戒子,从打开的那一刻齐慧兰就很是喜欢,尤其是上面的钻石,更让她垂涎。

“这是我的,给我。”

齐慧兰伸手就抢,也不管林语握在手里,掰开她的手指就开始抢夺,手指分离的痛处,林语受不了的戒子脱手。

“都说了在袁家的东西都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

齐慧兰抢走的戒子,兴似冲冲的戴在手指上面,无奈戒子太小手指太粗,带不上去只能套在小拇指上,看着小拇指上的戒子,齐慧兰笑的一脸暗爽。

“给我,戒子。”

林语忍住的是手上的痛,伸手在齐慧兰面前,冷淡的是她手上的戒子。

那是宫柏羽送给她的订婚戒子,也是代表他们之间爱情的戒子,宫柏羽已经走了,这枚戒子,就是她最后的留恋。

林语的冷漠,齐慧兰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带着的戒子伸手眼前,欣赏的嘚瑟,“都说了是我袁家的东西,既然在我家发现的自然就是我的,现在它已经戴在了我的手上,想要呀!拿钱来买呀!”

齐慧兰的语气,无非就是一场交易,林语阴狠的看着她手上戒子,虽然不想用金钱去侮辱戒子,但齐慧兰的个性,怕也不是她能要的走的。

“多少?”林语咬着牙齿,问着一个数字。

“一千万。”

“嘿!”

齐慧兰的狮子大开口,换来的是林语的一声冷笑。

这枚戒子,是宫柏羽为她定做,里面还有她和宫柏羽名字的缩写,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是这里面的意义,却是无价。

林语紧握着拳头,没有废话的只是一句,“拿来。”

林语已经在暴走的边缘,齐慧兰却无所畏惧的继续说道,“想要戒子,就拿一千万来,林语我告诉你,想要这个戒子少一分都不行,要不然我就算是丢了,也不会给你。”

齐慧兰是铁了心了,现在她就是拿捏着林语,林语现在要不然就是拿钱,要不然就是放弃。

齐慧兰也算是活了几十年了,面对林语的表情,也知道这枚戒子对她的重要性,一想到原本属于他们的财产没了,齐慧兰就恨不得把林语扒皮抽筋,所以想要戒子,好,拿钱。

林语站在原地不动,看的出齐慧兰也不像是开玩笑的,但是一千万,别说她没有,就算她有,她也不会给齐慧兰的,这个老巫婆,之前她就是对她太仁慈了。

收起的手林语冷笑,微微开启的唇角冷冷说道,“袁夫人,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就你现在所站的地方都是宫家的,虽然我已经把房产证给了袁一鸣,但如果没有我的签字,你们照样滚蛋,所以请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拿来。”

伸出的手在齐慧兰面前,这一次林语不想在跟她废话,齐慧兰也应该知道轻重,一个戒子和一座别墅,孰轻孰重她也应该知道。

齐慧兰的脸上有了一丝动摇,伸手取下手指上的戒子握在手里,房子和戒子,她自然知道那个重要,但是她不甘心,一点也不甘心。

“你这是在威胁我?”齐慧兰眯起的眼睛,透着一丝恨意。

林语也不跟她废话,挺起的胸口应下承认,“对,我就是在威胁,袁夫人我的话我不想多说第二次,你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所以我想请你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弄清楚自己所站的位子,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弄得自己也不划算。”

“你……”

“我再说一次,拿来。”

一手在齐慧兰面前,齐慧兰气的胸口高低起伏,不甘心的戒子放在林语手心,林语伸手一握,捏着的戒子转身就走,连同那个被齐慧兰踩破的玩偶,一起带走。

上一篇:太深了,已经到底了 不乐跨下征服小舞小说

下一篇:来到柯南世界我是步美 凤逆天下漫画免费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