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老师工作辛苦的诗 少妇性刺激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安平宫因为苏秦亲自送来的各种赏赐雀跃不已。

宋清浅却战战兢兢,苏秦走了半响了,也没从档案上记录的那一笔里回过神来。

但现在多想也没用了,记档一路呈往寿禧宫,太后瞧过,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盛瑾瑜既然这么安排了,她总不可能跳出来说自己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吧?

可丢不起这人。

盛宠名声坐实,皇帝头一晚怜惜贵妃,非得想着法子再召一日的事在后宫里传得像模像样的,可这两晚上在御金殿里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也只有宋清浅自己心里清楚。

既然定了要去避暑,宫里很快就忙碌准备起来,三日后一大早,浩浩荡荡的宫中队伍便出发了。

因为各宫嫔妃都要随行,马车队伍,各种仪仗,外带宫女太监,护送侍卫,从头望不到尾,一上午的时间,队伍都还没从宫里走完。

太后一定要宋清浅陪着自己,马车自然在最前面几辆里,跟在后头的嫔妃们还没出宫呢,宋清浅已经跟着太后瞧起宫外的风景来了。

这份格外优待的恩典,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一路上宋清浅和乐衡姑姑都在换着话的逗太后开心,笑声一直就没有间断过。

苏秦听小太监们轮番来报,太后欢喜,自然所有人都欢喜,他回头看一眼太后的马车,这边听不见声儿,想了想,又快步到盛瑾瑜马边,把听到的都告诉他:“贵妃娘娘很会讨太后开心呢。”

盛瑾瑜高坐马背上,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变化,倒是很轻的应了一声:“她惯会说些好听话。”

苏秦笑道:“同皇上说得也不少,不怪皇上偏疼贵妃娘娘些。”

盛瑾瑜闻言,像是想起宋清浅各种娇嗔模样,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总是不叫人省心的。”

话里是苛责,语气却半点没有生气之意。

苏秦心里头都明白,只抿嘴笑,不再多言了。

为了在晚膳前赶到避暑别庄,午饭就半道歇下来在马车里随便用了,难得出来一趟,这样用膳倒显得稀奇,这回出行既然要狩猎,自然有头有脸的亲王,重臣及其家眷都在列同行。

小姐公子们都闲不住,坐了一上午的马车,好不容易停下来休息,都纷纷出来在马车间来来回回的跑动,年轻人们聚在一起说话,隔着长长的弯儿,宋清浅都能听见笑音。

太后见她伸长了脖子看,在一旁打趣:“你瞧这丫头,不寻皇帝在何处,小孩子家的热闹倒是好奇极了,我瞧她就是在宫里憋得慌,寻了个睡不好的由头,哄着皇帝带着一群人来给她解闷的!”

乐衡姑姑赶紧顺着太后的话添材加火:“也要咱们皇上愿意哄着才行,换了旁人,就是暑热得不行了,也不见得能劝得动咱们皇上呢?”

宋清浅原本一门心思在后头的马车那边,听见太后和乐衡姑姑打趣她,脸瞬间就红了,赶忙收身回来坐好,娇嗔道:“太后说什么呢,皇上是一门心思想着您,为着尽孝道的。”

看她这样,太后和乐衡姑姑就笑得更欢了。

午饭用过之后便又继续赶着往别庄去,脚程快,到的时候离晚膳还有好一会儿时间。

早先到这里的宫人们早就已经各司其职忙碌起来,各种嫔妃,各家夫人小姐的住处安排更是细致活。

这些不归宋清浅操心,太后要她陪着,她自然也就住到了太后旁边的小院儿里,跟在太后身边自然都是最凉爽的两处院子。

一踏进绿树成荫的别庄,宋清浅觉得自己浑身都舒坦了。

上一篇:幻想催眠王 幻想乡篇3 强失禁尿出来污文

下一篇:民工强奷系列 人可以承受多低的温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