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强奷系列 人可以承受多低的温度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一群人疑惑的的看着他,太子今日出宫,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啊。

“我刚与锦儿说,想要带她回宫。”夜明宇一伸手指着那个小团子。

此话一出,李勇立刻占到了弟弟一方,他不跟太子一伙儿了。

李浩鹏夫妇一愣,云氏紧紧的抱住了女儿,这是她的心头肉啊。

靖王殿下静静的等待着夜明宇的下文。

和靖王同样淡定的,还有李锦。

“宫里没有山药时蔬饼,带她进宫,你们就会给宫里也送这个了。我现在饿了,想吃的紧。”夜明宇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锦嘴角一抽:这要人的理由也没谁了。

原是饿了。

云夫人悬着的心顿时放下来了,这锦儿可是她的命根子啊,不能离开她的。就算让她送一辈子的饼,只要不打她女儿的主意就好。

“山药时蔬饼是锦儿最喜欢的东西,玩了这么会儿,席上也没有吃什么,饿了是自然的,太子想吃多多少都有的,我现在便拿去!”

云夫人笑着,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娘,还是我和哥哥去拿吧!”李锦突然开口,扫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们,“四哥,你同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拿不动。”

李强被太子的一句话吓得刚刚回神儿,听到妹妹的声音,愣愣地点了点头。

他是太子的伴读,知道这个家伙儿有多难惹。

夜明宇得意的看着他们几个,嘿嘿,是不是被我吓到了?不要跟本宫作对儿,没有好处!

......

“给太子殿下多拿几个吧!”李锦看着竹篮里只放了几个饼,便冲着四哥说道。

多装几个,够他吃一阵了,不用隔三差五跑来要饼的。

李强却是一愣,鼻头一酸,心也酸了,妹妹是不是将太子放在心里了?

李锦见李强愣在原地不动,索性自己爬上桌子,坐在那里,双手齐下,拼命的往竹篮里装饼。

李锦忙的不亦乐乎,李强看在眼里,快要哭出来了。

看吧,妹妹留不住了,这么拼命的装饼,不就是怕他饿着?

“吧嗒!”

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了。

等李锦忙完了,抬起头却发现四哥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她瞪大了眼睛:,“四哥,你怎么了?”

李强狠狠的摸了一把眼泪,有些赌气的说道:“没什么,妹妹赶快装饼吧,可别把太子殿下饿着了!”

“哥哥别哭,锦儿会难过的,还有,我有给你们留的。”李锦伸出胖胖的小手儿给他擦眼泪。

“妹妹对太子是最好的!”李强偏头躲过,很委屈的低吼着。

李锦“嗤”的一声,连忙捂住了嘴巴。

四哥这么伤感的时候,她不能笑,强行憋住笑的她认真的说,“自然要好些。”

李强心里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果然是......

李锦眨着眼睛,“对太子好,靖王殿下便对我们好,那祖母和二叔就不敢欺负我们了。”

李强憋动作一顿,仔细想了想,妹妹的一番话仿佛有那么些道理,再仔细一琢磨,心里豁然开朗,赶忙擦掉了还挂在脸上的泪珠。

他看着趴在竹篮前两眼光放的妹妹,不禁感慨万分,自己比妹妹大这么多,现在才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李强想着,又把桌子上的最后一个饼也装进了竹篮里。

李锦知道自己的四哥是想明白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太难了!

李强是几个哥哥当中最聪明的,他明白了,自然也会去引导其他的哥哥们。

两个人将饼装好,送给了太子,太子看着满满的一竹篮,,再看向李锦,因为来回跑了一趟,虽然东西是她哥哥提的,小脸儿上却还是浮起了一层红晕,这可是李锦沉甸甸的心意啊。

“有时间再一起踢球。”夜明宇虽然睚眦必报,但是看在李锦的面子上,不打算计较了。李家兄弟见自己妹妹没有被带走,连忙答应下来。

只要锦儿在,不要说踢球儿,踢他们都行。

将靖王殿下和太子送走,宾客早就告辞了,喧闹一天的府邸突然间就安静下来了。

李勇轻咳两声,感觉头皮发麻,背后阴森森的,刚一转头,就发现李浩鹏拿着鞭子正冷冷的看着他们呢。

“妹妹,妹妹救命啊!”

李锦打了个哈欠,在自己的屋子打瞌睡。

“还敢叫妹妹救你们,平时都怎么给你们说的,让你们保护好妹妹,你们倒好,都是怎么做的?!”

李浩鹏越说越气,一想到刚才太子的话,现在还浑身冒冷汗呢。

皇家是能够得罪的吗?若是太子开了口,他的宝贝闺女就成了人家的了。

响声惊动了李锦,她迈着小短腿儿跑了过来,云夫人也跟了过来。

听到竹鞭落在哥哥们身上的声音,她心疼的跑了过去。

云夫人急忙将她抱在怀里,捂住了她的眼睛,“哎呦,我可怜的锦儿,太惨了,别看,晚上会做噩梦的。”

李勇几人:“......”

搞了半天,心疼的是闺女,惨的是他们。

李锦在母亲的怀里挣扎着,叫喊着:“不要打哥哥,不关他们的事儿。”

“儿子知错了!”

“儿子也知错了,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妹妹的!”

“谁敢抢妹妹,我就打谁!”

李浩鹏一听,又是一鞭子下去,“让你们保护妹妹,没让你打人。太子是能打的吗?不要命了啊?”

云夫人一声叹息,“打得太狠了,锦儿我们别看了。”

说着,就要抱着李锦走回屋。

李锦看着趴在凳子上的几个哥哥,不禁觉得奇怪,这几个哥哥从自己出世开始,就没有少挨打,只是每次都强忍着,偷偷的在屁股里垫一团棉花。

这次怎么就这么乖乖的认错了,还这么心服口服?

她听着这鞭声,一鞭一鞭的,好像抽在她的心上。

李锦想起哥哥们听自己要被要去宫里时的难过样儿,心里五味陈杂。

唉,难不成他们真的以为自己要进宫给太子做妹妹了?她进宫去干什么呀,自己有爹有娘有哥哥,难道去做童养媳吗?

“爹,你再打哥哥,锦儿就不理了。”她咧嘴要哭。

李浩鹏立刻放下了鞭子,一人补了一脚:“看在锦儿的面子上,都滚吧!”

上一篇:形容老师工作辛苦的诗 少妇性刺激

下一篇:探入的手指缓缓移动 脆皮乳鸽的做法跟视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