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坐着会疼 极品美妇榨精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这个时候护士偷偷瞧了一眼花冽,忍住心中的紧张,突然说了一句:“你对你女朋友真好,哦,不好意思,忘记问了,你们是情侣吗?”

花冽正要解释桑墨不是自己女朋友,但抬头看见了护士害羞的脸,目光里满是试探,心里顿时感到烦躁,冷眼盯着她:“两年了,你说呢?”

果然,当护士听见人这么说,顿时失去兴趣了,讪讪的离开房间。

“你应该还没有对象吧?人家也只是觉得你好看,所以才想打听一下。”桑墨早就醒来了,瞧见护士自讨了个没趣,苍白的脸上不禁失笑,淡淡笑容看起来虚弱又温柔,就像花冽小时候看到母亲对顾煜的笑一样。

一时间花冽愣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快休息吧,明天我就走了,你最好请个陪护来照顾你,顾煜不至于脸这点钱都不舍得自己女人用吧,”

他中性的声音让桑墨察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子真嫩,连声音都没怎么变,这让她怎么下得去手啊,反正争取到两天生命了,不如在等等另寻他人?想想还是算了,生命比节操更重要,如果只是死,桑墨还能接受,但没了绿帽值就得回去当植物人,这尼玛谁能忍啊!

“等等,你今天特意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抱歉啊,因为我身体不好的原因让你留在这里陪我。”桑墨腼腆的笑了笑,柔和的像一条溪水,没有任何攻击性。

花冽一时间不明白这样的女孩子,又怎么会是老女人口中的拜金女,大概在她眼里除了自己,世界上的女孩子都是爱慕虚荣的,想到这里,花冽眼中一冷,想起今天自己来的目的:“我是来接你回顾家的,等你身体可以出院了,就跟我回去。”

“可是……”

桑墨面露尴尬,想解释什么,但又不好解释,眼中带着一抹忧伤。

花冽等着她后面的话,其实他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然后让人来问,就不能自己一次性干脆说清楚吗。

“顾煜已经和我离婚了,从前他没有带我回顾家,从今往后也不会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桑墨扯了扯嘴角,试图对她露出一个微笑,但露出的微笑却比哭还难看,眼中泪光盈盈,灯光照耀下,就像是破碎的星光,迷人又心疼。

花冽觉得这个女人有点诡异,自己心疼她干嘛啊,冷冽的凤眼微微凝重,不禁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对一个接触不到四个小时的女人有这种感受。

“我……能借你的肩膀靠靠吗?”一滴泪水在眼眶打转许久,最后还是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打湿她的手背,桑墨好似再也承受不了,低声哭泣起来。

花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下意识将自己的肩膀借给桑墨了,等到反应过来时,也不好拒绝了,只听见这个女人靠着她的肩膀低声哽咽抽泣,像个小猫儿似的。

“花子期,你们在干什么?”门口熟悉的男声响起,冷冽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顾煜?”桑墨一见他来这里,赶紧松开了手,活像个出轨被抓的妻子。

桑墨心里感到些许诧异,紧接着就是对顾煜的不满,就不能先让自己挣够生命值吗?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与任务对象亲密接触。

上一篇:主角变成猫娱乐圈文推荐 公主倒追驸马的小说

下一篇:刑架 捆绑 吊 惨叫 深夜老湿影视体验区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