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小蝶 游览诗涵车 公共场合露出play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你以为她是你吗?

沈曼脑海里不停的盘旋着这句话,瞬间忍不住就笑了。

是啊。

在他的眼里,白箐箐就是那白月光朱砂痣,而她,简直就是阴沟里扶不上墙的烂泥。

所以,那样皎洁如月的白箐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也只有她才会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去迫害他的心上人。

于是,她迎上那漆黑的双眸,“是我做的,你要杀了我吗?”

“你别以为我不敢!”

“来啊。”她毫无畏惧的抬起了下巴,露出了细白的脖颈。

男人的大掌再次覆上了她的脖子,眼里毫无温度。

沈曼闭上了眼睛。

熟悉的手机铃声传来,打破了二人僵持的局面。

楚西棠愤然的收回动作,接起电话,“是我。”

“我知道了。”

“控制好她的情绪,我现在就过去。”说完,他挂了电话,反手扣住了沈曼的手。

后者有些诧异。

楚西棠拧起眉头,凛然道,“跟我去医院,给箐箐赔罪。”

沈曼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迅速抽回手,“我不去!”

男人双眸一眯,划过一丝危险,“你说什么?”

沈曼心一沉,嘴上毫不留情,“要我给她道歉,下辈子吧!”

“你再说一遍。”

“我说错了吗?”她呵呵笑了笑,“我是名正言顺的楚太太,她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给她赔罪,她算什么……”

“啪!”

一个耳光骤然落下,沈曼的半边脸都火辣辣的。

楚西棠的眼神是冷的,声音更冷?,“要不是你犯贱,我会娶你吗?”

沈曼浑身都在发抖,极力解释,“给你下药的不是我,是……”

“够了!这样的谎话你还要说多少遍!”

又是这样。

她的解释永远都无法说出口,即便说了也是谎话。

楚西棠见她沉默了,只当她是无话可说了,强硬抓住了她的手就往外走。

沈曼无力挣脱,又顾念孩子,脱口而出,“楚西棠,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你现在要让我去见了她,协议就失效了!”

楚西棠捏着她的手紧了紧,冷哼,“我是答应你了,但你也别忘了,是你先招惹她的。”

医院——

病房的门刚推开,床上的白箐箐立刻弹坐了起来,宛若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防备的看着他们。

不,应该说防备的只有她一个。

“西棠。”白箐箐红着眼眶喊着她身旁的男人。

楚西棠听到那一声呼唤,心都软了,上前搂住了她,轻声安抚了起来。

沈曼跟个局外人一样站在那儿看着她的丈夫哄着别人,右手无声的扣紧了左手手腕常年带着的腕表,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压下心中的嫉妒。

楚西棠哄完了白箐箐,转过脸看向她时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柔情不再,“跪下!给箐箐道歉。”

沈曼余光瞥到白箐箐那张无害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愤恨的情绪涌上心头。

于是,她把脸一别,倔强的说,“我!没!错!”

楚西棠拧眉,脸上写满了不悦,他警告道,“沈曼,我能出钱救沈氏,也一样能出钱搞垮它,你信吗?”

“你!”

“我再说一次,跪下!”

沈曼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攥紧了因愤怒而发抖的拳头。

半响。

在现实的压迫下,膝盖磕在坚硬的地板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她低着头,艰涩的从嘴里挤出一句,“对不起。”

上一篇:刑架 捆绑 吊 惨叫 深夜老湿影视体验区

下一篇:重生抗战收女子拆弹部队 我和发廊女老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