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是不是欠c的h文 醉酒任念全部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一个身材挺拔高大的人趴在地上,身上数不清的伤口,刺目的红,宛若璀璨的玫瑰,孤冷的绽放着。

墨君指。

是墨君指。

那个唯一一个给了她温暖的男人。

他的性子那么冷漠孤傲、却满目温柔的对她说,“阿听,嫁给我。”

可她怯,她懦,她疑惑,毕竟他们之间,一个高高在上,一个跌落尘埃。

她不敢相信他所言所语。

但现实是她当做亲人的人伤她,以为能共度一生的人害她,她以为的美好都是黑暗,唯独她避如蛇蝎的人,为她付出命的代价。

她一生沉默隐忍,清淡如水,可悔恨痛苦却在这一刻达到巅峰,如滔如飓吞噬她。

段安琦见陆琴听眼睛里面仅剩的光亮,如烛火扑风一般倏地灭了,简直快要乐疯。

“这家医院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你啊,等死吧,除非,你能把我一直要的东西交出来,我就能容你多活几天。”

季亚谦搂着段安琦的肩膀,俩人相视一笑,扬长而去。

陆琴听紧紧捏着照片。

手指落在上面那人清隽的后背处,一点一点的用力,直到指尖泛白,继而渗出血珠。

她极慢的笑了。

狼男狈女还未走到一楼,忽然猛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火舌如炬,迅速吞噬了整栋楼。

很快,黑烟滚滚,火光冲天。

季亚谦没能活着出来,段安琦被救时全身已经没一块儿好肉。

陆琴听仅剩的力气,都用来给墨君指报仇。

而她死前最后的念头是——

下辈子如果还能遇到墨君指……她必定……

哪怕最后死在他的手上,也要用命去爱。

但……还会有那么一天吗?

……

也许是她的执念感染了过往神明,当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在临城第一人民医院的花园里。

她呆坐在石凳上好长好长时间,才慢慢的的接受了自己已经重生的事实。

而且回到了她18岁这一年,高考前夕。

上辈子也是在这个时间里,她舅舅家五岁的表弟小树苗得了白血病,舅舅舅妈因为没有钱而放弃对儿子的治疗。

她不忍心,也不甘心软软的叫着她姐姐的孩子就这样死去,焦急的四处筹钱。

可她从小被段家带回去,寄人篱下,性子内向,毫无人脉,无助之下回到段家求段子墉,那个她一直叫叔叔的人。

谁知,在听完她的哭求后,段子墉温柔的给她擦了擦眼泪,然后,说,“琴听,你应该知道这个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等价交换。”

他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她的手。

“你懂吗?”

像蛇一样的触感让陆琴听瞬间觉得恶心黏腻,她不敢置信人前温和儒雅的段氏总裁,竟然会恶心至此。

她惊慌失措的推开他,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医院。

不必镜子,她能从路人的眼睛里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狼狈不堪。

可现在,不一样了。

陆琴听双手紧握成拳。

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如前世一般窝囊。

看着花坛那边步子轻快走过来的左铭庭,轻轻一笑,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

上一篇:刮伦小说500目录 攻虐受放各种道具

下一篇:夜里开车不要搭人 老师太粗不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