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瑶瑶的古代小说 被夜袭中出的人妻少妇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手术时间有些长,等到天已经有些发亮的时候,专家们才从手术室满身疲惫地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满头银丝,但却精神矍铄的老年人。

他笑了笑,看向霍珩:“小珩可以放心了,手术很顺利,等老人家醒了再好生养着,少说还能活个三五年。”

霍珩礼貌地点了点头:“谢谢赵叔。”

赵顺林大笑出声:“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外婆的危机算是成功渡过了,紧绷之后的放松带来了无比的困意。

韩沁就这么窝在霍珩怀里,靠着对方的肩膀,昏昏沉沉睡着了。

小助理站了一晚上也累的不行,他悄悄打了个哈欠,心里哭唧唧。

人家也好想睡觉觉啊。

经过这次相处,两人之间的关系远没有刚接触时那么僵硬了。

韩沁一直都是个别人对她好,她就会加倍回报对方的人。

为了报答霍珩,她还坚持亲手做了几天饭给霍珩送到了公司。

最后在对方表示再吃下去可能要得胃病了才不了了之。

好吧,不做饭就不做饭,出门逛街总可以吧?

刚好闺蜜林曦发来消息,约自己出门逛街,想着自己又不用亲自下厨了,韩沁便立马答应了下来。

两人去的是最大的商场,一路逛一路吃最后看上了一家品牌店。

店里面的衣服简约大方,很符合韩沁的审美。

两人便手挽手地走了进去。

哪成想还没怎么挑衣服呢,林曦便眼尖地看见了不远处正有说有笑的韩筱雅和谭瀚两人。

他们正站在礼服区,看样子是要给婚礼挑衣服了。

林曦伸手拽了拽韩沁的袖子,向她示意了两人所在的方向。

韩沁从衣服堆里抬头便看见了两人,只觉这画面分外刺眼,就连心底也带了些微微的不舒服。

看了这对渣男贱女就倒胃口。

她翻了个白眼,刚准备拽着林曦离开,就被韩筱雅叫住了。

“诶!这不是姐姐吗?”

说着,她放下手里的礼服,挽着谭瀚走了过了。

“怎么?你们也来挑衣服?”

她笑着把韩沁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确认对方身上没有一个叫的出名字的名牌之后,笑道:“你买的起吗你?”

韩沁忍着怒火回头:“我买不买的起关你什么事?”

韩筱雅悠悠一笑:“当然关我的事了。”

韩沁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韩筱雅高声叫了句“导购”,一下子就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

一旁候着的导购赶忙赔着笑脸走过来,恭敬地弯了弯腰:“您好,这位贵客,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韩筱雅趾高气昂道:“我啊,原本是想在你们店里多买几件的,可是看到她我就彻底没了心情呢。”

“原本以为你们店还挺高档,配得上我的身份,没想到什么样的人都能进来。”

闻言,导购也仔仔细细把韩沁和林曦二人打量了一遍,确定对方只是想要来品牌店装逼的普通人之后,顿时变了个嘴脸:“能麻烦你们出去吗?你们在这里影响了我们贵客的购物欲。”

似乎是很满意导购的行为,韩筱雅掏出了谭瀚给自己的白金卡,递给了导购:“那去刷吧,把我刚看过的那几条裙子全部包起来。”

韩沁简直要被韩筱雅的不要脸气笑了,她冷哼一声:“我今天还就是要买衣服了,怎么地?”

就连谭瀚也在一旁劝她:“韩沁,你还是别为了这么一点面子打肿脸充胖子了,我看你呀,还是趁早体体面面地走出去好了。”

韩沁翻了个白眼,笑道:“我是的确没钱。”

对面的两人齐齐笑了起来,一副他们早就知道了的样子。

韩沁话锋一转:“但是我老公有钱呀。”

她一边说一边笑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面上虽然不显,心底却在疯狂祈祷。

一定接电话,一定接电话!

大概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怎么了?”

为了恶心对面的两人,韩沁刻意装出一副娇滴滴的声音来:“老公~人家想买新衣服啦!”

电话那头的霍珩有些怀疑地看了眼通话对象,确定是韩沁之后,才道:“嗯,买。”

电话开的免提,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霍珩的话。

若是别人说这话,就一定是在吹牛,可说这话的人是霍珩,那这可就不一样了。

韩沁忍不住在心底赞了声霍珩的上道,接着撒娇道:“不嘛,人家就是想买春之歌家的衣服~”

霍珩把手机拿远了些,无视面前慌得像只鹌鹑似的销售经理,冷淡应道:“助理等会就到。”

韩沁见好就收,又说了几句嘴甜的话之后,才挂了电话。

等电话挂断之后,她忍不住嘚瑟地看了看脸色变了又变的韩筱雅二人。

韩筱雅仍旧嘴硬道:“你、你别得意,不过来的是个助理而已,说明霍珩还不够重视你!”

不消片刻,门口便来了一辆略显低调的卡宴。

车门被打开,下来的不仅仅是助理,还有坐着轮椅的霍珩大佬本人。

这是多少人终其一生也见不到的传奇人物啊!

霍珩来到韩沁身边,被对方略显生涩地牵住了手。

“想买什么?”

被光速打脸的韩筱雅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韩沁指了指前台被导购包好的几件礼服,笑得有些像有老虎撑腰的小狐狸:“我想要那些。”

霍珩把黑卡递给导购,言简意赅:“买。”

这导购刚刚还狗眼看人低,现在只能盯着手里的黑卡发呆。

她在这工作了快有八年,还是头一次见到黑卡,据说全球有的人都不超过十个!

她拿卡的手微微颤抖,一边暗恨自己瞎了眼,一边又开心自己的业绩。

打包好的礼服又被原封不动地送到了韩沁手边。

韩沁不顾韩筱雅和谭瀚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笑了笑,问道:“你们这有剪刀吗?”

她拿着剪刀把那些贵的离谱的衣裙全部剪了个稀碎,甚至还刻意把这些碎片兜头朝着韩筱雅洒了过去。

“你!”

韩筱雅气急,她是怎么样没想到传闻中的煞神居然会这么宠韩沁,这让她心里有些羡慕也有些不甘。

那种强烈的想要抢走属于韩沁的一切的情绪又漫了上来。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经理。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了下来,站在霍珩面前一边赔笑一边抹汗,谄媚道:“没想到霍总会大驾光临我们这个小店,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霍珩不屑于跟这种人客套,冷淡道:“春之歌,我买了,她——”

上一篇:夜里开车不要搭人 老师太粗不

下一篇:玉米地深处 卫老头渔船乱婬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