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6一12呦女精品 公交迷情系列h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车已经开上了高速,成熠却把她丢在了路边。

不然等他控制不住发泄了一身的火气,怕是要赶不上那场重要的会议。

他从不迟到。

程心庆幸自己从学校出来时带了手机,打电话给朱玉,原本是叫她开车来接,却不料来的人是岑晰。

岑晰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会独自一人出现在高速公路上。

程心苦笑说:“和我家人闹掰了,算是报复。”

“你家人有些过分,高速多危险。”岑晰说着,心里却要感谢这位家人,给他制造机会。

“一会儿聚会去哪里?”

岑晰挑眉,飞快回忆了一下:“刚听他们商量要吃火锅。”

程心扭头,看他还穿着演出时的正装,只是摘了领结,领口敞着。

程心脑海里自然而然就浮现出成熠的领口来,她曾经迷惨了他扯松领带的动作,并且他解扣子的速度总是很快,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她的。

“好看吗?”岑晰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心里有些喜悦,“不过你平时都不怎么看我的,我还以为你性取向有问题。”

“不看你就是性取向有问题?”

岑晰半开玩笑地朝她抛媚眼:“学校里有比我好看还比我有才华的人吗?”

程心装作思考几秒,随后笑着摇头,转回了聚会的话题:“我很久没吃火锅了。”

似乎是话题转移太快,岑晰顿了顿:“我没吃过火锅,我们家人都不吃。”

这话倒是让程心惊讶了,这世界上真有第二个没吃过火锅的人。

第一个是成熠,在饮食方面他是绝对的健康养生。

两人到了学校就分开了,岑晰被教授叫走,程心去了乐团部,大家都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发了,更衣室里,朱玉一见到程心就立刻偷笑。

“怎么样?英雄救美还顺利吧?”

“你这个叛徒!”

程心点了点她的脑门,便也开始换衣服。

聚会的地方订在了蜀城,选地方的是个来自四川的同学,说是绝对正宗。

乐团指挥哥财大气粗地包下了一层,岑晰和程心的位置被安排在一起,仿佛毕业聚餐成了他们二人的专场,像是婚宴,不停有人过来敬酒。

岑晰人设始终没崩,从第一个人端着酒杯过来,他就说:“谢谢,我不会喝酒。”

翻滚的红油汤和空气中呛人的香辣,叫他又抗拒又兴奋,抗拒是本能,他没动过筷子,兴奋是因为程心在身边,几年来她从没有离他这么近过。

两人在乐团中的位置总是隔着指挥台,岑晰偶尔能用余光瞥见她随琴弓晃动的发梢。

“我来。”程心拿过酒杯,轻松一饮而尽,周围又是一片暧昧的起哄。

岑晰有些不高兴,但许是都借着酒意胆子大,还是有人不断地过来,程心帮挡了四杯酒后,岑晰拉起她就走了,在这群毕业狂欢的妖魔鬼怪眼中,整个儿就是一对儿相互扶持的新人。

出了大门,空气清新了不少。

程心一点醉意都没有,只是白皙的脸颊稍显红润。

岑晰在吧台拿了瓶水出来,拧开盖子递给她:“他们太过分了。”

“这点酒没什么的。”程心仰头喝了一口,有水珠从嘴角漏出来,她急忙向前倾身,岑晰拿走水瓶,接着掏出手帕又递过来。

程心其实才有了些感觉,她酒量可以,以前也练过。

并且今天她是有些想喝酒的。

“我送你回家吧。”岑晰的眉还是皱着的。

程心点头,刚坐到副驾驶上,岑晰就接了个电话。

听起来像是父母查岗。

程心没系安全带,想起自己还住在成熠的别墅,岑晰看见了保不准会好奇,她不想说太多谎。

“妈,您是不是过几天还要陪我去国外啊?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程心突然有点冷,一个寒颤过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虽然用手掩着,但声音还是被岑晰妈妈听见了。

“你和女孩子在一起?”成果的声音变得严肃。

“聚会,有女孩不是很正常,”岑晰说着看了一眼满脸歉意的程心,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涌起一股勇气。

成果倚在沙发上的身体顿时直了起来:“我听你那边安静的不像是聚会,岑晰,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妈,谈恋爱也要管吗?”

“是同学吗?乐团里的?是不是今天拿着花从后台跑出来那个?”

“您好奇干脆亲自问她算了,我这就带她回去见您怎么样?”

程心下意识一边挥手一边摇头,岑晰的笑却越发灿烂。

电话那头的成果语气冷沉:“不必了,你小舅今天回来吃饭,家里人多,带回来算怎么回事,你结束了就抓紧回来,别得意忘形惹一身麻烦。”

说完,成果倒是先挂了电话。

老太太从楼上下来,站在她身后听半天,这才转到她旁边坐下。

“果呀,小晰有女朋友了?”

“那孩子胡闹的,他懂什么,妈这事你别掺和。”

老太太一撇嘴:“我不掺和,你二十岁非要嫁岑明晚的时候我也没掺和……”

成果脸色不变,态度强硬:“妈,那是旧年代了,别总提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可不希望他随随便便就谈恋爱结婚,最起码也得是门当户对,就说岑明晚,他家也是个书香门第,再说了,小毅都还没成家,做外甥的,不急……”

成果话音没落,那边大门已经开了,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出现在门口,换上佣人拿来的拖鞋。

“二姐,又在说我什么好话?”成熠一边说一边走近,手腕上捞着的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沙发扶手上,扑起一阵突兀的香风,成果看了眼老太太,老太太当下就紧了紧鼻子。

“应酬,都是些庸脂俗粉,”成熠抬手解下领带,搭在西装上,顺便解开两颗扣子,神色带着一丝疲惫,“今天什么日子?非要我回来吃饭?”

“你能不能学学人家余唐,现在都是健康应酬,打打高尔夫,喝喝茶……”

佣人来给三人倒茶,成熠的目光落在新换的骨瓷茶具上:“妈,拿余唐和我比?您是在骂我?”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你说的什么话!人家现在可不像以前……对了,他妹妹余夏昨天回的国,一会儿要来家里吃饭。”

成果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丝笑意,倒像是幸灾乐祸。

老太太接着说道:“你这个人问题得抓紧点,不然你二姐都不肯让小晰先谈恋爱的。”

“妈,怎么又扯上小晰了!”成果不悦。

成熠挑眉:“怎么?岑晰谈恋爱了?”

成果又板起脸,像是烦躁:“还不是乐团里有些个没自知之明的女孩要缠着岑晰,听说有一个拉大提琴的,故意和岑晰一起申请了维也纳的深造机会。”

“哦,是吗,那不是挺好的……”成熠边说边拿出手机向后懒洋洋地一靠,打开微信,刚好看到岑晰更新了朋友圈。

老太太突然反应过来,眉毛一横:“在说你呢!你往小晰身上扯什么!余夏今天过来,你跟人家好好接触接触……”

成熠像是没听见,指尖一动点开了朋友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透灵的声音,成熠的眉心微不可见地皱了皱,没抬眼。

“伯母!二姐!哎呀好香啊!做什么好吃的了?”

来人已经进了门。

老太太向成熠使了半天眼色,最后还是自己抬头招呼:“余夏!快来!快进来坐!”

成熠雷打不动,眼睛盯着朋友圈里岑晰更新的照片文字,脸色顿时黑了几分。

上一篇:乳腺科男医生检查是怎么样的体验 康熙疼爱福晋H

下一篇:女同学喂我乳我脱她衣服文章 赤裸薄纱透明肚兜美女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