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电话还是每天要打 在硬一点在浪一点在深一点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林寒伊只知道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很不好。

墨北溟黑眸微眯,突然俯身而下。

耳垂传来的酥麻感让林寒伊忍不住轻颤,这个浑蛋竟然敢亲她……找死!

不管不顾,对着男子的下身狠狠地抬腿。

感觉到林寒伊的反应,墨北溟轻笑着伸手拉住她的脚,“同样的招术不要对我用第二次。”

双手得以解脱,林寒伊径直扯下头上的发簪对着男子的心口扑了过去。

青丝飞舞,英姿飒飒,让人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扑哧”

发簪刺进皮肉,鲜血顺着黑色衣衫流出,一身清冷的女子眼中迸射出绝决的杀意,骑跨在男子身上,手中的发簪已刺入一半,可却未见丝毫松动。

墨北溟瞥了一眼正在流血的胸口,眉头都没皱一下,身体本能的运气,用内力将发簪弹出。

林寒伊双手握紧发簪,又冲了上去。

墨北溟伸手一拦,胳膊拦住她的腰,轻轻用力便将她推到厚厚的毯子上。

看着她仍不认输的起身,站在床边的墨北溟,不自在的别过头,伸手指了指林寒伊的胸前,“那个……”

林寒伊顺势低头,竟看到自己的衣服不知何时被扯开,春光乍现,一把将衣服扯紧,声音如淬毒般冰冷。

“滚出去!”

墨北溟自知理亏,从怀中拿出全部银票,“剩下的下次给。”

说完便推开窗户,刚准备出去似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你的腰,好软。”

声音低沉诱huò还带着一丝意犹未尽的失落。

“滚!”

林寒伊气恼的拿起桌上的小盒子扔了过去。

墨北溟在小盒子碰到他的黑袍时,轻轻一跃,夺窗而出,小盒子掉落在地,撒出一片殷红的胭脂,正好掩住地上的血迹。

“小姐,”碧珠听到动静进门,看到满地的胭脂和站在窗边的林寒伊,大惊,“这?出什么事了?”

“没,”林寒伊背对着她,“刚刚从窗外溜进来一只大黑猫,把我的胭脂弄洒了。”

“这可是琳琅阁新出的胭脂,五两银子才一小盒。”碧珠一脸心疼,“那个小畜牲在哪呢?奴婢打死它给小姐出气。”

听到碧珠骂黑袍男子,林寒伊心情格外舒适,不动声色的将银票收起来,“又从窗户溜走了,算了。”反正他又给了四千两,开家胭脂铺子都够。

碧珠利落的将地上收拾干净,“那小姐快歇着,下次看到奴婢再打。”

林丞相府外。

墨北溟一落地,风影便将马牵来,“王爷,是去长明观还是回府?”

墨北溟翻身上马,却忍不住回看身后的院墙,“既然皇兄派人盯着,自然是去长明观。”

风影硬着头皮开口,“那王爷还是先回府沐浴更衣。”一身的脂粉香,省得霁月那老头儿唠叨。

许是突然多了四千两银票,林寒伊有些兴奋的睡不着觉,暗暗规划,加上之前的,她现在手中有七千两银票,可以先开个小店铺,到时候再做连锁。

等有了钱,就带着碧珠离开京城,买个靠海的大宅子,仆人要多买些,两个做饭,两个洗衣,两个种花,两个陪聊,再骗两个,算了,一个翩翩公子......

上一篇:龙之谷莉雅小黄文 睡眠侵犯文bl

下一篇:总裁肺炎住院打针灌药 特工妈咪妖孽爹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