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着说不要了太大太粗 韩国娱乐圈小说描写女明星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眼看纪樵握紧拳头就要冲过来,靳轻颜使劲儿喊了一句,“等等,我有话说!”

声音有点大,震得黎冬直皱眉,却没有松手。

纪樵则暂时停止攻击,但仍旧虎视眈眈。

两个男人都有意听听她要说些什么,其实就是想知道她会倾向于哪一方。

只见靳轻颜捂着心口窝抬望眼,轻声道,“黎先生,我喝的有点多,呼吸不太顺畅,胃里也一阵阵儿地往上反,我怕会吐到您身上,能不能麻烦您别把我搂得这么紧?”

并不是求放开,而且还很为对方着想,话里话外透着满满的卑微的诚意。

黎冬没作声,但马上减轻力道,胳膊虚搭在她肩头,只从架势上向纪樵证明自己是不会放人的。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刚把手劲儿松开,靳轻颜就突然挣脱他的怀抱,不费吹灰之力地,脚底抹油,跑了。

没错,她跑了。

两个等着听她说话的男人还站在原地,她自己却如脱缰野马似的,狂奔到走廊尽头,消失在安全门内,精明得连电梯都没搭。

笑话!不想办法逃走,难道要她留下来做两个变.态男人的夹心饼干吗?

黎冬有点发懵,居然屏蔽敌意去问纪樵,“她不是说她喝多了吗?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纪樵鄙夷地冷哼,“女骗子的话你也信,白痴!”

骂完就走,却在转身的一瞬间,眼底浮现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

“孙子,你特么骂谁白痴?你才白痴!有种别走,跟爷爷单挑……”黎冬在后面愤愤地回骂。

可是无论怎么咒骂都无法缓解靳轻颜带给他的堵心堵肺挫败感。

不过没关系,跑得了尼姑跑不了庵,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这个道理,靳轻颜自然也懂。

她没有回宿舍,而是打车去了许蔷的小公寓。

许蔷的弟弟许策也在,姐弟俩正准备把酒言欢,刚刚打开佐酒的零食袋子。

靳轻颜之前虽然喝了白酒,但还是接了许策递过来的新开的啤酒罐,跟他碰罐对饮。

两个女生盘腿坐在沙发上,男生则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三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电影。

没过多长时间,酒量奇差的许策酩酊大醉,原地卧倒。

许蔷关了投影仪,跟靳轻颜拎着啤酒去主卧房的床上继续喝。

靳轻颜把今晚在“浣花雅叙”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得许蔷一愣一愣的。

“我去,黎煞星居然掌掴苏蔓樱!颜颜,他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看上我?怎么可能!”靳轻颜很不淑女地打了个酒嗝,“黎冬砸钱逼我喝酒,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只是想替苏蔓樱出气。后来魔头和煞星这两个变.态遭遇到一起,我才反应过来,感情儿黎冬照葫芦画瓢的动机只是不想输给纪樵。”

许蔷跟她碰罐,抿了口酒咽下去,“唔……,以前好像听说过,魔头和煞星有点不合。可是你这样逃出来,也没有解决问题啊!那俩男的能放过你吗?”

靳轻颜想了想,“他俩是死对头,我只要别跟其中一个沾上关系,另外一个应该就不会刻意刁难我。”

许蔷好心提醒,“小妞,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纪樵的新婚夫人!黎冬要是得知这个事实,估计能把你抢回去软禁起来。”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黎冬的面相摆明了就是会欺男霸女的样子。

靳轻颜却笑得阴险狡诈,“安啦,纪樵是不会让这件事泄露出去的。眼下,我的身份并非纪家新夫人,而是……裴圣妖的新欢小蜜。”

原本见多识广的蔷总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我去,你还真打算把艳若桃花的裴圣妖给纳入帐中啊?”

上一篇:李虎与张雅婷爽文 后门比前门更容易进

下一篇:他褪下她的肚兜 玩胸大的奶水邻居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