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坐哪个位置好 软组织挫伤一般需要多久恢复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或许是察觉到了两个人关系不普通,张总电梯一开就忙带着江绵走出去了。

徐炀替傅景深摁住电梯,眼见着他还凝着江绵离开的背影,不由打趣:“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傅先生就这么想念人家吗?”

傅景深没搭话,薄唇微抿着,紧接着也踏出了电梯。

一见到两人,在包厢里等待许久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两个脸上都堆满了谄媚的笑意。

“傅先生,您今天能来我们真是不甚感激!”

这样的话一句接一句,傅景深没什么感觉,面无表情地坐下来,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修长的指挑起一杯红酒,勾在指尖微微晃着。

那模样,好似睥睨大地的神,浑身带着威严冷峻的气息,众人再叽叽喳喳此刻也不得不缓缓安静下来。

有人正想把门关上,却听进了包厢来傅景深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关。”

傅景深抬眼,漆黑而深邃的眼,透过大敞的门,看见了斜对面的那个包厢。

那里,江绵坐在边上,安静地听着身边张总说话,桌下细长的小腿交错着,白得有些晃人眼。

大约是刚刚电梯里的事情,张总也没敢让江绵做什么,就让她在一边坐着,偶尔听别人说话点几下头。

然而,不多时,就见一个妆容华丽的贵妇人扬起了杯子,冲江绵晃了晃,好似要跟她说些什么。

“江律师,这个案子就麻烦你了。”

“什么案子?”

贵妇人见她不知道,挑了下眉,继而问:“张总还没告诉江律师吗?”

江绵直觉不是什么好事,眉尖刚拢起来,张总已经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她儿子开车撞了人,想让你帮他儿子打个官司。”

就这么简单一件事,需要一顿这么昂贵的饭局?

江绵低声问:“真这样?”

张总顿了顿,继续说:“肇事逃逸。受害人……”他欲言又止,几秒后道,“死了。”

江绵脸色一变,抬眸去看那贵妇人,她摇着酒杯,表情好像肯定江绵会答应一样。

她胸口一堵。

“我不会帮你们打这个官司。”江绵咬了牙,声音很沉,像是从牙缝中逼出来的一样。

这种违背良心、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最难的时候她都没有做过,现在更加不可能!

贵妇人显然没想到江绵能拒绝得这么快,放下杯子,缓缓敛了笑容:“江律师,你可考虑清楚了。”

江绵站起身,面色很冷:“不需要……”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贵妇人就拍了拍手,几个保镖从一边走过来,手里拎着几个箱子,齐刷刷地在江绵面前打开。

红色的钞票,一捆一捆地放着。

“江律师,要求还挺高。就你这样的,有官司打不错了。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被律协警告过吧?”贵妇人环着胸,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

“打了这个官司,除了你的律师费,这些都是额外给你的。”她瞥了眼几箱子钞票,语气仿佛在施舍。

江绵被气笑了。

虽然这话说得不错,被律协警告过的她,的确没有什么权利去选择。

但即便是这样,她也绝不会放弃自己的道德原则!

“女士,钱再多,也买不回一条人命。与其花费这个时间跟我周旋,不如劝您儿子早些去自首,获得受害人家属谅解,说不定还有减刑的机会!恕不奉陪!”

说完,她抓着包就往外走,徒留张经理在身后骂天骂地。

心里又酸又堵,江绵觉得整个人气都不顺了,走的时候没看路,拐了个弯,猛地撞上了一个人。

她头也没抬,憋着声音道了句“抱歉”后就想跑走,谁知,那人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声音听上去醉醺醺的:“哎,别走啊。”

江绵下意识地挣扎,却挣扎不开。

面前的男人烂醉如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是挡不住的猥琐龌龊之意:“小美人,陪哥哥玩会……”

上一篇:我与妺妺作爱 出差约陌生人

下一篇:遍一遍的索要她 推倒刘梅怀孕的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