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一遍的索要她 推倒刘梅怀孕的小说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她睫毛微颤,单薄的身子在冰冷衣服之下也颤着,“我没能让你记起我,对不起。”

她声音不大,却像鼓槌一样,字字敲在易恒的心中。

“但现在你很幸福,所以,易恒,我不等你了好不好?”江绵喃喃着,抬起头,苍白失血的唇勉力地扯了一下,眼里的光黯淡而悲伤,“祝你们以后一直幸福。”

似是无法再忍受,江绵转身,再度跑进了滂沱大雨里。

女人背影纤细瘦弱,奔跑在大雨里,竟然像幅凄美哀婉的画卷。

易恒无意识地抬起了手,像是要挽留她的动作,可到底这动作只僵在了半空中,随即,他的手揪住了胸前的浴袍,他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

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

江绵在雨里狂奔,似是想把身体里所有的愤懑都发泄出来,可刚一跑出小区门,左侧就有一束光蓦地刺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漆黑的夜里,那束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半晌,等适应了这束刺眼的光之后,江绵把手放下来,看见一个修长高大的人影撑着一把黑伞,逆着光朝她走来。

江绵眼睁睁地看着男人越走越近,心脏发紧,一点一点屏住了呼吸。

就算是这么大的雨,傅景深身上好像拢着一层无形的屏障一样,剪裁得体的西装依旧服帖,没有一丝褶皱,气质愈发沉稳内敛,浑身像是携着光。

寂静的氛围下,只有他鞋子走在地面上清脆的响声,由远及近,一步步来到江绵面前。

江绵抬起头,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不得不说,看了多少次,她还是觉得这男人长得真是没有一丝瑕疵。

脸部轮廓优美,五官深邃,漆黑的眸带着冷冽而漠然的光,薄唇紧抿着,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可他还是来到江绵身边,把手里的黑伞打在她的头顶,垂眼看她。

她漆黑而凌乱的发贴在脸上,衬着雪白的脸,更是突出了脸色的苍白。

江绵知道自己现在肯定狼狈得不行,正想挪开目光,就听面前的男人缓缓开口了:“他不值得。”

江绵心口一痛。

果然,他什么都知道。

想起自己和他之前的事,她不由的就冷了眉目,嗓音也带着几分执拗:“傅先生,一年前我成为你家族争斗中的一把刀,刚刚你从李总手下将我救下。”

傅景深像是料到她会说什么,淡淡地看着她,薄唇吐出一句话,音质混着森冷的夜色,也突显了几分冷:“所以呢?我们两清了?”

江绵愣了一下,随即说:“是的,所以傅先生,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别找谁了。”她刚刚哭得狠了,还有些没缓过来,说这话的时候还小幅度地抽噎了几下,揉了揉发红的鼻尖。

“你确定?”傅景深语调低缓,并没什么起伏,可脸色已微微有些沉了。

江绵下意识地哼了声,别过头:“当然。”

她这无意识而显得有些任性刁蛮的动作,却让傅景深脸色转晴,甚至还有要露出笑意的迹象。

“还挺会说。”傅景深盯着她,低声道,“像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

这男人,没有软肋,说什么他都能面不改色地还回来。

江绵瞪了眼傅景深,又羞又恼,话不多说,转身,从黑伞下跑出,还没跑几步,又兜头被冰冷雨水浇透的身子到底是受不住了。

她眼一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软软地倒下了。

落入宽阔而温暖的怀抱。

上一篇:沙发坐哪个位置好 软组织挫伤一般需要多久恢复

下一篇:村主任玩等村妇女主任 从后面抓住小兔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