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迟是怎么切睾丸 偷偷藏不住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王麻子这一张脸为他惹了不小的麻烦,若能治好,以后做什么事也方便一些。

但他这张脸找了许多大夫都治不好,真能被这些名不见经传的杂草治好?

王麻子心里犯嘀咕。

现在正是打猎的大好时机,错过了,家里的收入就会少很多。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几天的时间也耽误不起。

“布我可以不取下来,但不上山不行。我不打猎,这一大家子吃什么,喝什么?”

宁雪手拍拍他的肩膀,“我既嫁给你,这个家里就有我一份。你看到外面那些草药了没?你脸好了之后,帮我去将那些草药卖掉,肯定比你打猎赚的多。”

“就那些杂草?”王麻子对她这些话,一个字都不信,但见她说的信誓旦旦,也不好打击她,勉强同意。

这些草药还要等几天才能卖,家中只剩下糖糕和玉米摸摸,以后要用这些东西填饱肚子,宁雪瞬间食欲全无。

还好这两个孩子不嫌弃,吃的很香,她这才略显宽慰,心中暗自下决定,等草药卖了,定给他们二人一人做一件衣服,再给你们做些好吃的,补充营养。

晚上宁雪正在晒草药,扭头看到小雨头缩到墙角,偷偷摸摸往她这边瞥。

宁雪朝他招招手,“过来啊?”

小雨不理会她,一溜烟跑了。

宁雪无奈的摇摇头,不明白小雨这是怎么了?这几天一直特别奇怪,每次她跟小雨说话,小雨都爱答不理。

小孩子有小孩子的脾气,宁雪不与她一般计较。

小风拿着衣服出来,给宁雪递过去,“娘,外面冷,穿衣。”

宁雪用手摸摸小风的脑袋,笑着道:“还是你懂事,不似你哥,一直躲着我。”

“这……娘会怪哥哥吗?”小风一本正经的问道,似乎知道点什么。

“娘对他那么好,他不知足,娘当然不高兴了。”宁雪话音刚落,小风眼中开始含泪,宁雪急忙道,“刚才娘跟你开玩笑呢,你们都是娘的好孩子,娘怎么可能会怪你们了。你放心,总有一天,娘会让小雨接受娘的。”

“哥哥不是不接受娘,就是……”小风声音低沉了几分,“怕……怕娘不要我们了。”

他们家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女子来当他们娘,刚开始都对他们很好,后来都撇下他们跑了,这几件事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的

“娘不会不要你们,那些离开的人,是不明白你爹的好。等过几天你爹的脸好了,肯定会引来一大堆小姑娘喜欢。”

“那娘也会喜欢爹吗?”

“娘当然喜欢爹了。等以后,你们爹的脸好了,有别的姑娘喜欢你们爹,你们一定要帮为娘,把那些人赶跑好不好?”

宁雪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殊不知她这一句戏言,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三天之后,宁雪拆下王麻子脸上的布,除了脸上沾了一些草药之外,王麻子的脸光洁如初,别说红斑,连黑痣都没有。

剑眉入目,凤眼生威,高挺的鼻梁配上白皙的肌肤,活脱脱一个小鲜肉。

我擦,简直脱胎换骨。

宁雪一时间看呆了,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

从见王麻子第一眼,她就知道王麻子此人长的不难看出,却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

“怎么了?比以前更难看了?”

王麻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摇摇头,“不难看,不难看。”

说着朝小雨小风招手,示意他们进来。

小雨和小风一直在外面焦急的等着,见宁雪招呼他们过去,这才撞着胆子进去,怕最后自己又会失望。

二人进来的反应与宁雪差不多,小风夸张道:“爹爹,你真的是我们的爹爹?”

王麻子将她抱在腿上,“怎么,你连爹爹都认不出来了?”

“不是,不是。”小风从他腿上爬下去,将桌子的镜子拿起来递给他,“爹爹你看。”

上一篇:好爽好大好湿好多水好硬 内裤勒进小花花缝里

下一篇:bl含着吞吐 怎么让陌生人扫二维码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