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含着吞吐 怎么让陌生人扫二维码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酒精没有麻痹靳轻颜的大脑,疼痛也没能令她陷入绝望,她试着伸手去挎包里拿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

还没等摸到手机,只听得身后传来闷哼,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瞬间松开。

在接踵而至的惨叫声中,一双单扣孟克鞋走进她的视线。

“想要电死我的那股狠劲儿哪去了?”男人居高临下,冷冷地质问。

靳轻颜剜了一眼孟克鞋,有气无力地反诘,“防狼电击器被你拿走了,不然你以为我能不用它吗?”

纪樵轻哼,“见钱眼开猛灌酒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被当成不正经的女人,如此不自爱,受了凌辱也是活该!”

“逼我还钱的是你,诱我喝酒的是你,骂我不自爱的还是你!”靳轻颜有样学样跟着轻哼,“钱多真好,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他人,进而享受令人不齿的恶趣味!”

为了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她撑着双臂坐了起来。

纪樵瞥见那双裹在丝袜里的膝盖摔得鲜血淋漓,再转眸打量靳轻颜的神情,居然一副浑不在意的架势,这实在是有违他对女性的认知。

那边厢,两个男人已经被纪家的保镖揍得血肉模糊,连求饶声都没了。

“差不多就行了,别闹出人命。”靳轻颜揉着尚有余痛的头皮说道。

纪樵面无表情地把目光从她脸上挪开,“从酒鬼到圣母婊,无缝切换啊!”

他只要是开口跟她说话,基本上字字都淬了毒。

奈何,拳头打在了棉花里,靳轻颜连反驳都懒的去做。

“我是圣母婊,你是心机婊,大家彼此彼此,就别在这里自相残杀了!”她手脚并用站起来,“反正把人打死也不用我偿命,我先撤了。”

说罢,一瘸一拐地绕过殴打现场,往乘降点走去。

纪樵望着远去的高挑背影,凉声指责,“对救命恩人连个‘谢’字都不说,忘恩负义的女骗子!”

语毕,冲保镖使了个“住手”的眼色,转身回了万涩。

刚进大门,手机响了,是裴谨棠打来的。

“二哥,舅舅让你马上来老宅一趟。”

纪樵眸色一黯,“好。”

半个小时后,纪啸天坐在沙发上,望着躬身站在他面前的二儿子,凝声质问,“为什么容许轻颜搬出大宅?”

纪樵知道解释就是欠收拾,于是垂眸不语。

“你们不住在一起,什么时候才能生出高嗅商的孩子?”纪啸天将手中的拐杖往地上顿了顿,“有生之年抱不上高嗅商孙子,你是想让我死不瞑目吗?”

后一句话是老爷子的常用威胁语,每每都能戳到儿子的七寸。

纪樵无奈地回道,“那还不简单吗?我这个月就让人取了她的卵,再找个人替她生……”

老爷子寒声打断,“混账东西!不用她的肚子,能孕育出高嗅商基因吗?”

纪樵挑眉,“不然……,我把她劫到大宅,搞怀孕,然后绑在床上十个月,等她生下孩子再放她离开!”

“用绑的,亏你想的出来!”老爷子板着脸,“再说,孩子遗传父母的高嗅商是有一定几率的……,你总不能连续绑她三年吧?”

一旁的裴谨棠听了,立刻冲表哥投去同情的目光。

连生三个孩子,这对“恐娃症”患者来说,堪比极刑。

然,老爷子接下来的话更是如雷贯耳。

“阿樵,霸占一个女人的身体算不得什么。拴住她的心、征服她的魂,让她心甘情愿地为你赴汤蹈火,这才是你的本事!”

上一篇:凌迟是怎么切睾丸 偷偷藏不住

下一篇:放屁拿手抓什么意思 玩奶头的h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