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嘴吞下他的大东西 醉后的玫瑰 台湾绝版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你娘?”

安夏颤颤的道:“我娘是乳娘,公主可能不记得了。”

秦思意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乳娘有一个孩子,但那时她还小,没见过那孩子,也许,这就是乳娘的女儿吧。

乳娘当年好像是被德皇后赐死的,这里面说不定有猫腻,这样看来,奶娘的死必然和自己有些联系。

秦思意并没有回答安夏的问题,而是说道:“你以后就做我的贴身丫头吧,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是秦思意对她的承诺,就着这一承诺,安夏愿一生誓死追随她。

安夏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感动,也许她是因能实现母亲的遗愿,但更多的是公主待她像亲人一般。

秦思意看着她泛红的眼眶,有些心酸,心下也坚定了对她的维护。

秦思意拿着药酒就要让安夏脱衣服,安夏见状急忙拒绝道:“公主,奴婢可以自己给自己上药的。”

秦思意看了看她受伤的身体和紧紧扣住衣领的小手,有些无奈,都是女人,这小丫头害羞什么呢,还一副自己要非礼她的样子。

看着她一副艰巨的模样,秦思意也不多做勉强将一堆的药都丢给了她,有些嫌弃的道:“自己擦,不行再来找我。”

安夏小小的动容了一下:“是公主,奴婢告退。”随后就想抱着药往外面跑。

秦思意见状喊道:“你跟嬷嬷去寻一间近的房间,以后你不用和她们住一起了。”

安夏回头,看着秦思意的背影有些无奈:嬷嬷可能会觉得我疯了吧。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

出乎意料的是,秦思意早早的就和嬷嬷说过了,故而她并没有多做解释,便和嬷嬷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进了房间,安夏褪去一身破败的衣物,那一身的乌青让人心惊,与其说她的衣物破败,不妨说她的身体破败。

其上新伤旧伤错综复杂,很难想象这个身单影薄的女孩儿到底承受了多少折磨。

这边安夏的伤只差上药了,而另一边君笙澜却危在旦夕。

君笙澜从秦思意宫内出来之后,一路躲避来追他的人,运行内力,使得原本就被激发的毒素再次毒气上攻。

就在他要撑不住的时候,他的贴身护卫前来寻他。

“属下来迟,望王爷恕罪。”萧阳单膝跪地。

君笙澜强撑意志:“回府。”

萧阳将君笙澜带回府中,这样毒气攻心的情况虽然少,但也发生过,所以萧阳很沉着的请来一直为他压制毒素吊着命的军医。

军医看着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君笙澜,一时气不打一处来。

“真当我是华佗?就这么糟践身体,就算我是华佗都无能为力,还给我说要吊命,我看是要送命。”

萧阳也无法反驳,他不知道为什么冥王会突然毒气攻心,所以也不能替他解释。

“王爷可能是遇上什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

军医懒得理会他,只熟练的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情,扎针,放血,脱衣服。

当军医看到他腰上包扎的黑色布条,神情一紧,拆开一看。

上一篇:强吻美女吃乳摸下 雪落初晴在哪可以看

下一篇:vk打肚子 陨石的流动 女主穿越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