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小仙医 身材娇小,一顶到底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本以为,会过个开心年,结果,下午就传来了噩耗。

“听说了没,二少爷在外养的那个女人,在跟二少爷吵架的时候不小心把孩子给摔死了。”

“可我怎么听说,检查结果是,孩子食物中毒。”

“肯定是有人蓄谋已久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那这恶魔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些,可怜孩子还那么小。”

别墅内的佣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小庄将她听来的传闻都如实告诉了宋景,直到霍仲庭晚上回来,她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的。

“孩子……就这么没了?”

宋景不敢置信,虽然跟那个女人发生过口角,可是不管大人如何惹人厌恶,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啊。

霍仲庭看样子有些疲倦,扯掉领带,解开了两颗扣子,坐进了沙发。

“因为什么?”

宋景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了。

霍仲庭脑袋微微往后仰着,抬手捏了捏眉心,低声回道:“孩子的奶粉被人动过手脚。”

宋景张了张嘴,但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孩子还那么小,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她想,孩子的母亲一定哭的撕心裂肺了吧。

宋景转头看向在地上玩玩具的儿子,心里莫名地升起一丝恐惧来,她不能想象,如果好好……她该怎么办?

霍仲庭似乎察觉到了宋景的不安,于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答应过我,会让好好平平安安的长大的。”

宋景鼻子一酸,眼底浮上了一层水汽,回握着男人的手,紧紧地攥着。

霍仲庭扌由回自己的手,放在了女人的头顶,安抚性的摸了下,然后将她的脑袋摁向自己的怀里。

在远处玩耍的小家伙回头看了眼爸妈,于是笑着站起身,走两步跌倒,再站起身,最后来到了两人的身前,拽着霍仲庭的手想要爬上他的腿。

霍仲庭一把将儿子捞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宋景靠在男人怀里,伸出手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情绪彻底失控,闭上眼睛,泪水滑成两行。

“妈妈。”

小家伙看见了,立刻上手去擦宋景脸颊上的泪,结果却擦眼泪掉的越凶。

小家伙着急了,最后也跟着哭了起来:“爸爸。”

霍仲庭叹了口气,开玩笑地轻声哄道:“别哭了,你可以无声的流泪,可是你儿子的哭声就成了噪音。”

宋景被男人的后半句话给逗乐了,又哭又笑地:“讨厌。”

“妈妈!”小家伙张着胳膊要让宋景抱。

宋景伸手抱了过来,亲了亲儿子的额头。

“以后不能动不动就哭了,等你上学后可是要被同学嘲笑的。”

小家伙哪能听得懂宋景的话,搂着妈妈的脖子,歪着小脑袋靠在宋景的肩膀上。

伤感过后,宋景转眸朝霍仲庭问道:“孩子的后事……”

“明天。”

“二哥他们没事儿吧?”宋景关心道。

霍仲庭却冷呵一声:“他们能有什么事儿?一个眼里只有钱,孩子没了之后就开始要补偿;另一个的眼里根本就没把她们母子当回事儿,孩子没了之后便只想着撇清责任。”

宋景惊诧万分:“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父母?他们既然都不把孩子当回事儿,当初为何还要把他生下来,来世上遭这一回罪。”

“还能为什么?一个为钱,一个为了绵延子嗣。”

霍仲庭嗤笑道,话语中满满的讽刺。

宋景感叹着,幸好,她的好好还算是幸福的。不管怎么样,霍仲庭都算是一个好爸爸。

静默了良久,宋景又问:“这次的事儿,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霍仲庭低声回道,声音略带一丝疲惫。

“伺候她们母子的所有佣人全都有嫌疑,警方正在介入调查,不过,嫌犯留下蛛丝马迹的可能性很小,之前的多起案子,几乎都无线索可寻。”

宋景听后有些胆战心惊。

“可是,不管幕后的杀人狂有多天才,他肯定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这么多起命案,一定还有他的同伙,肯定会露出破绽的。”

霍仲庭却摇摇头,回道:“他们是团伙作案,只不过他们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都能堪比部队上的精英小组了。”

宋景颇为惊讶:“犯罪分子确实智商很高,你说,他们会不会曾经在部队上待过?亦或者,他们是被幕后的人雇佣的杀手呢?”

霍仲庭闻言不由失笑:“你脑洞开的可真大。”

不过,好像也不无可能。

宋景想了又想,觉得只要将诅咒的谜底揭开,一切也都将浮出水面了。

“霍仲庭,霍家真的没有做过什么有违天良的事儿吗?为什么我总觉得,是你们找错了方向,既然诅咒是从你父亲那辈就开始了,何不多费些心思,调查一下上一辈的事儿?”

“调查过了,没有可疑的地方。”

霍仲庭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只是线索都不太明朗,他也清楚,或许是祖辈造的孽,报应到了他们这两代身上。

宋景本以为发生了这件事儿后,霍家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不祥的事儿了,结果,还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就在二哥小儿子去世一个礼拜后,顾倾颜的女儿丢了。

宋景在家抱着儿子,默默地祈祷着,希望小宁宁能够平安无事。

霍仲庭他们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宋景将儿子哄睡后便下了楼,一直等到他们回来。

“颜颜。”

宋景疾步迎了上去,却又猛地止住了脚步。

只因为顾倾颜就好似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眼神呆滞,行动迟缓,一步步地朝楼梯的方向而去,压根也没看见在一旁候着的宋景。

“怎么样了?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吗?”

宋景只好走到霍仲庭身边,拽着他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霍仲庭的声音有些萎靡。

宋景瞥了眼顾倾颜上楼的背影,然后朝霍仲庭说道:“我去看看颜颜。”

“嗯。”霍仲庭轻轻点点头。

宋景跟着顾倾颜来到了小宁宁的房间,见她从扌由屉里拿出相册,坐在床边一页一页的翻着,心里顿时涌上一丝心疼,眼眶也不由地湿润了。

顾倾颜翻看着女儿的相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往常这个点儿,宁宁都已经睡了,她最爱听我给她讲童话故事了,她还总喜欢问我,她是不是我的小公主,长大后有没有王子替我来爱她。”

宋景半蹲在顾倾颜的身侧,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

顾倾颜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了相册上,闭上眼睛,痛苦万分地继续说道。

“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睡着,她一向认床的。晚上没有我给她讲故事,她会不会闹腾着不睡觉,她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哭着找妈妈。”

宋景轻轻地拍着顾倾颜的手背:“颜颜……会没事儿的,宁宁会平安回来的。”

顾倾颜却哭着摇着头:“鱼儿你不用安慰我了。我清楚,我什么都清楚,宁宁她不会再回来了!我只恨我自己,我为什么就没有看好她呢?”

顾倾颜说着就抬手扌由了自己两个耳光,一下比一下响亮。

宋景深呼吸一口气,摁住顾倾颜的手不让她再自虐。

“颜颜,你听我说,宁宁很有可能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你要相信,宁宁一定会被找回来的。你哥他也不会放任这件事不管的,你知道的,他一向很疼宁宁的。”

顾倾颜却直摇头,泪水肆意流淌着。

“不,回不来了。我也希望她是被人贩子给拐走的,至少证明她现在有可能还是安全的,但是鱼儿你心里也明白的对不对,她是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给带走的,他作案一向不留活口的。”

宋景不可否认,她确实是这么猜测的,但是她却不能将沮丧的情绪带给这位刚痛失女儿的母亲。

“颜颜,我们要往好处想。如果对方的目标只是为了害死宁宁,那他的方法应该会很多,何必要掳走宁宁呢?在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我们不要灰心好不好?”

顾倾颜泪眼婆娑地看向宋景,哽咽道:“宁宁真的还会再回到我身边吗?”

宋景重重地点了点头:“会的,一定会的。”

这时,有人敲门。

宋景见是聂远,于是朝他叮嘱道:“她就交给你了。”

上到三楼,小庄跟她说:“好好在少爷屋呢。”

宋景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小家伙正坐在霍仲庭的脖子上,晃啊晃的,跟骑大马似的,鼻子瞬间有些发酸。

见霍仲庭朝她看来,于是解释道:“聂远来了。”

宋景走近,挨着霍仲庭入座:“被人贩子拐走的可能性大吗?”

“几乎……为零。”

刚才在楼下,怕妹妹听见,所以霍仲庭并没有说实话。

宋景眼眶有些泛红:“也就是说……宁宁再也回不来了?”

霍仲庭却摇摇头,表情有些颓废。

小家伙突然晃着身子要找宋景:“妈妈,吃……吃……”

小家伙还是没能戒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宋景已经断了给他戒奶的念头,她不想看到儿子哭,她想对他无限的宠溺下去,因为她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这个机会,虽然霍仲庭跟她保证过。

霍仲庭只是看着,也没有再阻止,或许在他的心里,也是有些担忧和后怕的。

上一篇:女脚夹DD吐奶 江苏极品白嫩少妇免费视频

下一篇:笑傲江湖全四册txt 美妇乱妇乱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