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之绝代女装大佬小说 张开了双腿小玲全文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宋景一下子就慌了:“妈,我求你了。就算他爸丧尽天良,做了很多坏事,也不应该由他的子孙来偿还啊!

他们有什么错?难道就是因为投胎到了霍家?冤有头债有主,如今他爸已经去世了,你们为什么不能就此收手呢。

你们杀的人已经够多了,就当为自己的子孙积点德吧!别再杀人了,好不好?”

“你觉得我们走到了这一步还能再回头吗?”宋母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冷哼了声,继续道。

“积德?若是真有上帝存在的话,又怎么会让顾世良那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还活这么久!”

司机开车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将后面跟来的车给甩掉了。

而葬礼上,霍仲庭见寻彧抱着好好,下意识地往后看了眼:“她人呢?”

“在外面接电话。”寻彧将好好递给了霍仲庭,准备去给死者上柱香。

结果好好却搂着寻彧的脖子不肯松手:“我就要舅舅抱。”

今天这种日子,霍仲庭也懒得逗他。寻彧听后忙哄道:“你先下地好不好?舅舅给你爷爷上柱香。”

好好这才乖乖地点头同意,转头看向顾老爷子的灵位牌,突然有些害怕,于是躲在了寻彧的后面。

霍仲庭直接将儿子拽了出来,命令道:“过来,给你爷爷磕几个头。”

“我不要。”好好倔强地不肯。

霍仲庭很无奈,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能发火,于是就由着他了。

“施施怎么还没进来?”阿鲤上了柱香后,看了眼入口,疑惑道。

霍仲庭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后,脸色瞬间大变,甚至都没交代一声就直接跑了出去。

阿鲤有些心慌:“是不是出事儿了?”

寻彧将好好推给阿鲤,然后叮嘱了声:“你看好他,我去看看。”

霍仲庭刚上了车,寻彧便直接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座:“鱼儿呢?”

“被绑架了。”霍仲庭快速地启动车子,立刻给陆千寻打了通电话,寻求帮忙。

随后又看了眼宋景手机里的定位,在动着,那就还在她的身上。

宋景的手机被拨通,可是却被对方给直接挂断了。

宋景瞄了眼,看见了老公两个字,很想去夺,可是手却被绑着。

见身旁的男人直接打开车窗,将她的手机扔了出去,宋景喊了声:“不要。”

霍仲庭见定位已经停止不动了,立刻懊恼地拍了下方向盘:“Shit!”

心情虽焦躁,但他必须还得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根据路线位置和陆千寻商量着怎么堵截。

警车几乎已经全部出动了,有的直接封锁在了各个高速路口。

而凶手在绑架之前那是经过反复思考才确定了这个缜密的计划的,他们早已计划好了该如何逃跑。

宋景不得不承认车上的司机开车技术真好,那超车的技巧让她坐在车内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生怕车子会突然翻了。

他们并没有走高速,而是选择了比较远的一条路线,那条路线路比较陡,四周全是山。

宋景心存一丝侥幸,结果她万万没料到的是,他们竟然会选择中途下车,翻山越岭。

而司机照常开车前行,宋景心想,估计是为了引开后面追来的警车。

这里荒无人烟的,没有半个路人。偶然看见一辆车逆向而来,她本想大喊救命的,结果嘴却被身后的男人给用手堵住了。

茂密的树木,刚好是最好的遮掩,再看看他们一身的绿,自己一身的黑,能惹人注目才见鬼。

待那辆车离开后,男人才放开了她,结果下一秒,自己的嘴就被他们用胶带给封上了。

宋景故意磨蹭着,被他们推一下动一步。

山上的路更是陡峭难行,宋母走在最前面,不怕累不怕苦,哪里还是她所认识的养母了。

宋母走了几步,见宋景不好好配合,于是朝她冷声警告道。

“你最好给我走快点儿!否则,我可要改变主意,选择绑架你儿子了,我想他应该比你更好控制!”

宋景不得不承认,儿子是她的软肋。她只好乖乖地妥协,跟着他们继续往上爬。

警车鸣笛声响起,前面是一辆房车引路。

宋景往下看了一眼,唔唔了两声,结果身子就被人给摁了下去,被迫地蹲在了地上。

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几辆车呼啸而过,扬起一片尘土。

仅有的一点儿希望也没了。

“快走!我们必须赶在两点之前翻过这座山!”宋母起身,冷声命令道。

宋景只能被他们半拖半拽地继续往山上爬。

霍仲庭拐了两个弯后,突然察觉到有丝不对劲。

刚才在半路上遇到的那辆车,他们有停下来打问过。对方说是碰到了,而且车速很快。他竟然就一路追了上来。

可是,转念一想。这条路的出口也已经被县城的警方给堵死了!

按理说,他们应该知道,这么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吧。

寻彧跟着他跳下了车,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山上:“你怀疑他们进山了吗?”

陆千寻也下了车,其实她也一直有点儿疑虑,于是立刻叫后面的警车继续往前追。

“这个给你!必要时可以开枪。”陆千寻将自己的枪给了霍仲庭,然后又朝自己的几个手下命令道。

“你们跟着他,进山里去搜!”

“是,陆队。”

“谢了。”霍仲庭朝陆千寻晃了晃手里的枪,然后带着几个人上了山。

可是因为不是一条路,所以,当他到了山顶,发现了敌人的影子时,他们之间还是隔了好长一段距离的。

因为中间没有路,山上荆棘又多,绕过去路又太远。

“他们发现我们了。”寻彧提醒道。

霍仲庭想了想,比了个手势,只能继续往下走了。

“我们走的是岔道!”寻彧又提醒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说不定下面的路就通了!而且,他们翻过山,下面肯定有人在接应,所以,他们不会原路返回的。”

霍仲庭的衬衫已经被荆棘拉了好几道口子,脸上也被划了好几道浅痕。

但他脚下的步伐却丝毫未见停顿。

可即便是这样,待他们下山后,还是迟了一步。

山下是一条长河,目测看不到头。而宋景已经被他们给带上了两艘摩托艇,送到了对岸。

对岸有辆银灰色的车在那候着。

宋景临上车之前回头看了霍仲庭一眼,然后就被他们给硬生生地推了进去。

“鱼儿——”霍仲庭连爆了几句粗口,然后朝对岸喊道。山里有回音,让他的喊声无限延绵。

“你们到底有什么要求!我通通都答应!我只有一点儿要求,别伤害她——”

这一刻的霍仲庭只是一个丈夫,他的理智和冷静早已经随着宋景的那个回头而完全丧失了。

寻彧还算比较冷静,朝霍仲庭安慰道。

“他们若是想要伤害鱼儿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的。我猜,他们可能是想利用鱼儿来跟你谈条件。”

霍仲庭当然也希望如此,可是,他现在公司没了,他根本想不出自己手里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来做交换的。

对了,还有那块玉佩!他们难道是为了那块玉佩!

当警车赶来的时候,霍仲庭立刻坐了进去,继续追赶。

只是当夜色渐黑下来,那辆车已经被跟丢了。

“他们计划真周翔,一路上换了好几辆车。”寻彧叹气道。

霍仲庭捏了捏眉心,一直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们总是朝这没有监控的山路走,中途一换车,若想继续追踪,很难。

这伙人就这么失去了音讯,霍仲庭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接到他们的来电。

他日日如坐针毡,就连老爷子的葬礼他都没有来得及参加。

寻彧提前回去了,因为霍仲庭拜托他帮忙照顾好儿子,交给别人他是真不放心。

他则继续留在原地,等着凶手电话的垂青。

而在A城,一心只想要舅舅的好好起初两天还可以将他哄住,后来就不行了。

“妈妈爸爸去哪儿了?他们什么时候接我回家。”

好好趴在沙发上,用手捂着脸,委屈地问道。

“你的爸爸妈妈他们这几天有事儿不能来接你,好好是个小男子汉,不能哭的明白吗?”阿鲤跪坐在地上,凑在好好耳边,小声地回道。

好好却噘着小嘴不乐意了:“我不要当小男子汉。我要妈妈。”

“要不,姨让你骑大马好不好?”阿鲤摸摸好好的脑袋,哄着。

好好想了好久才点点头,下了沙发,爬上了阿鲤的背。

阿鲤终于松口气,背着他在地上跪着走来走去。因为穿着短裙,这姿势就有点儿撩人。

寻彧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么一幕,绅士地将视线移开,清了清嗓子。

虽然两人结婚了,可是两人却至今没有同房。

好好趴在阿鲤身上,表情恹恹的:“舅舅生病了,要吃药。”

阿鲤回头看去,然后就看见寻彧正以手掩唇,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你生病了啊?”阿鲤皱眉道。

“没有。”寻彧直接转身回了卧室。

好好噘着小嘴开始唱起了歌,虽然有些吐字不清,但是调还是对的。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上一篇:女尿改造纯虐 绝世唐门江楠楠肉欲小说

下一篇:闺蜜sp实践 禁欲受 h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