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卷二细雨绵绵前七 小浪货喜欢我这样用力嘛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她以为,这声哥会很难叫出口,可是,当她叫出声时,瞬间松了口气。

原来,也没有那么难的不是吗?

寻彧身子一僵,他讶然地看向宋景。

他知道,刚得知自己的身世让她不适应,不习惯。

他可以等,等她慢慢熟悉他,自然就会叫出口的。而这一天似乎让他并没有等太久。

见寻彧朝自己勾唇一笑,宋景走向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妈妈的事儿,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事儿。

还有,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阿鲤。有时间了,就带着阿鲤回A城找我,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寻彧僵硬的身子逐渐变软,双臂紧紧地回抱住对方,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好。”

霍仲庭抱着儿子站在车的另一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想,如果那个人不是她哥哥,他肯定会上去揍人的。

“爸爸,妈妈舅舅抱抱。”小家伙伸手指了指宋景她们,说道。

“不用你提醒。”霍仲庭打开车门,将儿子放了进去。

宋景松开了寻彧,朝他莞尔一笑:“再见。”

寻彧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声道:“要好好的。”

宋景点点头,朝他摆了摆手,然后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车上,小家伙趴在车窗前,将小脸贴在玻璃上,往后瞧着,嘴里还念叨着。

“舅舅,舅舅没上车。”

宋景一把将他抱了过来,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解释道。

“你舅舅去忙工作了,等过些天再来看好好。”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看了看宋景,然后靠在妈妈怀里不说话了。

宋景见状,笑着逗他:“你是喜欢爸爸呢还是喜欢舅舅呢?”

小家伙看了眼驾驶座上的霍仲庭,然后作出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

最后的答案是:“舅舅。”

宋景噗嗤笑出了声。

霍仲庭从后视镜中瞄了儿子一眼:“臭小子!”

宋景笑着问儿子:“你为什么喜欢舅舅不喜欢爸爸啊?”

小家伙立刻回道:“舅舅给好好买狗。”

宋景似乎早已预料到会是这个答案,抿唇笑着。

霍仲庭骂了句:“一条狗就把你给收买了?你怎么不说家里的玩具都是谁给你买的啊!”

小家伙许是发现爸爸生气了,立刻就改了口。

“我也喜欢爸爸。”

霍仲庭挑了下眉毛:“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种?怎么意志力这么不坚定呢!”

宋景闻言翻了个白眼:“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看看除了你,我有没有睡过别的男人。”

霍仲庭瞄了后座的女人一眼:“你又欠收拾了!”

小家伙拿手点了点霍仲庭的方向,学话道:“欠收拾了!”

宋景愣了下,反应过来后,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我们以后说话的时候要注意点儿了。”

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也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你若想让你的孩子变成什么样,首先你必须得严于律己。

回了A城后,霍仲庭直接开车将她们带去了一家饭店。

“想吃什么?”霍仲庭将菜单递给了宋景。

宋景只点了两个菜,要了一份汤,价格都不是很贵。

“要酒吗?”服务员问道。

“开车,不喝谢谢。”宋景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那饮料呢?”服务员又问。

“不用了谢谢。”宋景委婉地回绝。

然后,服务员的脸色立刻就耷拉了下来,语气也带着些不善。

“不好意思,包间有最低消费标准。您看是再点儿什么呢?还是移到大厅去?”

“还差多少钱?”宋景以前出来吃饭都没碰到过这样的事儿。

也或许是她每次出来吃的都很贵,所以没太注意。

因为家里现在开销很大,所以,她想省着点花,却没料到会遇到这种尴尬事儿。

“560多。”服务员已经完全黑了脸。

宋景想了想,然后开始收拾起东西来:“算了,我们还是去大厅吃吧。”

宋景也觉得点那么两个菜用人家一个包房有些过意不去。

“请跟我来。”服务员的表情立刻又变了。

霍仲庭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宋景正拉着儿子往外走。

“怎么了?”霍仲庭疑惑道。

“哦,觉得屋里太闷了。我们到外面大厅去吃吧。”

宋景撒了个小谎,也是不希望霍仲庭将这件事闹大。

霍仲庭看了宋景一眼,立刻就知道她是在撒谎:“到底怎么了?”

问话的时候,视线已经移到了门口的服务员身上。

“哦,这个包房有最低消费。”服务员赶紧解释道。

霍仲庭皱了下眉头,然后转眸与宋景对视。

宋景立刻笑着说道:“在哪儿吃都一样的。我们就两个人,点多了也浪费。”

“把你们经理叫过来。”霍仲庭却不打算就此了事,于是朝服务员命令道。

许是迫于霍仲庭那与生俱来的气场,服务员立刻退后两步,跑去叫部门经理了。

“干嘛呀。不就吃顿饭嘛!”

宋景其实还是怕这件事会伤了霍仲庭的自尊心。

毕竟从小就养尊处优惯了,现在破产后得到这种反差待遇,肯定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

“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是她们态度的事儿。刚才,她是不是给你脸色看了?”

霍仲庭一猜一个准。他自己倒无所谓,可是让孩子老婆受气,只能说明他自己无能。

宋景赶紧解释道:“其实,很正常的啊!你想啊,她们干这行,也就是挣个提成。

我们什么也不点,她挣不了钱,自然就有些不太高兴。况且,人家也没说什么。

只是让移步到大厅去而已。”

经理很快就小跑了过来,见是霍仲庭立刻鞠躬哈腰起来。

“霍总。这服务员是新来的,不懂事,你千万别见怪啊。

我回头一定处罚她。您快里面请!”

那小服务员立刻朝霍仲庭道歉道:“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好。”

经理立刻给那服务员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离开。然后回头笑着将霍仲庭请回了包房。

“今天这顿,随便点,我买单,就当赔礼道歉。”

见经理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来,抖出一根递给霍仲庭,一副曲意奉承的模样,宋景只觉得好笑。

霍仲庭却往旁边推了推:“有孩子呢,不能吸。”

经理立刻给霍仲庭翻开了菜单,给他介绍着店里的名菜。

霍仲庭淡漠着说道:“就照着刚才点的上吧,账单我们自己会付,麻烦了。”

经理又跟霍仲庭客套了几句,然后给霍仲庭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离开后,宋景不解地问道:“他怎么这么巴结你呀?”

“我现在只是虎落平阳而已,但我还是只虎,终归会回到我的森林的。”

霍仲庭是这么跟她解释的。

宋景瞬间懂了:“哦,他是想给你留个好印象,等你以后东山再起时,提携提携他对吧?”

霍仲庭眉眼含笑:“必须东山再起。我可不想让我老婆再受气。

以后,你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老公,我爱你。”宋景听后超感动,立刻噘了噘嘴,给了霍仲庭一个吻。

小家伙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们,然后两眼一翻,又去玩自己的了。

“你看着他,我去下洗手间。”

宋景从位置上起身,朝外走去。

往洗手间走的方向有一间备餐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声音不大不小地传出来,刚好落入了她的耳朵。

“两个人什么也不点,就想坐个包间!拜托,既然都吃不起了,就别来这种地方消费啊。

要不,直接去大厅吃也行啊。没钱还在那装!”

宋景脚步顿了顿,竖耳听着。

这声音,她认得,是刚才那个负责给他们点菜的服务员,没想到竟然跑这里来发牢骚了。

紧接着,她又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行了行了,在我这里发发牢骚也就算了。不管有钱没钱,来这里消费的都是客人。

顾客是上帝,好吗?不管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就是了。你呀,不就是想挣点瓶盖费吗?

就当今天点背好了,又不是天天都碰上这种客人的。”

“我就是心里不爽!没钱还在那喊着叫经理,也就能拿经理来压人!”

“行了,消消气。”

宋景其实已经尽量往好处想了,她也不想为难谁。

更何况她们出来打个工也不容易,但凡不是什么大事儿,她也就得过且过了。

可是,当听到她们说霍仲庭的时候,她的心里很不舒服。

宋景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抬手叩了叩房门。

那个服务员见到是她后立刻站直了身子。

宋景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个服务员,冷声道。

“背后说人坏话也不关上门,是觉得即使被我们听见了也无所谓吗?”

那服务员立刻变得紧张起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我……我……”

宋景接着说道:“刚才你态度不好,我没有怪你。

可是,作为一个服务员,被应聘的最基本要素就是有个良好的态度吧!

听说,酒店都有投诉制度。如果我要是投诉你了,你这个月的奖金是不是就没了?”

上一篇:如何发现自己的敏感点 美女制服用丝袜夹我

下一篇:我和女同学做h的小说 校花张开双腿让人桶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