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强迫女主张开腿接受他的小说 总裁把我头伸到裙子里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宋景一转头就看见儿子仰着小脸朝她乐着,本以为他会扑上来,结果他又转身进了屋。

“妈妈,你快来找我。”

宋景被儿子这见面方式弄得是啼笑皆非。

“你躲好了吗?妈妈来找你了啊。”

霍仲庭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暖意,唇角也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顾不悔唇角的笑意蓦然消失,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为何她觉得小叔跟鱼儿的感情似乎更好了呢?

霍仲庭正准备跟进去,结果一通电话让他脸色骤变,立刻又转身出了门。

顾不悔盯着门口发了一会儿呆,直到宋景抱着好好从卧室出来。

“你小叔呢?”环顾了一圈四周,没看到霍仲庭的身影,宋景皱眉道。

“哦,他……他刚才又出门了。”顾不悔回了神,结巴道。

宋景将儿子从身上放下来,牵着他的小手来到了沙发上。

“妈妈好累啊,来,给妈妈捶捶腿。”

小家伙当真挥着小拳头在宋景的腿上重重地砸着。

“好好真乖。”顾不悔在旁边坐下,夸奖道。

宋景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想起那天被绑架的情景,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她差点就见不到她的小宝贝了。

顾不悔继续说道:“好好还真是不认生呢。这些天陆警官天天来看他,他都认陆警官做干妈了。”

宋景动作一顿,随后笑道:“陆小姐人很不错,好好能有她这样一个干妈也是他的福气。”

干妈两个字让小家伙一个激灵,立刻跑到屋子里拎出来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小仓鼠。

“妈妈,仓鼠。”小家伙将笼子举的高高的,吐字还是有些不清。

宋景接了过来看了看:“这小东西还真可爱。”

顾不悔插话道:“这是那天陆警官给好好带过来的,她好像很喜欢好好呢。

身上散发的那种母性让我以为她已经结婚了呢。”

宋景将笼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笑道:“我家好好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啊。”

顾不悔见宋景不上钩,于是假笑道。

“对了,我听小叔说,你们离婚了啊。”

宋景面不改色地应了声:“嗯,离了。”

顾不悔追问道:“因为什么呀?你们连好好都有了,怎么说离就离了呢。”

宋景这才转头看了顾不悔一眼,然后抿唇一笑,并没有解释。

“是因为陆警官吗?”顾不悔追问了句。

宋景觉得今天的顾不悔似乎有些太过八卦了,诧异地睨了她一眼,然后反问。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离婚跟陆警官有关系呢?”

顾不悔顿时有些心虚:“因为,你们离婚后,小叔天天跟陆警官在一起,所以……”

宋景则替两人解释道。

“你小叔跟陆警官是战友也是朋友,又因为霍家命案的事儿,天天在一起也很正常的。”

顾不悔没想到宋景竟然会这么信任小叔,于是尴尬地笑了笑。

“你就这么相信小叔啊?”

宋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顾不悔,然后笑道。

“你小叔的为人你应该也了解才是。更何况,陆警官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女人。”

顾不悔有些不甘心,于是故意支支吾吾道。

“鱼儿,有些事儿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算了……反正你跟小叔也已经离了婚,其实也跟你无关了。”

宋景见对方卖着关子,然后故作好奇地问道。

“什么事儿啊?话都说了一半,故意吊我胃口啊?”

“不是。”顾不悔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就是那天晚上,我看见小叔跟陆警官抱在一起。”

宋景皱眉,在思考这件事儿的真实性。

但她想,这种事儿顾不悔应该不会撒谎,毕竟她也没道理撒谎。

更何况,只要跟霍仲庭一对质,不就露陷了吗?

顾不悔紧接着又补充了句:“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只是不小心,或许真是我多想了吧。”

宋景沉默了几秒,然后莞尔道:“好像也确实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你不生气?”顾不悔有些惊讶,也突然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宋景反问。

“我以为,你还爱着小叔。”顾不悔低声回道。

宋景耸耸肩,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顾不悔见没有达到目的,但又不能表演的太过,于是只好起身回了屋。

宋景盯着顾不悔卧室的房门看了许久,她总觉得对方有些怪怪的,希望是她多想了吧。

顾婉茹正坐在窗台上,见顾不悔推门进来了,淡淡地问了句。

“不是说离婚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顾不悔摊摊手,一副我也不清楚的表情。

“好好还在这儿,她作为孩子的妈妈,过来看看孩子也很正常。”

顾婉茹还是对宋景有很大的意见,尤其在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时。

她总觉得,霍家的命案跟那个女人有关,偏偏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该不会也要住在这里了吧?”

顾不悔也不确信:“应该不会吧。不过,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让她留下也是有可能的。”

顾婉茹抱怨了几句:“小叔也真是的。婚都离了,干嘛还牵扯的不清不楚的。”

到了晚上,三个人免不了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顾婉茹原本不想一起吃的,但转念一想,她干嘛要躲?

宋景正给儿子拌着饭,就听见顾婉茹在那冷嘲热讽道。

“这次被绑架又能平安回来,运气还真是够好的。”

“婉茹。”顾不悔清咳了声,示意她收敛些。

“我说错了吗?一次次的遇险却又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难道别人都是衰神附体,都把好运积攒到她一个人身上了吗?”

顾婉茹冷哼一声,继续讥讽道。

宋景面不改色,也不想跟顾婉茹一般见识,将拌好的饭放到儿子的餐椅上。

“把它们吞吞吃光,妈妈有奖励。”

小家伙晃着小腿,一把拿住勺子,将碗里的米饭往嘴里塞,吃得到处都是。

宋景一边帮儿子擦着嘴,收拾着,一边又听见顾不悔小声地提醒道。

“婉茹,别太过分。人不能忘恩负义,别忘了你现在还住在……”

顾婉茹直接打断了顾不悔的话:“什么叫忘恩负义?我住在我小叔家怎么了?

再说了,都已经离婚了,还拿这里当自个家啊!就算要赶我走,也轮不到她说话。”

小庄听不下去了,插了句嘴:“婉茹小姐,你说这话可就昧着良心了。

你凭什么怀疑少奶奶?你又没有证据!

少奶奶是跟少爷离婚了,可是少爷的财产已经都归到少奶奶名下了。

你现在吃的住的用的,哪样不是花的少奶奶的钱。”

小庄这话一出,不仅让顾不悔惊呆了,就连顾婉茹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说什么?所有财产?小叔是疯了吧!”

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宋景终于开口了。

“好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婉茹,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不是凶手。”

一顿饭又闹得不欢而散。

“少奶奶,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小庄赶紧安慰起了宋景。

宋景回以一笑:“我没事儿。”经历了太多,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构不成什么伤害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宋景见霍仲庭还没回来,就用小庄的手机给他打了通电话。

“这两天,我会很忙,可能会很晚回去,你不用等我,先睡吧。

还有,最近一段时间若是没有重要的事儿就先不要出门了。”

“好。”宋景隐隐已经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不过她并没有多问。

挂了电话后,她坐在沙发上沉思。是不是,倾城集团出事儿了?

第二天醒来,身旁没有熟悉的身影。

宋景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他昨晚一夜未归?

“妈妈。”小家伙也醒了,爬起来,往她怀里蹭。

宋景在儿子额头上亲了下,然后抱着他直接去了浴室,让他踩在板凳上自己往马桶内尿。

脖子似乎有些落枕,宋景抬手了按两下。

垂眸去看的时候,正好看见儿子拿手去捏他的小鸟,还抬头朝她笑着:“妈妈。”

宋景瞬间有些忍俊不禁:“不许乱来。”

母子两人收拾妥当离开卧室后,发现桌上多了一部手机。

“哦,是少爷叫人送来的。”小庄立刻解释道。

宋景打开,发现手机里已经安了卡,还是她的手机号。

手机突然在手里震动了起来,吓了她一跳。

见是一串陌生号码,于是皱眉接通:“你好。”

“我是寻彧。”

宋景闻言眉头蹙的更紧了:“寻总?找我有事儿吗?”

“我现在在A城,听说你已经回来了。有时间吗?出来见个面吧。”

宋景对寻彧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很反感,于是不客气地回道。

“寻总有事儿可以直接在电话里说,我觉得没必要见面吧。

还有,我跟阿鲤是好友,单独跟你见面着实不太合适。”

寻彧闻言轻笑出声:“我想你是误会了。阿鲤跟我一块来的,不止你我二人。”

宋景正疑惑着,那头便传来了阿鲤的声音。

“施施,你现在还在那里住着吗?我们直接过去找你吧。”

上一篇:我和女同学做h的小说 校花张开双腿让人桶

下一篇:西红柿炒鸡蛋写的小说 疯狂高潮不止的春药精油按摩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