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炒鸡蛋写的小说 疯狂高潮不止的春药精油按摩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阿鲤简直欲哭无泪:“妈,你小点儿声!怀什么孕啊!跟谁怀啊!”

鱼母这才松了口气:“今天寻彧来了,我还以为你跟他又不清不楚地走在一起了。”

阿鲤有些不耐烦,语气多少有些不善。

“我都随了你的意去相亲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再说了,寻彧跟苏梵好着呢,你不用管了。”

鱼母闻言嗓门又拔高了些:“我能不管吗?当年不让你嫁你非嫁,最后还不是让人给扫地出门了?”

“妈,你说话能不能不那么难听?”

阿鲤无语极了:“咱家最难的时候,是人家帮我们度过的。

再说了,我嫁过去后,他也没对我做什么。离婚后,还给了我那么多的财产。

我都觉得是自己占了大便宜!”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鱼母很无奈,非常无奈。

她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易欢的手机响了,见是霍仲庭打来的,她下意识地瞄了眼阿鲤,这才拿着手机出了屋。

“这么晚了,有事儿?”

易欢来到客厅,压低声音道。

“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霍仲庭正站在阳台上,凉飕飕的晚风刮过,带走了他些许睡意。

易欢小脸立刻红成了苹果,抿了抿小嘴,回道。

“你怎么这么肉麻?”

“不喜欢吗?那我以后不说了。”霍仲庭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易欢有些着急,她当然喜欢了,只是这让她怎么好意思开口说是呢。

“你这人,真讨厌。”

“让你考虑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霍仲庭直接问。

“什么事儿啊?”易欢明知故问道。

“做我女人的事儿。”霍仲庭简单粗*暴地回了句。

“还没有。”易欢口是心非地回道。其实,心里早就乐的屁颠屁颠的了。

“有那么纠结吗?”霍仲庭好笑地问。

“当然。我们又不了解彼此,这么快就决定在一起,不太好。”

易欢想说的是,她是个女人,她也要矜持的好吗?

“看来,我们得彼此了解一段时间了。”

霍仲庭轻叹一口气,接着说道。

“那为了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彼此,我觉得,你还是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我才不要。”易欢立刻回绝。

她若真的住过去了,他肯定又要对自己动手动脚了。

最关键的是,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啊!万一头脑发热起来,稀里糊涂地跟他……那个什么了该怎么办?

那她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怎么?怕控制不住自己,半夜爬上我的床?”霍仲庭跟她开玩笑道。

易欢小脸一红,娇嗔道:“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那你还怕什么?我的自制力超好,只要你说一个不字,我绝对不对你做过分的事儿。”

霍仲庭发现这个女人的脸皮变薄了,也挺好玩。

易欢有些不是滋味地问道:“原来,你以前都是这么撩妹的啊!”

“NO!除了我媳妇,你算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霍仲庭憋着笑。

易欢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明知道他结过婚,明知道他跟他媳妇很相爱,明明她喜欢的就是他的专情。

可为什么,她却有些吃味儿?

“我还以为,你对你媳妇的爱会至死不渝呢。原来,男人所谓的专情都是骗人的!”

易欢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

她更加的矛盾,明明希望他能喜欢自己,可同时又想让他对妻子忠诚一些。

“这个,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

霍仲庭赶紧跟她解释道:“我没有对不起她。”

易欢有些糊涂了,挂了电话后,回到卧室时阿鲤正在那盯着手机发呆。

“回魂了!”

易欢走过去,吓了她一跳。

阿鲤被惊了下,立刻朝她暧昧的笑了笑:“出去跟情郎煲电话粥了?”

“没有。”易欢眼神闪烁着,赶紧转移话题道。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阿鲤摇摇头,没有回答。

易欢继续问了个假设性的问题。

“假如,我是说假如……寻彧想要跟你复合了,你还会给他机会吗?”

阿鲤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

“听什么呢!我是说假如!”易欢刻意加重了假如两个字。

阿鲤很认真地想了下,然后再次摇头:“我不知道。”

“你还爱着他。”易欢的话很笃定。

阿鲤苦涩一笑,说出的话意味深长。

“忘记一个人,岂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等你以后就清楚了,那种感觉刻骨铭心,我想这辈子也只有一个人能让你那么开心那么痛了。”

“还别说,我还真想尝试一下。”

易欢觉得,尝过爱情的酸甜苦辣,做出的作品才能引起共鸣。

阿鲤转头看向她,笑了:“你尝的够多了,我倒是希望你接下来的时间都是一直被宠爱着的。”

易欢疑惑地看向阿鲤:“什么尝的够多了?你是指唐豫吗?我跟他……不算爱情。”

阿鲤只是笑笑没再吭声。

大年三十这天,易欢被霍仲庭给挟持到了他家。

“大过年的,我过来跟你们一起过算怎么回事儿啊?”

易欢觉得还是有些不妥。

“我觉得挺好的。”霍仲庭依旧是一脸的宠溺。

易欢是到了霍仲庭的家才知道顾不悔和顾婉茹都在的。

看到顾不悔,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一想到这个女人曾经跟霍仲庭滚来滚去的,她就窝火的不行。

对方是鱼儿也就算了,毕竟人家是夫妻,做什么事儿都在情理之中。

可是,这个女人,她就是接受不了。

霍仲庭察觉到了易欢的不开心,于是直接将她拉到了卧室。

顾婉茹瞄了眼,问道:“什么情况啊?小叔啥时候跟易欢好上了?”

顾不悔冷凝着一双眸,回了句:“不知道。”

“我还以为小叔对鱼儿的爱会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呢!这才不到三年,就移情别恋了?

我心目中的好男人标杆啊!完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好男人吗?”

顾婉茹捶胸顿足着,一副很受伤很灰心的模样。

易欢被拉进卧室内后,立刻就被霍仲庭给推在了门板上。

“怎么了?一副谁欠你几百万的表情?”

霍仲庭问话的时候略带调侃。

易欢翻了个白眼,没有回答。

霍仲庭单手撑在门板上,眉头打了结:“让我猜猜。”

易欢心想,你能猜中才见鬼。

“你不想跟婉茹她们一起过年?”霍仲庭直接一语中的。

易欢立刻否认道:“当然不是了。”

她只是不喜欢顾不悔一个人而已。

“霍仲庭,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易欢觉得,就算你酒醉上了那女人,可是有了这层关系后难道不尴尬吗?

为何还要经常见面?难道就只因为是一家人吗?

霍仲庭见女人的表情有些严肃,立刻也站直了身子:“你问。”

易欢看着霍仲庭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又开不了口了。

“算了算了,不问了。”

易欢正打算开门出去,却被霍仲庭又给拽了回来。

“不说不让出去。”

易欢犹豫再犹豫,正当她鼓足勇气想要开口问的时候,门被拍响了。

“欢欢,爸爸,你们关在里面做什么呢!”

外面传来了好好的声音,那急切的语气,好似他们若是不出去的话,他就会一直拍下去。

易欢的话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这么因为好好的突然出现而暂且搁置了一旁。

吃饭的时候,易欢喝了几杯酒,也是因为热闹。

饭后,顾婉茹吵着要玩牌,可是易欢没那个兴致。

“你们玩吧,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哪儿?今晚就留这儿吧。”霍仲庭说道。

易欢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公寓房间就那么几个,顾婉茹和顾不悔肯定是要留下来过夜的,那她睡哪里?

霍仲庭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于是回道。

“晚上,你跟沐晨一个屋。”

易欢连忙摆手,话还没出口呢,就又被霍仲庭给抢先了。

“难道,你想跟我一个屋?”

易欢那个脸啊,立刻成了火烧云。

这里这么多人呢,这个男人,怎么能……真不要脸!

上一篇:男主强迫女主张开腿接受他的小说 总裁把我头伸到裙子里

下一篇:池先生的Omega是个小乖乖 高高撑起的小帐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