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怎么办 白莲花失忆后最新章节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宋景一惊,也转头看去,正好对上霍仲庭那双略带愠怒的眼睛。

周围的空气瞬间凝滞了……

“那个,我进病房看看孩子。”

景扬尴尬地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朝霍仲庭微微颔首,然后躲鬼似的跑进了病房。

霍仲庭只是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都很有压迫感。

宋景抿唇,垂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也只能继续沉默。

“孩子还生着病,你却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霍仲庭语气略带责备,说话时眉毛一高一低的扬着。

宋景听后立刻为自己辩解道:“你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觉得他的肩膀我不能依靠!”

霍仲庭冷呵了声,眉峰一扬:“还挺理直气壮是吧?”

“顾先生,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而已,有必要事事都这么计较吗?如果你觉得我这么做会有损您的颜面,那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宋景垂眸盯着地面看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回道。

霍仲庭紧抿着的嘴唇已经表示他很生气了,但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女人一眼,然后负气而去。

宋景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却不料,霍仲庭竟然把景扬给解雇了!

这件事还是鱼鲤告诉她的,当她得知消息后立刻给景扬打了过去。

“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景扬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笑着回道:“宝宝,这哪儿算什么大事儿啊?小爷我有的是才华,还怕我会饿死啊?”

宋景皱着眉头,直接问道。

“他是不是威胁你什么了?”

景扬却打着哈哈:“他能威胁我什么呀?”

“说实话!”宋景拔高音量。

景扬立刻叹气,实话实说了:“他说,只要我跟你不再来往,工作还是能保住的。”

宋景自责地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在我眼里,你可比那工作重要多了!你知道吗?当我霸气地拒绝他的提议后,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那头传来景扬爽朗的笑声,随后又补充了句。

“不过,我觉得,他好像很在乎你啊。”

宋景闻言哑然失笑:“他就是一神经病!只要是他的东西,不管他喜不喜欢,或者有没有用,他都霸占着,吝啬小气,只进不出的一只铁貔貅。”

“宝宝,咱们的霍总可是多少女人的男神呢,咋到了你这里,就一无是处了呢?”

景扬一个没忍住,哈哈大笑出声。

“你说,若是霍总听到你这么评价他,他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宋景想了想,回道:“嗯,他其实还是有优点的,比如……他不生气的时候,那张脸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景扬暧昧地插了句:“那身材也挺让人遐想的。”

宋景闻言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霍仲庭和扬扬抱在一起的画面了,瞬间恶寒。

“扬扬,你该不会喜欢霍仲庭吧?”

宋景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的,因为霍仲庭这种绝色,当真是男女通吃的。

景扬被宋景的一句话弄得呛咳不停。

“咳咳……宝宝呀,你觉得我是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吗?虽然你家霍总确实很优秀,但为了朋友,我就不朝他下手了。”

宋景唇角一扬,忍着笑:“你若有那本事就尽管给我收了他,我这里,支持你。”

脑海里闪过无数幅画面,却独独勾勒不出霍仲庭被掰弯后的样子,她想,肯定还是一样的帅气,一样的霸道。

景扬却打了退堂鼓:“算了,你家霍总那种绝色,我怕吃下肚后会消化不良。”

宋景突然想到什么,朝景扬问道:“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呀?我给你准备。”

“嗯,花钱买的就算了,你若真有那份心,就给我亲手针织一个围巾吧,我那天看有人戴了,挺羡慕的。”

听景扬这么说,宋景很爽快地答应了。

“对了,霍总若是再拿我来为难你的话,你直接告诉他我喜欢男人不就得了?”

景扬临挂电话时,给了好友特权。

宋景觉得没那必要。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发了会儿呆,趁儿子睡觉时,赶紧上网买了些毛线和有关针织的书籍。

小庄闲来无事也会陪她一起织。

“少奶奶,你这围巾是给少爷织的吗?”

宋景一边看着书籍,一边回了句:“你见过他戴围巾吗?”

小庄立刻摇了摇头:“还真没见过。”

霍仲庭即使是在大冬天,也绝不会戴帽子和围巾之类的保暖用品。

“那少奶奶,你这是织给谁呢?”

宋景回以一笑:“朋友。”

正学织法呢,顾不悔敲门进来了:“鱼儿?”

对于这个比自己还大三岁的侄女,宋景谈不上多喜欢,但也不觉得讨厌。

“进来坐吧。”宋景朝她招呼着。

“在给小叔织吗?”顾不悔扫了眼桌上的一对毛线,笑着问道。

宋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今天没上班?”

“嗯,周末呢。”

两人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地就聊起了二嫂。

“二嫂她的娘家人呢?”

宋景突然想起,霍仲庭给她的资料上并没有详细地说明二嫂的家庭情况。

顾不悔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像是两道月牙,很白净的一个姑娘,五官算不上多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很耐看。

“听说二婶的爸妈早就死了,不过她还有一个姐姐。阿自从二婶疯了以后,就更没有什么联系了!”

顾不悔仰着小脸做思考状,最后轻轻叹了口气道。

“说起来,二婶还真可怜。当初清清白白一个姑娘,进了霍家,就被二叔给糟蹋了。虽然后来还是把她给娶了,但……嫁进霍家的女人,又有几个有好结果的?

说白了,还是不够爱,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冒这个险。”

宋景翻书的动作一顿……

顾不悔见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道。

“鱼儿,我好像从来都没见过小叔戴围巾呢。”

“嗯,不是给他织的。”

宋景若无其事地继续忙活着。

顾不悔沉默了须臾,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鱼儿,二婶的事儿,小叔还是不能原谅你吗?”

宋景诧异地瞥了眼顾不悔,并没有回答。

顾不悔赶紧安慰道:“其实,小叔这个人挺好的。他只不过是太在乎二婶了,我想过过这阵子,他的气消了,就会原谅你的。”

宋景自嘲地笑着:“我和他之间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顾不悔盯着宋景若有所思着。

“对了,你来霍家的时候已经7岁了,应该有记忆了。能不能跟我讲讲你二婶二叔和你小叔的故事?”

宋景对霍仲庭的过去有所了解,但又不全然了解。

顾不悔犹豫着,最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其实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根本就不浪漫,二婶是小叔的家教。

那时候小叔还小,而且非常的顽皮,家教老师不知道被他赶走了多少个,可偏偏他却非常喜欢二嫂,而且是特别粘人的那种。

后来,二叔故意在二婶的水里下药,然后就……

二婶醒来后就跑上了三楼,想要结束自己的性命。小叔知道后,竟然拿了一把水果刀把二叔给砍伤了。

可后来,二婶还是嫁给了二叔,因为她怀了二叔的孩子。

从此,小叔就变得越来越叛逆,长大后估计也是不想在这个家待着,所以就去了部队。

但当二嫂出事儿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转业回来。不过,他还真适合做一个商人,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内便有了今天的成就。

所以,我说,二嫂对小叔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

这次,二嫂突然失踪,小叔伤心难过很正常的,不过,我想应该过不了多久,小叔就能从过去走出来了。”

宋景听着听着突然就笑了,问题的关键不是能不能,而是愿不愿意走出来。

二嫂在霍仲庭最需要母爱的时候出现,又占据了他整个青春期,这已经不单单只是爱不爱的问题了。

或许在霍仲庭的心里,二嫂的存在,亦母、亦师、亦友,也是他对女神最初的幻想。

折腾了半个月,宋景终于把给景扬的生日礼物给织好了。

霍仲庭回来后,就看见宋景将她这几天的劳动成果装进了一个袋子里。

“要送人?”

宋景淡淡地应了声:“嗯。”

起初,霍仲庭也不甚在意。

只是当几天后,他看到景扬脖子上围着的围巾正是宋景辛苦织成的那条时,脸色顿时就黑了。

“霍总,好巧,又见面了。”

景扬正跟一朋友从咖啡馆出来,然后撞见了从隔壁会所出来的男人。

霍仲庭一怒之下,直接打了通电话。

“跟A城所有设计公司打好招呼,景扬这个人在面试的时候直接踢掉。”

宋景接到景扬的电话。

“我碰见你家男人了,他看见我好似心情很不爽,你小心着点儿,别等他回去找你茬。”

宋景挂了电话后,认真思考了许久。

找她茬?那个男人还真能干出这事儿来!

上一篇:池先生的Omega是个小乖乖 高高撑起的小帐篷

下一篇:女生下面厚好还是薄好 男生之间掏裆摸蛋的故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