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下面厚好还是薄好 男生之间掏裆摸蛋的故事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顾倾睿低叹一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这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我还怕什么呀。”

“你去看过承泽了吗?”霍仲庭问道。

顾倾睿垂眸盯着地面,说话感觉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还没顾得上。本来我以为,他是家里最让人省心的孩子。

却不料,他竟然能干出那种事儿!都是我的错啊,是我没教育好他。”

“大哥,承泽可能跟霍家的命案有关。”霍仲庭突然提醒道。

顾倾睿惊诧地看向霍仲庭。

“不可能的。承泽这个孩子,我还是了解的。

你说他有野心,这我相信,可是你说他杀人,他没那么坏的。

你是不是搞错了?杀人跟盗取公司机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那可不仅仅是坐牢了!”

霍仲庭观察着大哥的反应,随后回了句。

“嗯,我也只是怀疑,并没有什么证据。你不用着急,或许真的是我搞错了也说不定。”

顾倾睿连连叹着气,抬手抚着胸口,像是要喘不过气似的。

“霍家已经没几个人了,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儿了。”

葬礼过后,顾婉茹朝霍仲庭说道。

“小叔,我害怕。我不想一个人住,我能不能跟你住在一起啊。”

霍仲庭其实也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不太方便,但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啊。”顾婉茹小声地问道。

“不许晚归,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家。”霍仲庭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顾婉茹立刻点头如捣蒜:“好。”

霍仲庭随后看向了顾不悔:“你呢?”

顾不悔怯怯地问了句:“方便吗?”

“一家人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霍仲庭回道。

顾不悔立刻笑颜逐开:“那我跟婉茹合住一个屋就成。”

就这样,姐妹两个住进了霍仲庭的公寓里。

到了晚上,顾不悔等顾婉茹睡着后,便悄悄出了卧室。

见霍仲庭正坐在沙发客厅,于是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小叔,怎么还不睡?”

“已经习惯晚睡了,这个点,还睡不着。你呢?刚搬过来,不适应?”

霍仲庭重重地吐出,随即朝顾不悔反问道。

“十二点之前我也睡不着的。”顾不悔笑着回道。

霍仲庭点点头,没再说话。

顾不悔有些拘谨,但还是故意找着话题聊。

“小叔,你跟鱼儿真的离婚了啊。”

霍仲庭没料到对方会突然跟他提起宋景,愣了下,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嗯。”

顾不悔接着又问:“听说她出国了,那好好,她是不打算要了吗?”

“她还会回来的吧。”霍仲庭若有所思地回了句。

算一算,那个女人也已经走了将近半个月了,他知道她目前安好,这就足够了。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宋景此刻正坐在教堂,参加一对外国夫妇的婚礼。

看着新娘子穿着漂亮的婚纱跟新郎相互宣誓拥吻的时候,她觉得好浪漫,好羡慕。

她跟霍仲庭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办过婚礼,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

她也想挽着他的手在这样神圣的教堂里许下永恒的诺言,就是不知道她这个愿望还能不能实现了。

刚来意大利时,她在罗马待了两天,然后又在米兰待了两天,最后来到了佛罗伦萨这座城市。

她很喜欢这座城市,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充斥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更重要的是,她曾经听二姐提起过不止一次,这座城市是座文化古城,到处充满了浓重的艺术色彩。

这里是二姐向往的地方,所以她也就在这里多留了些时日。

她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教堂的最后一排,看着婚礼结束,目送着人群离开。

教堂内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人。

她在教堂内踱着步,手指抚过木质椅子,就在她准备到后面去看看的时候,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从她面前一闪而过。

那张侧脸是张东方面孔,长得跟二姐酷似。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反应过来后立刻追了出去。

结果因为跑得急,在门口的时候没刹住脚,直接撞上了‘一堵墙’,硬邦邦的,撞得她有些头晕。

“对不起对不起。”

宋景连忙道歉,对方个子很高,她平视的话也只看到对方的胸膛。

她因为着急去寻找那抹影子,连对方的长相都来不及细看,直接绕过他就朝外跑去。

结果人还是追丢了。

那个人身穿修女服,难道是这里的修女?

宋景立刻又重拾信心,原路返回,准备去找教堂的院长来询问一些情况。

结果,她看到教堂里站着一个男人。

背对着她,身形颀长。一身价值不菲的黑色高定西装,一看就是有钱人。

那她刚才撞的人,难道就是他?

宋景不懂意大利语,所以也不打算上前打招呼。

正准备从旁边过去的时候,结果,那个男人回了头。

竟然是一副东方面孔!

对方长得跟漫画里的男主角似的,冷冷的,酷酷的,最主要的是,那张脸未免长得太妖孽了些。

宋景朝他礼貌地颔首,然后脚下的步伐加快。

“等等。”

那男人突然就叫住了她,用的是字正腔圆的国语。

宋景有些小激动,在这里竟然能碰上‘一母同胞’,那是何其的幸运。

“你也是中国人?好巧。”

那男人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过来的打算,一副高高在上的王者姿态。

宋景只能主动走过去打招呼。

“来这里旅游的?”男人开了口,声音低沉中带着磁性,像是电台的男主播。

“嗯。”宋景连忙为刚才的鲁莽道歉,“刚才,不好意思啊!我着急找人,所以……”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又问。

宋景觉得萍水相逢的没必要告诉对方自己叫什么吧,于是笑着回道。

“我姓沉。”

“我姓唐,单名一个豫字。”唐豫自我介绍道。

宋景突然觉得自己太没礼貌了,人家竟然都把字告诉自己了,自己却防备的跟个什么似的。

最后也只能朝对方讪讪地笑着:“我,单名一个鱼,鲤鱼的鱼。”

唐豫凤眼一眯,随后说道。

“鱼?我们两个人的字竟然是谐音,看来,她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宋景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也不关心,只是尴尬地附和着。

“是啊,这个地方的确很神奇。”

不管刚才到底是不是出现了幻像,她能在这里看到二姐,也已经算是不可思议的事儿了。

“那个,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拜拜。”

宋景觉得当务之急,还是二姐的事儿比较要紧,于是跟身前的男人挥了挥手,就要转身离开。

“沉小姐在这里还要待几天?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做向导,带你到处转转。”

唐豫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朝宋景的背影问道。

宋景回眸一笑,拒绝了:“不用了谢谢,之前是来旅游的没错,现在开始,我要忙正事了。”

宋景已经过了那个花痴的年纪,更何况,霍仲庭就是个‘美人’,她天天看,已经对帅哥免疫了。

宋景找到了教堂的院长,结果因为语言沟通障碍让她有些着急。

就在她急的团团转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男音。

是刚才那个男人,他竟然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宋景没空去想他到底跟着自己进来做什么,现在她一心只想着二姐的事儿。

“你来的正好。你会意大利语吗?”

宋景朝唐豫走来,急切地问道。

唐豫微微点头:“嗯。”

宋景心中一喜,接着说道。

“你帮我翻译一下,就说,这里的修女有没有中国人?”

唐豫虽然疑惑,但还是帮忙问了,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好像他原本就是这里的人似的。

宋景见院长点了点头,立刻又道。

“我能见见她吗?”

唐豫充当了翻译,来回地传着话。

宋景见院长同意了,立刻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紧张和期待的。

等待的过程中,宋景不停地深呼吸着。

唐豫见状,问道:“怎么这么紧张?那人你认识?”

宋景抿了抿唇,不确信地回道。

“我也不知道,见了之后才能确信。”

去叫人的那个修女很快便回来了,跟唐豫说了几句。

宋景看向唐豫,等待着他的翻译。

“她说,你要见的那人因为临时有事儿请假离开了。”

宋景失望地垂下肩膀:“那你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也不清楚。”唐豫回道。

宋景突然想起了什么,激动地说道。

“你问问她,有没有那个修女的照片之类的,就说我怀疑她是我失踪多年的姐姐。”

对了,如果二姐还活着,那就是失踪,而不是死亡。

唐豫突然对眼前这个女人越发的感兴趣了。她身上肯定有许多故事。

“她说有,请你稍等片刻。”

宋景双手合十做祷告状,心脏砰砰砰地跳的飞快,她有所期盼的同时又害怕再次失望。

上一篇:太大了怎么办 白莲花失忆后最新章节

下一篇:小雨初经人事 最新av媚药电影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