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初经人事 最新av媚药电影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你……曾经给过她承诺吗?”

霍仲庭没料到宋景会突然问他这个,有些小惊讶。

“你听谁说的?”

“你只回答是……或者不是。”宋景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丝毫喜怒。

霍仲庭再次垂首,算是默认了。

宋景的心微微有些刺痛,但有些话她必须要问。

“你答应过她,会娶她的对吗?”

霍仲庭没有否认,互握着的双手却越攥越紧了。

宋景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的表情,抿了抿唇,继续道。

“你爱她吗?还是因为,你只是觉得对她有所亏欠?”

霍仲庭选择了沉默到底,不否认,也不为自己做任何的辩解。

“我懂了。”长久的沉默让宋景只是苦涩一笑,垂眸低喃了句。

她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深呼吸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心中那如针扎似的痛。

“下周一九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霍仲庭倏地抬眸,似乎没料到对方会答应的这么爽快。

她同意了,她竟然同意了!

他一颗心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多少,反而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宋景回了卧室,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贴靠在门板上,微微合上了双眸,心一阵阵的刺痛着。

她跟他就这样了吗?注定从此要走出彼此的生命,做一对陌生人了吗?

为什么她会这么的不甘心!

她辛苦等来的幸福,当真就这么拱手送给别人了吗?

可是即便她再努力地去挽回又如何?他已经松开了她的手,他已经不要她了!

一道门,早已将两个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再想回到从前,太难了!

霍仲庭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很久。

就那么维持着一个姿势,像是一座雕像。

客厅墙上挂着的时钟哒哒哒的响着,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霍仲庭还是起身离开了。

不过,离开时的步伐却是异常的沉重。

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就没有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他以为他可以很潇洒的,他告诉自己,等到凶手捉拿归案,他再向她解释也不迟。

可为何他突然感觉,这次的离婚,倒像是永远的分别了!

白天的时候,小庄突然朝宋景八卦道。

“少奶奶,你跟少爷要离婚啊。”

宋景正在拿着彩纸给儿子折飞机,小庄的问题让她稍微停了一下动作,而后格外平静地回道:“嗯。”

“因为什么呀?”小庄问。

昨晚,她也就随耳听了那么一句,说什么要去民政局。

宋景想了想,回了句:“不适合。”

小庄脑子快速一转,立刻就想到了慕韶,于是朝宋景小心翼翼地问道。

“少奶奶,你该不会是跟慕韶……你可不能一时糊涂啊!

少爷对你多好啊,你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啊,难道你忘了?”

宋景直接打断了小庄的劝说:“我跟慕韶只是朋友而已。”

小庄皱眉又道:“那是因为什么呀?难道是少爷在外面有女人了?不可能啊!”

宋景任由小庄在那嘟嘟囔囔着,心里早已翻过大浪,现在已经很平静了。

等到周一这天,宋景起了个大早,将办理离婚手续所需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妥当。

到了民政局,她立刻给霍仲庭打了通电话。

“我已经在民政局的门口了,你到哪儿了?”

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声音有些虚弱:“临时有事,可能过不去了。”

宋景愣了两秒,抿唇回道。

“哦,没关系。那就明天吧。”

霍仲庭的声音很小:“明天,恐怕也没时间。”

宋景下意识地蹙起眉头,语气多少有些冲了。

“那就后天,不然大后天也行。就算再忙,这个礼拜,也总能扌由出半天时间的吧!”

又是一阵沉默……

宋景抬手捏了捏眉心,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然后就听见霍仲庭回道。

“我让律师去找你吧,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个字,手续他去办就好。”

宋景有些生气,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随便!”吐出两个字后立刻撂了电话。

那头的霍仲庭正躺在医院的病床,左腿打着石膏,脖子也被石膏固定着。

他出了车祸!这也是他为何不能去赴约的原因。

手机里传出被挂断后的嘟嘟声……

站在一旁的陆千寻拿过他手里的手机,然后帮忙放在了柜子上。

“你们要离婚了?”

陆千寻显然是有些惊讶的,她只以为这两个人是在冷战,却没料到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

“嗯。”事到如今了,霍仲庭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陆千寻疑惑地试探道:“她提出的?”

“是我。”霍仲庭没有多余的解释,只是朝陆千寻拜托道。

“麻烦你联系一下我的律师,让他来医院一趟。”

陆千寻没有立刻行动,只是盯着病床里的男人看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

“你当真想好了?”

“想好了。”

“我能问一下原因吗?”陆千寻有些好奇。

见霍仲庭沉默不言,她立刻便明白了。

宋景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接到了陆千寻的电话。

“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十分钟后,宋景在指定的那家咖啡馆里见到了陆千寻。

宋景叫了杯蓝山,然后朝陆千寻直言道。

“不知道陆小姐找我出来所谓何事?”

“你好像对我很有敌意。”

陆千寻直接笃定地指出:“是因为倾城吗?”

见宋景垂眸不语,陆千寻接着问道:“听说,你们要准备离婚了。”

宋景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微笑。

“没错。要不是他今天突然爽约,或许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陆千寻微微挑眉,很快便了然了。

“你该不会是以为,他跟你离婚是因为我吧?”

宋景眸中闪过疑惑:“难道……不是吗?你这次回来,难道不是为了向他要承诺了吗?”

陆千寻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个不停。

“你笑什么?”宋景蹙眉。

陆千寻的笑收放自如,很快便一脸的淡然了。

“没错,他是欠了我一个承诺。不过,你未免把我想得有些太不堪了!

他现在是个有妇之夫,有老婆有孩子。我就算再喜欢他,也绝对不会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

“可是,他跟我离婚的理由,是因为你。”宋景其实也有些怀疑了。

“他说的?”陆千寻笑出声,“看来,连我都被他给利用了。”

“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当局者迷,陆千寻算是明白了。

“意思是他在骗你。具体因为什么我不敢肯定。但有一点我是确定的,他……还是在乎你的。”

宋景理顺的思绪一下子又被打乱了。

陆千寻接着说道。

“我是喜欢他,也想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但是,这也是他恢复单身后我才会考虑的事儿。

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就绝对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宋景非常不能理解。

对方不是应该落井下石,趁虚而入才对吗?

陆千寻耸耸肩,回道:“我这个人一向心高气傲,我不屑跟你玩手段。

如果,你们已经离了婚,那么,我可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不管怎么样,宋景都是要跟对方道声谢的。

“谢谢。谢谢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

如果,对手都如你这般大气,我想,即使我输了,我也输的心服口服。”

宋景从包里掏出钱包,扌由出两张红票子放在了桌上。

“这次,我请。”

说着就拎起包准备要离开去找霍仲庭。

陆千寻却突然叫住了她:“等等。”

宋景动作一顿,抬眸看向对方,等待着下文。

“是要去找倾城吧?他出车祸了,现在在省一院,住院部二十八层,东走廊二零二六号病房。”

宋景震惊地瞪大双眸,结巴道:“车……车祸?”

陆千寻笑着回道:“不是很严重,不用担心。”

宋景反应过来后,立刻拎着包包疾步朝外走去。上了车,直奔医院。

宋景按照陆千寻给她的地址直接来到了霍仲庭所住的病房。

进去的时候,刚好撞上了霍仲庭的律师。

“顾太太,正好,我有事儿找你。”

宋景却绕过他直接朝里走去,然后就与病床里男人四目相对了。

脚步瞬间放缓了,一步一步地朝病床边慢慢靠近。

“什么时候出的车祸?为什么不告诉我?”

宋景的视线在男人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最后落在了那双漆黑的眸子里。

霍仲庭没料到宋景会来,一时间竟然有些懵。

“没没那个必要。”

宋景闻言有些气愤:“我们现在可还没离婚呢!那就说明,我还是你的老婆!”

霍仲庭却故意板着脸,说道:“正好律师也在,把字签了吧。”

宋景气愤归气愤,理智还是有的。

“你今天没有去赴约,错过了机会。所以,我现在又改变主意了!这个婚,我不离!”

霍仲庭动了下脖子,结果疼得蹙起了眉。

“为什么突然又不离了?”

宋景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个什么原由来,所以回道。

“我突然又不想成全你们了!”

上一篇:女生下面厚好还是薄好 男生之间掏裆摸蛋的故事

下一篇:老师学生宠文拉文小说 指甲里的肉越来越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