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凰之称霸全球txt 《雄性培育计划》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霍仲庭闻言,倏地瞪大了眼睛,眸中闪过一丝震惊。

他不想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霍仲庭离开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当初,他向她保证过,一定会替她报仇。

可是,如今这个仇,他到底该如何报!

回到别墅,宋景正抱着儿子在院里玩。见他回来了,也只是看着。

“爸爸。”小家伙突然朝霍仲庭跑去,宋景也就跟着走了过去。

“不忙吗?怎么回来了?”

霍仲庭的脸色很不对,他一下车,宋景便已经察觉了。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宋景又走近了两步,关心地询问道。

霍仲庭甩上车门,满怀心事地看了宋景一眼,然后无力地回了句。

“只是有些累而已。”

“爸爸。”小家伙抱住了霍仲庭的腿,蹭来蹭去地想往上爬。

霍仲庭现在哪还有逗儿子开心的心情,只是将儿子拎起来,送到了宋景的怀里。

“你陪他玩吧,我找老爷子有点儿事。”

宋景温顺地点头应声:“嗯,刘管家正在陪他下棋呢。”

望着霍仲庭进屋的背影,宋景有些心疼,他或许真的是太累了吧。

或许,心里的压力比身体上的疲惫还要让人扛不住。

“爸爸。”小家伙身体前倾着,想要去找霍仲庭。

宋景只好将他抱到一旁,哄了一会儿。

小家伙看到狮子懒洋洋地趴在窝里,一会儿拽拽它的尾巴,一会儿揪揪它的毛。

狮子许是因为年老了,所以每天都在窝里,动都懒得动。

可能知道小家伙是它的小主人,所以就算被欺负也不生气,只是身体不停地往后挪着。

被小主人惹急了的时候,也只是躲着,最后把窝都让出来了。

宋景为此打了小家伙的手,教训了他不下十次。

可每次都是乖乖地点头答应,过后就忘。

霍仲庭回到屋里,果然看到老爷子在跟刘管家下棋,于是走近道。

“老爷子,我有事儿要问你。”

顾老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瞅了儿子一眼,然后吃了刘管家一个炮。

“将军,又输了吧!都陪我下了一辈子棋了,棋艺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不行了,人老了,反应不过来了都。”刘管家忙笑道。

霍仲庭站在一旁,冷言冷语道。

“棋艺不长进没关系,反正刘叔的忠心,整个霍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霍仲庭觉得,如果二嫂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刘管家也铁定逃不了干系。

老爷子闻言,又瞅了眼儿子,责备道。

“怎天这又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好歹刘管家也是长辈,瞧你怎么说话的!”

霍仲庭没那个心情跟老爷子废话,索性直接转身。

“我在书房等你。”

老爷子叹气,似乎有些无奈:“这臭小子!一看就是兴师问罪来了!”

霍仲庭进入了老爷子的书房,站在一副山水画前,凝眸注视着。

在回来的路上,他将所有的前因后果全都串联了一遍。

他发现还是有很多疑点,所以,他们的话,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

事实究竟是什么,只有他自己去寻找了。

老爷子推门进来后,就直接开门见山道。

“离婚手续办的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多天了都没个信儿?”

霍仲庭闻声回头,看向老爷子一字一顿地回道。

“谁说我们要离婚了?”

老爷子一怔,随后脸色一沉:“都开始找离婚律师了,难道只是说着玩玩的!”

霍仲庭却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

“夫妻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总不能一吵架就要离婚吧。那这世界还不得乱了套?”

老爷子气愤地吼了句:“你就故意跟我作对呢是吧!”

“您想多了,我可没那闲工夫!”

霍仲庭冷哼一声,回道。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舒服地靠在沙发垫上,直接发问。

霍仲庭紧抿了下嘴唇,然后在侧面坐下。

试探的同时,眼睛不忘紧盯着老爷子的微表情。

“我今天去见二嫂了。”

老爷子眉毛一挑,面色却不改:“哦?”

霍仲庭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

“二嫂当年被欺辱,是您指使人做的?”

老爷子眸光一凛,声音也变得低沉了几分。

“她跟你说的?她跟你说什么你都信?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这些年来装疯卖傻是为了什么啊?”

霍仲庭蹙眉,继续道。

“不要试图转开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老爷子动怒了,就差将手里的拐杖也扔过去了。

“臭小子!你有证据吗?你就跑来这里朝老子兴师问罪!

别忘了你姓顾,你身上流着的可是我的血!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瞧把你骗的五迷三道的。”

霍仲庭微微眯眸,嗤笑了声。

“这么说来,是二嫂在撒谎了?”

“是!就是她一直在那里挑拨离间,她想要离间我们父子俩的关系!”

老爷子不假思索地回道,声音里满是愤慨。

霍仲庭却直接反问道:“她为什么要离间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老爷子被问得一愣,随即结巴道。

“她……她不是在怀疑她爸的死跟我有关系吗?她这是在盲目的复仇!”

霍仲庭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忍不住喊道。

“那鱼儿身上戴的那块玉坠,当真是霍家的传家之宝吗?”

老爷子一听,半白的眉毛轻轻蹙起。

“她又跟你说什么了?她给你灌输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霍仲庭紧抿着唇,冷声追问:“我就问你是还是不是!”

“是!”老爷子抬起下巴,铿锵地回了一个字。

霍仲庭盯着老爷子看了许久,然后接着说道。

“你敢对天发毒誓吗?”

老爷子却脸色骤变,直接将拐杖朝霍仲庭扔去,怒喝一声。

“混账东西!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

霍仲庭已经从老爷子的反应中得到了答案。

长叹一口气,猫着腰,将手肘撑在腿上,双手按着太阳穴的位置,心里烦躁更胜。

老爷子见状立刻开始赶人了。

“若没别的事儿,就赶紧给我滚!省得让我看着闹心!”

霍仲庭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沙发上起身。

临离开前,不忘朝老爷子问了句。

“除了李家,你还得罪过谁?都一并说了吧。

别整天搞那些神啊鬼啊的,这些东西可都是由心生的!

正所谓白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或者,你其实压根就不信这一套,你只不过是在做给我们看罢了!”

老爷子气得怒火中烧,朝霍仲庭炮轰道。

“我看你才是鬼迷心窍了!要不然,你怎么会胳膊肘总往外拐?

我当年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省心的,早知道你一出生,我就应该把你扔河里淹死!”

见老爷子这么气急败坏的,霍仲庭接着说道。

“之前是二哥的小儿子,紧接着是展枫,那么接下来呢?

是不是在你眼中,我们的命根本就不值钱!

害怕自己没有后代,是不是只是你用来掩人耳目的一个幌子?

只是我就不明白了,如果没有了我们,那么即使你真的挖到了宝藏,又能如何?

就算你能富可敌国又能如何?你都快九十岁了,你死后,让这些宝藏也跟着你一起去地底下吗?

我还是那句话,不要让我抓到任何证据,否则,我不介意亲自送您进去!”

霍仲庭话音一落便径自朝门口而去,丝毫不作停留。

“混账!混账!”

老爷子可能是因为太生气了,从沙发上猛地起身,结果身子一个晃悠,便直接倒下了。

霍仲庭开门的时候,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才回头看去。

“老爷子!”

虽然心里有怨念,可是他们毕竟还是父子。

霍仲庭疾跑上前,将歪倒在沙发上的老爷子扶了起来。

“老爷子?老爷子?”

叫了几声,不见应声。霍仲庭当下就着急了。

将他背了起来,匆匆离开了书房。

院里,小家伙跑着跑着突然跌倒了,爬起来,回头找妈妈,一脸委屈的模样。

宋景故意转开视线,不去看他。

结果,却正好看见霍仲庭背着老爷子从里面小跑出来。

周围还跟着一群佣人,开门的开门,帮忙的帮忙。

见霍仲庭将老爷子放到了车上,宋景忙上前问道。

“怎么回事儿?”

霍仲庭也没空跟她解释,直接弯腰钻进了驾驶座。

直到车子扬尘而去,她才想起问身旁的佣人。

“怎么回事儿啊?发生了什么?”

佣人摇摇头,回道。

“我们也不清楚。书房里就只有少爷和老爷,估计是吵架了吧。

老爷早已年迈,没有病痛已算奇迹了,哪还能受得了刺激!”

宋景想起霍仲庭回来时的脸色,想必是真的跟老爷子吵架了。

她突然有些担心了。

老爷子平安无事还好,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霍仲庭的心里恐怕又要多一道伤疤了。

这或许会成为一道阴影,一直笼罩着他,让他再也看不到日光。

宋景想了想,还是将小家伙丢给了小庄,自己换了件衣服,便赶去了医院。

上一篇:女屁股裸体后翘 身上一会这痒一会那痒

下一篇:国产迷晕女同学棉袜脚 体育课看女同学胸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