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人成为性奴的小说 男主爱开黄腔的糙汉文肉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宋景又等了两天,结果,顾承泽买卖公司机密的罪责已经坐实了。

因为侵犯了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宋景犹豫了两天,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监狱。

坐在探监室,她有些忐忑不安。

来之前,她已经将她所有的疑问全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生怕会有漏掉的。

旁边的小门打开了,顾承泽戴着手铐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套囚服,脸上的淤青还未完全消退,下巴处竟冒出了胡须,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

两人之间隔着厚厚的隔音玻璃,宋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但只是就这么看着他,便依然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也会犯罪。

抛开他对她做过的那件事,其实,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温暖的大哥哥。

他怎么就成了犯罪分子了呢?

顾承泽朝宋景轻轻地勾起唇角,坐下后,拿起了旁边的对话机放在耳边。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男人温润的嗓音在此时听来竟然带着丝丝的沧桑感。

宋景握紧手里的对话机,最后也只吐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顾承泽笑了笑:“同一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不知多少遍了。

今天,我可不可以不回答?其实,就算我回答了,你也未必会相信不是吗?”

宋景深呼吸一口气,直接问道。

“那我换个问法。霍家的命案跟你有关系吗?”

顾承泽依旧在笑:“我在审讯室待了那么多天,天天都是这些问题,我真的已经听烦了。

我们说点儿别的好吗?说说你跟小叔,或者聊聊孩子也行。”

宋景知道,她今天来这一趟必然是无所收获了。

“好,我可以不问你那些。可我还是想知道,那晚我被人下药的事儿是不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

“你还是怀疑到我身上了。”

顾承泽轻声叹气,接着说道。

“没错,那件事的确跟我有关系。”

宋景倏地瞪大双眸,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里面的人,嘴唇颤动着,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顾承泽见宋景的眸中闪过失望和痛恨,唇角的笑容慢慢地隐去了。

“上次找你其实也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但你始终都不肯见我。

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恨不得将我给五马分尸了?”

宋景紧握着拳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颤抖了。

“别告诉我,你是因为爱我!我不相信!”

顾承泽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玻璃窗外坐着的女人,缓缓开口道。

“我是不爱你,但喜欢你是真的,就像对待妹妹一样,我也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一辈子。”

宋景听后只觉得可笑:“妹妹?哪有哥哥会对妹妹做那种可耻的事儿的!”

宋景许是因为太激动了,眼眶都有些红了。

顾承泽见状忙柔声安慰道:“不要哭,哭了就不漂亮了。

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你吃下去的药是我花高价买来的,有解药的。

它也不是什么春药,只是新研发出来的一种类似于春药的致幻剂。”

宋景原本还在愤怒之中,当听到顾承泽的话后,又惊又喜。

“真的?你没骗我?”

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所以想要确认一遍。

顾承泽闻言轻叹一声,很是耐心地解释道。

“我说了,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我妹妹。我怎么可能会对我妹妹有那种念头。

所以,你现在可以安心了。我没有碰你,那晚只是演戏罢了。”

宋景简直喜出望外,她没想到今天来这里探监竟然还能有所收获,而且还是这么大一份收获。

瞬间,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恨意消失无踪了。

即便他当初破坏过她跟霍仲庭的婚姻,但现在想想,好像也是值得原谅的。

顾承泽朝宋景勾唇一笑,接着说道。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未必会相信。但是,我还是要说。

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敌意。听我一句劝,离开霍仲庭吧,离开霍家。”

宋景突然就想到了二嫂,于是问道。

“你跟二嫂之间……”

顾承泽却并没有回答宋景的疑问,而是叮嘱了句。

“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霍家不太平,你……万事小心吧。”

顾承泽直接挂了对话机。

从椅子上起身,若有所思地看了宋景一眼,然后提前结束了这次探监。

望着顾承泽略带落寞的背影,宋景久久失神。

来的时候惴惴不安,离开的时候却又心事重重的。

从监狱离开后,宋景并没有去找霍仲庭,因为她现在这个身份再去找他有些不太合适。

到了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便拿出手机给霍仲庭发了条短信。

——我今天去监狱了。

霍仲庭拿起手机一看,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回了几个字。

——我知道。

宋景瞥了眼已经入梦的儿子,趴着身子,又编辑了一条发了过去。

——你都不想知道他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宋景单手托腮,扬着唇角,堵在胸口的那块大石终于被拿开了。

短信很快便回了过来,却很欠扁。

——难道是要你等他出狱娶你啊。

宋景看到短信内容后,好心情瞬间没了,直接发了几个字过去。

——王八蛋!

心想,不是想戴绿帽子吗?那你就继续戴着吧!

结果,手机铃声很快便响了起来,宋景瞥了眼,直接挂掉。

再响起,再挂掉!

滴滴滴的声音响起,短信又来了。

宋景还是忍不住打开看了眼……

——老婆,生气了?我这不是因为吃醋吗?

宋景翻了个白眼,然后编辑了一句话,点了发送键。

——谁是你老婆啊?霍总难道是有健忘症?不记得我们已经离婚了?

短信很快便又回了过来。

——老婆,我错了。

宋景不理他,直接关掉手机,躺下准备睡觉。

结果,迷迷糊糊之际,感觉有人在她旁边躺了下来,吓得她猛地惊醒。

黑暗中,她摸到了一个手,正要尖叫出声,结果耳边却响起了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

“宝贝,是我。”

宋景长呼了口气,在男人的身上用力地捶了两拳,压低声音道。

“你疯了啊!三更半夜的跑过来做什么?不怕被人发现啊!”

霍仲庭则直接一个翻身,便将怀里的女人压在了身下,然后俯首低语。

“不是怕你生气嘛,回来哄哄你。”

察觉到男人的唇开始寻找她的唇,宋景赶紧躲开。

“美其名为哄人,我看你是精虫上脑,回来安抚你家老二了吧!”

霍仲庭憋着笑,将脸埋进了女人的颈窝。

“不是,哄你是首要任务,顺便安抚安抚它。”

见自己的小手被男人握着直往下移,宋景低声警告道。

“霍仲庭,你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床去!”

霍仲庭立刻老实了:“别乱动,踢到我腿了。”

宋景紧张了,推开男人,伸手就去摸壁灯开关。

灯一亮,霍仲庭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坐起了身子:“我没事儿。”

宋景也盘腿坐在床边,盯着霍仲庭,质问。

“你不怕被发现啊!我们现在可是离婚状态!哪有前夫半夜往前妻屋里钻的!”

霍仲庭握住了女人的手,笑道。

“人总有头脑发热的时候。”

宋景将俏脸往旁边一扭,懒得理会他。

“回来其实还有一件事儿。”

霍仲庭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两寸的,黑白底的,很是老旧了,照片也已经有些折痕和磨损了。

“看看这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娃娃头,浓眉大眼的,很是可爱。

宋景疑惑地接过,拿到灯下看了眼,然后不解地看向霍仲庭。

“这小女孩……好像是我二姐。”

“你确定?”霍仲庭挑眉道。

宋景又仔细地看了两眼,竟然有些不敢确定了。

“这张照片年龄偏小。我到沉家那年,我二姐已经六岁了。看模样是有点儿像,但我不能确定。”

“沉家有她小时候的照片吗?”霍仲庭又问。

宋景想了想,回道:“好像是有的,不过也都是七八岁时候的了。”

霍仲庭直接吩咐道:“你白天扌由时间回趟沉家吧,拿一张你二姐的照片出来。”

宋景好奇道:“你这张照片,哪弄的啊?跟案子有关系吗?”

“在顾承泽的钱夹里发现的。”霍仲庭回道。

“顾承泽?”宋景有些懵,不过很快便恍然道。

“对了,我记得他曾经跟我说过的,他有一个妹妹,在小的时候被人贩子给拐走了!”

霍仲庭嗯了声:“我调查过了,他确实有个妹妹,在小的时候就拐走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失踪多年的妹妹有可能是我二姐?我觉得不太可能。”

宋景觉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儿。

不过转念一想,二姐确实跟她一样,跟沉家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的。而且,二姐好像是从外地的孤儿院领养回来的,或许,真是顾承泽的妹妹也说不定。

“我明天就回去,顺便问问我妈,二姐的事儿。”

上一篇:美女明星古装肚兜被脱图片 学生被老师糟塌

下一篇:妇科检查项目 啊~学长C进去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