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检查项目 啊~学长C进去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不正经!”宋景心想,男人果然都一样,满脑子的黄色思想。

霍仲庭睨了女人一眼,而后失笑道。

“想哪儿去了?我让你再叫一声老公!”

“才不要。”宋景一副小女人模样。

“不叫的话,我亲你了啊!”霍仲庭直接威胁道,作势就要吻下来。

宋景立刻变乖了,叫声如猫,让人听了心痒难耐:“老公。”

霍仲庭捏了捏女人的脸蛋,宠溺地说道。

“待会儿,吃完晚饭后,我们去看电影?”

宋景开心地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又看了看儿子。

“不行,那小东西根本就坐不住的!怕是进去待不了两分钟就要拽着我们离开了。”

霍仲庭也看向儿子,随后又问。

“附近有家商场,待会儿去逛逛吧。”

宋景想了想,点点头道。

“好啊,正好天凉了,我也想再给好好多置办两套衣服。”

霍仲庭补充道:“顺便也给自己多置办些。”

宋景听后觉得好奇,于是朝霍仲庭问道。

“不是说男人都讨厌陪女人逛街的吗?”

霍仲庭回以一笑:“不要以偏概全,陪媳妇逛街,那是做老公的义务。”

宋景眯眸打量着对方:“霍仲庭,你对我这么好,我都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霍仲庭眉眼带笑,却没有解释。

宋景发现,霍仲庭今天真是大手笔。只要是她看了一眼的,便全都给她包下了。

店员见状自是喜不胜收的样子。对她的服务态度那简直就是在伺候上帝。

宋景拽了拽霍仲庭的袖口,提醒道:“霍仲庭,钱多也不是这么个花法!”

偏偏这个男人却充耳不闻,直接将她带到了珠宝店。

几百万的宝石项链他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直接给她买了两条。

回去的车上,宋景仍然心有疑惑,于是朝霍仲庭问道。

“你是不是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要胡思乱想。”霍仲庭面不改色地回道。

宋景虽然依旧有些疑虑,但却没再追问了。

次日,快递没再送来,不过宋景却收到了一份邮件。

打开一看,是一副令人作呕的动图,图片上的人看不清脸,可是手却是伸向她的,还配有几个字。

——倒计时,4天!

宋景受了惊吓,手一松,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少奶奶?”小庄见状小跑了过来。

宋景依然有些心有余悸,坐在沙发上,开始整理她有些混乱的思绪。

霍仲庭这两天有些反常,而且这些恶作剧的东西,她总感觉跟这次的绑架案是有关联的。

如果说,被绑架后她能平安地回来,那就说明,这些恐吓也只是恐吓而已。

他们的目标好像不是她,也好似对她没有敌意。

倒计时的最后一天,霍仲庭带着一个律师回来。

“你跟我进来一下。”

霍仲庭开门进书房的时候,回头朝宋景吩咐了声。

宋景有些忐忑不安,眼皮也开始乱跳了,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跟着进入书房后,宋景就看见律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几份文件,摊开在桌面上。

“找我有事儿啊?”宋景走了过去,双手因为紧张攥了又攥。

霍仲庭将所有文件推到了她的面前:“在上面签字吧。”

宋景的心突然跳的飞快,垂眸瞥了眼合同上的内容,这才松了口气。

“什么意思?”

宋景大致翻看了下,全是私人财产转让合同。

疑惑地挑了下眉,然后看向霍仲庭问道。

霍仲庭看了眼桌上的合同,而后解释道。

“这些都是我的私有财产,即使将来公司破产了,也不会受到影响。”

宋景紧蹙着眉心,声音不由拔高了几分。

“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财产?”

霍仲庭朝律师使了个眼色,律师立刻离开了书房,顺便给两人带上了房门。

宋景的心咯噔一下,她突然有些害怕了,她不想听他的答案了。

于是慌里慌张地抢在对方开口之前,说道。

“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要的!如果没其他事儿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宋景话音刚落,便准备转身离开。

“鱼儿!”霍仲庭却出口叫住了她。

宋景的双脚就像是粘了胶似的,再也挪动不了半分。

她不敢跟霍仲庭对视,她怕她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东西。

她在心底不停地呐喊,乞求着。

希望他出口的话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

可是,她还是失望了!

“我们离婚吧!”

这几个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在她耳边响起。

双手紧揪着衣摆,她顿时变成了一座雕塑。

霍仲庭在心里演练了好几遍,可是当他真正要说出口的时候,发现竟然是这么的难以启齿。

“这些都是我给你的补偿,算是我给你和儿子的抚养费。

当然,你若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满足你的我尽量满足。”

宋景突然觉得胸闷气短,双手紧握成拳,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他面前崩溃。

“为什么?”

她就这么站在原地,与霍仲庭对视了好久,最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给我一个理由!”

霍仲庭躲避着女主的注视,低声回道。

“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没什么理由。”

宋景听后忍不住怒喊出声:“不给我一个理由,我就不离婚!”

霍仲庭垂眸,盯着自己紧握成拳的手,违心地回道。

“我不爱你,之前说过的话都是骗你的,只是因为觉得对你有所亏欠。”

宋景的脑子突然有些乱,她不停地摇着脑袋,不想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不,不是这样的。我自认为还是了解你的*

你不会为了愧疚就轻易对人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的!

你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得到,你不要骗我!我是不会相信的!”

霍仲庭已经料到会是这副局面,他也不舍,他也不愿,可是他又能如何?

“不管你信与不信,这婚,我们必须得离!”

宋景却固执地拒绝道:“我不同意!”

霍仲庭直接从椅子上起身,绕过书桌,来到宋景面前。

宋景立刻靠近,握着男人的手,焦急地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你是不是被人给威胁了?

你说过一辈子都不会抛下我的,你答应过我的!”

宋景说着说着,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滚落脸颊。

霍仲庭拨开女人的手,回道:“抱歉,我要食言了。”

宋景却不停地摇着头,再次抓住男人的胳膊,不死心地喊道。

“不要!我不要听你说抱歉!我只要你兑现承诺就可以了!

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快告诉我,你只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吗?

虽然这种玩笑让我真的很生气,可是我还是决定原谅你了。

你说话,你说话啊!告诉我,你不会跟我离婚,你不会不要我跟儿子的!”

霍仲庭闭了闭眼睛,最后还是狠心地将女人放在胳膊上的手给推开了。

“我没有再跟你开玩笑!明天,我会回来接你。

记得拿上户口本和结婚证,我们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去也可以,律师已经准备好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你直接在上面签字也可以,我会处理。”

宋景的眼泪越流越凶,她心痛的是,他看到了竟然会无动于衷。

他是拿定了主意要跟她离婚了吗?

抬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她直接朝他问道。

“真的要离婚?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说你不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霍仲庭深呼吸一口气,盯着女人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

“你说啊,你倒是说啊!”宋景沉不住气了,于是朝男人喊道。

霍仲庭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保持得很平静。

抿了抿唇,然后看着女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不爱你,从来都没有爱过。”

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宋景不可置信地看着霍仲庭,往后退了两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不……你在骗我!你一定是有事儿瞒着我!

是不是公司要破产了,你怕养不起我跟儿子?

我说过的,我不在乎的。公司若是没了,我陪着你重头再来。

就算跟着你天天吃糠咽菜我也是愿意的,我不会嫌弃你的。”

霍仲庭立刻背转过身,生怕自己会动摇,这样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跟这没关系!就算公司破产,我也能养得起你们!

我跟你离婚,只是因为我累了,我不想再经营这段婚姻了。”

宋景抿着嘴唇,见男人要走,立刻冲上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为什么会累?我让你觉得累了吗?我可以改的!

我知道你每天工作都很辛苦,我也在尽量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

如果还有哪里做的不好的,你可以告诉我,我会改的!

我求求你,不要这么轻易就不要这段婚姻了!”

霍仲庭强行掰开女人的手,然后转过身与女人对视道。

“不是想要一个理由吗?好,我给你!你跟顾承泽那晚……

我试着让自己忘记过,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没办法再接受你了,明白了吗?”

上一篇:调教女人成为性奴的小说 男主爱开黄腔的糙汉文肉

下一篇:付筱竹 不能超过六个 娇妇浪吟水荡图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