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ycore导尿系列 校草捏我的胸故事超长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问太多了,继续说道:“嫂子,你知道陈大叔会去哪里了?我们学校的校长,有急事找他,这才让我们学生过来找他。”

后面的话,肯定是我瞎编了,陈夫人也不可能去我们学校问。

沉浸了半响,陈夫人道:“那我真不知道,可能回老家了吧!”

如果陈大叔真的回老家,我还真的没有办法了。因为陈大叔不是我们本地人,至于为什么来这个镇上,我也不知道。

找不到陈大叔,我和陈夫人客套了几句,我们就回去了。

在回去的时候,旁边的刘爽道:“你到底怎么了,疑神疑鬼的。都说这都是你在做梦了,你还不相信。”

是不是做梦,我自己最清楚。

我没有搭话,回到学校里面,还在想那陈大叔到底去哪里了?总觉得陈夫人在说谎。

晚上,我又去了一趟陈大叔的家,但我们没有进去,这次我想看看这对母子到底是不是有鬼。

这次是我一个人来了,叫刘爽他不来了,还骂我傻蛋,没有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来。

守到天亮都没有发现这对母子出门过,想着她们是不是白天出门,我又在学校只请了几天假,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

奇怪的是,这对母子白天也不出门。我看着陈大叔的儿子都八九岁了,到上学年龄,也不去上学,在家里在干嘛了。

又守了几天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以为我真的多心了,准备守最后一个晚上再走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对母子终于出门了。

这对母子朝着棺材铺那边走,我也跟了上去。

棺材铺是最不吉利的地方,几乎所有人的禁地,只要不是家里死人,谁都不会往哪里跑。

所以,我们这些人对棺材位置,都非常熟悉,就是怕去了碰晦气。

她们去棺材铺干嘛?我在后面跟着有一点想不通。

到了棺材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走出来,喊道:“过了这么多天才过来,还不快进来。”

这位老头,信孙名义,镇上都叫他孙老头。听说这老头极其老色,经常去找那些花姑娘。

难道这老头看上陈大叔的老婆?我想又不可能,这老头口味叼的狠,应该是看不上眼的。

他们进去之后,门没有关,应该想着,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敢来,才连门都不关。我进去之后,看到好多口黑漆棺材,放在凳子上面。

看到这些棺材,我心里瘆的慌。

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好像是往后院走,我跟着上去了。

映入眼前,是一个很宽敞的地方,中间有一棵大树。我看到他们往那颗大树那边走去,眼尖的我发现,那颗大树底下有一口红漆棺材。

这棺材的颜色是血红色,好像是用人血给染上去的。

“相公,你在这里面躺着舒服吗?”

陈夫人对着棺材里面的人,阴阳怪气的问道。

听道这里,我吓了一跳,这红棺材里面躺着不是别人是陈大叔吗?为什么是他了,明明是他杀死像吴老师那样的女人,为什么死的是他了?

“你在里面睡的好吗?你的娃子好想你啊……”

陈夫人有一些痴迷的望着棺材说着,停顿了一下,望着她的儿子继续说道:“娃子,快叫你爹。”

“爹,爹,我好想吃你啊……”

她的儿子很开心看着棺材道。

看到这里,我想着她们是不是疯了?

突然棺材里面传来一道声音:“你们赶快放了我,不然等我出去活剐你们。”

这声音铿锵有力,我非常熟悉,就是陈大叔的声音。他居然没死,被他老婆放进了棺材里,这我有一点想不通,这是啥情况。

通常情况下,死人才会放进棺材里面。

我继续盯着前面,看到陈夫人居然打开棺材,看着他丈夫道:“你还想打我,你再来打我啊。”说着这些话,她带着一丝的怒气。

“你这个臭破娘,当初我后悔没打死你……”

还没有等陈大叔说完,陈夫人打断道:“呵呵,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

听到这里,我觉得是他们关系破裂才弄成这样的。

陈夫人又把棺材盖好,然后跪下来,从篓子里拿出几炷香。

看到她的举动,我有一些奇怪,又没死人,拿香出来干嘛?很快,她的举动,让我吃惊。

她在棺材下面,上了三炷香,磕了几个小头。

这她是干嘛?里面可是活人啊。

我有一些疑惑。

上完香,她的儿子,在旁边叫道:“娘,我们还不能吃爹的肉,我都快饿死了。”

“再等等,过几天就能吃了。”

陈夫人回答道。

听完后,我愣住了。原先以为,她的娃子只是一个玩笑话,没有想到这是真的要吃他爹的肉。

这我更无法理解了。

上完香,她们娘俩就走了,但我没有走。因为我想着,能不能救陈大叔。

我心里觉得上次那事,不是陈大叔做的。

我随便打开了一口棺材躲了进去,没有注意到里面有人,不是活人是死人。

这是,我等着她们走了之后,我准备出去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看到我压着一个死人身上。

怪不得,我刚刚觉得身体底下软软的。

我压着是一个女人,好像是刚死,她的身体还没有腐烂。看起来,她像十八九岁的年纪,长的还有一点漂亮。

我紧张小声道:“莫怪,莫怪,我是不小心压着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你压着我好不舒服啊!”

这声音很突兀,吓得我满脸都是冷汗,着急的看着下面的死人,她还是紧紧闭着眼睛。

开始,我还以为诈尸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我疑惑的想着。

“你一个大男人,压着一个女人,不太好吧。”

这声音又来了,我觉得肯定不是幻听,是有鬼,这鬼肯定是我身下的死人,因为我现在压的就是她。

我赶紧掀开棺材,爬了起来,道:“莫怪,莫怪,美女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过了半响,没有听到女鬼说话,以为原谅我了,准备走的时候,又传来女鬼的话,“压完,你就想跑,你可要对我负责。”

这……

上一篇:狠狠的撞入(H) 男人下面又粗又长受不了

下一篇:看非洲女人奶 办公室秘书在线看BD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