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调教 男生慰菊自述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光与影,相伴而生,每道光出现,必有影子追随。

2010年,武汉,比往年更加具有有魅力,科技快速发展,产值、经济稳步上升,这些,都吸引着更多的人涌入武汉。这座城市,由此变得热闹,一派繁荣景象。但在这“光纤”背后,总有“影子”存在。

时间正值春节,华灯初上。因为今日是除夕的缘故,街上人流熙熙攘攘,比平时少了一丝喧闹,也徒添了一丝悲凉。离开武汉的人们大包小包,归心似箭。归来武汉的人们也大包小包,衣锦还乡。

武汉市市级公安局内。“你说说,好不容易盼到过年了吧,也没办法回家聚聚,儿子肯定又要怪我了。”说这话的是一个穿着警服的秃头中年男人,年纪约摸五十岁的样子。说完后,举起红牛,一饮而尽。坐在他对面的,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应到,“唉,我们这当警察的,不早就习惯不着家了吗?”他的语气中参着哀怨,但更多的是无奈。

秃头的男子名叫林向光,是武汉市市级公安局的局长,也是刑侦方面的专家,虽然没有加入刑警队,但是也为刑警队提供过不少帮助,屡破大案。

而与他对饮的,叫陈开明,武汉市市级公安局副局长,曾经是一名计算机专家,可以说是阴差阳错,进入了公安局。

两人即是同事,也是兄弟,曾一起赴险境,也一起立功,一起受表彰,一起进医院。就连他们的儿女,也因为他们的关系,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局里其他人都回家除夕了,他们哥俩自告奋勇留下来,替局里同事们守夜。两人就对坐在办公桌前,一人面前摆着一瓶红牛,一包酒鬼花生米。就在刚才,林向光还在和陈开明抱怨。可这自告奋勇的决定,其实是他自己做出来的。陈开明不想让林向光一个人在局里,也就申请留所。两人在有的没的瞎侃。

侃着侃着,夜就深了,街上的人也越变越少,渐渐的,两人都开始犯困了,不停的打着哈欠,但还是撑着不睡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办公桌上的白色固定电话。电话,一直都没有响起。这个电话是市公安局接收紧急情况的电话,一旦这个电话响起,就意味着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就在两人精疲力尽,将要睡去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多年的从警经验让两人警觉起来,他们互相对视着,互相使了个眼色,静步的走到门前。又听到敲门声,两人屏住呼吸。

之所以这么警觉,是因为几天前,他们的同事小张,在局里被袭击了。这种警察被袭击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原因也不一。

之前的困倦完全消失了,他们散发的,除了警觉,还有一丝恐惧,也不知这恐惧因何而起。林向光示意陈开明不要开门,从腰间掏出92式警用配枪。林向光眨了眨眼,陈开明这才把门打开。

“啊!”一声尖叫。极其尖利的嗓音,它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陈开明的女儿,陈若离。她身材娇小,披着刘海,一眼看过去,就像个女高中生。她手中拎着的袋子也应声掉落,过好一会,她才缓过来,毕竟被人用枪指着,不是一件平常的事。

站在门外的,不止陈若离一个,还有林向光的儿子,林星辰。林星辰高大帅气,似乎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酷爱侦破小说,也完成了从小就有的志愿,考上了一所很好的警校,今年刚刚毕业。

林星辰听到异响,便往里冲。看到了拿着枪指着陈若离的爸爸,似乎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儿。忙上前安慰,“若离,没事吧!烫着没?”陈若离摇摇头。林星辰望着地上散落的袋子,一脸尴尬。

“爸,你也真是的,我们是来给你们送饺子的。”林星辰举起拎在手中的袋子,提起来,在父亲面前晃了晃。

这俩老警察才算是缓过神儿,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

好在是虚惊一场。

上一篇:攵女狂欢莹莹 星际之珍贵的自然雌性的小说

下一篇:捡来的老女人满足了我小说 局长长性经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