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5年后带着儿子回国的小说 bl啊 浪货 叫大声点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嘭!嘶……”

徐良一脚踹中到进门那人的身上,可紧跟着嘶嘶声就从他的嘴里传来。

他常年在外打雁,这次可算得上是被雁给啄了眼!他哪儿会想到这个准备进门的家伙身上的骨头竟然会这么硬,还把他的脚硌得生痛。

“都给我上!把这个混账小子抓住。”

门外的人发现徐良的脚步后撤,立刻就有人高声喊叫了起来。

这时候,梁冰冰依然还在按着徐良的要求在房间里面紧着忙活。虽然她的动作已经做得够快的了,可她却不会想到徐良竟然会被外面的人给挡回来。当然,这件事情对徐良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别打!别动手,大伙有话好说,这里可是我的旅馆,你们打坏了东西,我还怎么营业啊!”

几乎就在同时,老男人的喊叫声也从房间的外面传来。

显然他这是想要阻挡房门外的人到房间里面来。只是,他的这种努力显然不会收到明显的成效。

站在房门旁的人在他叫喊的同时,把手向着他的衣领子上面抓去,紧跟着就将他提溜到一旁去了,“老东西!你给我闭嘴,否则有你好看。”

不等话音落下,一沓钞票就飘飘洒洒得落到了他的脑袋上。

看来这帮来抓徐良的人并非没钱,而且他们也不想要把眼前的事情给闹大了,否则他可就没钱可拿了。

徐良在倒退身形的同时,目光则紧盯到走在最前面那人的身上。

这个家伙的个头跟徐良差不多高,上身穿着一件连帽的长袖衣裳,下面也穿着长裤,双脚也被鞋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他的打扮就好像在寒冬腊月出门的人一样,跟此刻的季节完全两样。

“兄弟,你是谁?你来干什么?”

“少废话!你把那个女人给我交出来,否则你就等死吧。”

走在最前面的连帽男并没有说话,可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却率先开了腔。徐良听到这人的说话声,目光立刻就向着对方的脸上看去。当他看清这家伙的长相时,轻蔑的笑声就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哥们,你这是又想吃羊肉泡馍了吗?”

“臭小子,你嚣张什么?有本事,你先打倒他再说。”

原来跟在连帽男身后的高大壮不是旁人,正是金丝眼镜的那俩门神当中的一个。他听了徐良的话后,不光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手还向着连帽男的身上推去。后者感受到他的动作,嘴里发出一声低吼,脚步立刻就向前猛蹿了出去。

徐良看到这家伙攻来,可不敢跟先前那样大意了。

他边退边把目光向着身旁打量,就在这时老男人的话音再次从房间外面传来,“良子,你这个混蛋要是敢弄坏了我的桌椅,那我就跟你没完!还有我的床头灯架子,那个东西你不准动。”

徐良听老男人这么一喊,当时就明白对方这是又在给自己捎话了。

虽然他没有空暇向老男人表示感激,可手立刻就向着放在床边座椅上面抓去。紧跟着,他就把这物件对准了连帽男的脑袋狠狠得砸了过去。

随着咵嚓的一声响传来,徐良的嘴里不由得暗松了口气。

可不等他把这口气喘匀,连帽男就低声咆哮着将落在脑袋上的椅子框拨拉到一边,又狠狠得摔到地上去了。

卧槽!这是什么怪物?

徐良的心里这么想着,身形立刻就向着房间的角落那里蹿去。连问都不用问,他这肯定是按着老男人的指示去拎安放在那里的床头灯架了。

连帽男虽然挨了徐良的打,可他并没有把攻击的矛头整定在他的身上。相反的,他的目光应该紧盯在了梁冰冰的身上。

这时候,梁冰冰还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忙碌着,还没来得及将系在一起的床单按着徐良的要求丢到窗外去。

“吼!”

就在连帽男咆哮着向梁冰冰冲去的同时,徐良从房间的角落中将床头灯架拉扯了起来,又挥舞着向这个家伙的身旁攻去。

“混蛋!灯架,你给我当心点儿。”

就在高大壮为此喊叫的同时,徐良抡起的灯架就狠狠得向着连帽男的脑袋上面打去。只是他的动作虽快,可连帽男的反应也不慢。就在灯架将要击中连帽男的同时,他将自己的手臂抬起,并且阻挡到了头上。

嘭!

随着一声脆响,徐良的眉头当时就微皱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这一下子虽然结结实实得打到了连帽男的胳膊上,可他却感觉自己打中得是一根儿钢管,而不像是人类的手臂。

“吼!”

连帽男挨了徐良的打,嘴里立刻就有暴怒的吼叫声传了出来。

看样子,这家伙也不是不知道痛!至少当铁制的灯架打中他时,他还会用叫声做出反应。

“卧槽!你是哑巴吗?”

徐良这样叫骂,可没有瞧不起伤残人士的意思,而是他根据连帽男的反应,心里不可能没有类似困惑的感觉。连帽男根本就没理会徐良的话,而是挥起另外一边的拳头立刻就向着他的脑袋打来。

徐良看到连帽男的举动,把手中的灯架一横,当时就把他的攻击横档了出去。这之后,他就把手中的灯架叮叮当当得故意向着连帽男的身上撞去。虽然这家伙的骨头很硬,可随着碰撞的进行,他的脚步踉跄着向后退去。

“上!都给我上。”

高大壮看到连帽男被徐良给挡了回来,一边在他的背后高声喊叫,一边就推着他的后背又向前挤去。跟在他身旁的那些人留意到他的举动,则纷纷从门前的过道当中冲出,而后便分散着向窗边围去。

“阿良哥,好了!我把床单系好了。”

“好!我来了。”

徐良高声得回应,手中的灯架则更加用力得向着连帽男的身上撞去。

就在连帽男被灯架撞击得乱吼的时候,他的手臂猛得向前探出,手也紧抓到了对方的帽子上。在他的拉扯下,连帽男的上衣几乎就被他直接给拉扯了下来。紧跟着,一个颇具骨感的家伙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啊!阿良哥,来了。”

就在徐良望着连帽男的排骨架子出神时,梁冰冰的惊叫声则从窗口那边传来。显然在他对付连帽男的同时,那些分散开来向前冲锋的家伙并没有闲着!他们已经接近到梁冰冰的身旁去了。

“冰冰,别怕!我来了。”

别看徐良对付连帽男很吃力,可其他人却依然不被他放在眼里。在回话的同时,他迈步向着梁冰冰的身旁冲去。

当两人的身躯紧贴到一起时,他的手向着梁冰冰的腰间一搂,另一只手就紧挽到了床单上。不等那些冲来的人对他做出拦挡的举动来,他就飞腿向着对方踹去。紧跟着,他的脚就落到了窗户上,身子也重重得撞击到了窗框上。

在徐良的撞击下,梁冰冰的身躯跟他一起由窗口那里直跃而出,紧跟着就向着旅馆的楼下落去。

“啊!”

不等梁冰冰的惊叫声停歇,徐良就保护着她落到了地面上,紧跟着两人的身躯就向着远离窗口的位置滚去。

“下面!快,抓住他们。”

高大壮等人看到徐良落去了楼下,立刻就把手向下指去,呼喊声也从他们的口中传来。只是,这帮家伙却没人敢用徐良离开的方式下楼,而是扭身都向着旅馆的走廊冲去。

“冰冰,你还好吧!”

“我没事儿!阿良哥,你呢?”

别看梁冰冰在下落的过程中叫喊得很厉害,可她的身子却被徐良保护得很好,身上并没有受半点儿伤,而徐良显然就没有她那么幸运了。方才落地时,徐良可是用自己的后背当作肉垫滚了玻璃,为此他的身上总会留下几处伤。

“走!我们赶紧、嘶,离开这里。”

徐良边说边想要起身,却感到有疼痛的感觉从脚踝处传了过来。方才在开门的时候,他的脚就因为踢中连帽男受了点儿伤;为了能够破窗而处,他方才又用脚去踢了窗户,这当然就让他伤上加伤了。

“阿良哥,你受伤了?”

“没事儿!咱们快走,我的伤不重。”

徐良可没心情站在楼下跟梁冰冰卿卿我我。他的心里很明白,别说自己现在有伤,就算没伤那也不能停留在这里。否则等到连帽男从楼上下来时,他和梁冰冰再想要逃走那可就困难了。

“可你……”

“别管我!快走。”

在徐良的催促下,梁冰冰总算是迈动起脚步来。

他俩一前一后向着徐良停车的地方跑去。只是,徐良在路上跑动的时候,腿明显还有点儿瘸。

“冰冰,你先到车里去坐好!我们这就走了。”

徐良在照顾梁冰冰上车的时候,并没有忘记用这样的话来安抚她的情绪。看他的表现,就好像方才受伤的人不是他,而是梁冰冰一样。

梁冰冰听徐良这么说,心里当然也会是暖暖的感觉。

可不等她去回应徐良的话,叫喝声就从旅馆的大门处传来。

听到这声音,徐良连蹦带跳得向着卡车的另一边冲去。只是,当他扶着车座爬上车子,又把身子向着驾驶座上坐时,惨叫声却从他的嘴里传来。

上一篇:捡来的老女人满足了我小说 局长长性经历

下一篇:好紧好爽三P 黄蓉大肚子嗯啊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