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课让同学们实践 择天记h同人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她来了。”沈默目光紧盯着葫芦越来越近的身影。

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必死无疑。可他的心里还是会惊恐不安,原来人真的是只有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才会对死亡如此的恐惧。

“轻言,你在哪里?”葫芦装扮的沈若君何其的相似,就连声音也是那样的惟妙惟肖,难分伯仲。

“你的轻言恐怕不会来了,沈若君,原来真的是你。不过,本宫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沈默从暗处走了出来,伴随着她的是四面八方的弓箭手,锋利的箭头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明亮,一晃而过,划破了黑夜的寂寥。

葫芦踉跄的退后两步,随即踏步上前,沈默憎恶的就是沈若君的那一双眼睛,沈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起头上的发簪划破了葫芦的一双眼睛。

一声令下,那无数的箭狠狠的刺进了葫芦的身躯,眨眼之间葫芦就好像是一只刺猬一样,躺在地上,任凭鲜血直流。

然而,沈若君终于挣脱了葫芦的束缚,她来不及想太多,着急的往废物的方向跑了过去,她看到的是已经成为了刺猬的葫芦,她慌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可眼泪就如同那断了线的珍珠…

沈默厌恶的踢了几下假扮沈若君的葫芦,他已经死的彻彻底底:“好了,现在我们就应该找一个理由去告诉皇上,他想要保护的这个冷若姑娘,与人私通,已经被本宫绞杀。”

国师退后一步:“是。”

沈若君来不及多想,爬起趁着夜色的保护跑进了皇帝的御书房。

慕诺尘看着双目通红的沈若君,不由得心下一痛,放下手中的奏折大步踏前到她的跟前:“冷若姑娘,你怎么了?”

沈若君别过脸去,甩开了慕诺尘拉着自己双臂的手,从怀中拿出了那封信交给了慕诺尘。

“这是葫芦让我教给你的。”

慕诺尘疑惑着接过了那封信,可还没来得及看,太监就禀告皇后娘娘和国师来了,两人对视一眼,慕诺尘做回到原来的位置,批阅奏折,沈若君则站在她的身旁,为他研磨。

皇后和国师信誓旦旦的走了进来,还未走进便听到了皇后传来焦急中带着喜悦的声音。

“皇上,不好了,出事…”

一句话还未说完,抬头便看到了沈若君,瞳孔瞬间扩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若君,心中不禁疑惑起来:倘若她是沈若君,那死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国师同样也是疑惑不解。

慕诺尘抬起头来,道:“皇后不是说有话要说,怎么,宫中出了何事?”

“回皇上,并无大事,臣妾只是有些头昏脑涨罢了,皇上许久都不来看臣妾,臣妾当然要寻找个理由来看皇上了,只是没想到皇上的身边已经有了佳人相伴。”

闻言,慕诺尘看了一眼沈若君,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笑,而这种笑是发自内心的。

“是朕近期以来总觉得头昏脑涨,所以让人请了冷若姑娘过来为朕好好的看看,对了,皇后,这些日子以来是朕太忙了,等朕忙完了自然是要去看你的。”

慕诺尘不知为何,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葫芦是他的心腹,却独独留了一封信交给了沈若君,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沈若君在自己的面前收到任何的伤害。

或许,他不记得沈若君,也不知道冷若。可是他记得一种熟悉的感觉,一种来自本能的保护欲。

“是。不知臣妾能否问冷若姑娘几个问题?”沈默依旧是无法死心。

慕诺尘还来不及拒绝,沈若君便微微行了一礼:“皇后娘娘尽管问,民女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皇后冷笑,随即道:“为何你的眼眶微红,可是受了什么委屈?你是一整夜都在这陪皇上吗?”

闻此,沈若君微红脸颊,余光撇了撇慕诺尘的方向,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一个女子偷偷的爱慕着一个男子一样,她的男人全天下的女人都可以想,唯独沈若君,包括和沈若君拥有一样脸孔的冷若。

慕诺尘看着沈若君的目光,心里居然会有一种暖流传来,是他这几年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她一直都在这里,怎么,有何不妥?”

慕诺尘回答道,沈默自然是不敢有反驳,这同样也是沈若君要的结果,毕竟从慕诺尘口中说出来的话要比她值得信任的多。

“并无不妥,既然皇上还有事情要忙,臣妾就先行告退了。”

慕诺尘头也不抬的冲着二人挥了挥手,沈默回头看了一眼国师后,大步离开。

“多谢皇上救命之恩。”

沈若君舒松了一口气,微微福了福身子,却永远都不会对慕诺尘行跪拜之礼,这就是她的本能。

就是这样独具一格的沈若君,才会让慕诺尘想要对她了解十分,百分,千分,万分。

“冷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朕对你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甚至对于你,朕就会有一种出自本能的保护欲,甚至是占有欲!”

慕诺尘在心中忍不住的嘀咕,几次三番想要开口询问,最终却都把话吞回了肚子里,开口的话也变成了其他。

“葫芦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他要让你交给朕一封信?”慕诺尘拿着那封信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问道。

沈若君怅然若失的别过头去。

“皇上,这是葫芦让我交给你的,如今我也已经把它交给你了,民女告退。”

没有任何的留恋,也不曾回头。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慕诺尘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要抓住她的衣袖,然而却让她从指尖溜走。

他,找不出一个可以留下她的理由。

缓缓地打开了葫芦留给自己的信封,信中葫芦已经交代了这么多年的隐秘事情,自然也包括三年的事情。

慕诺尘潸然泪下,信已经在他的手掌心里揉成了一片,原来冷若就是沈若君,怪不得他总觉得冷若给他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

“皇上,该吃药了。”小太监如同往常一样送来了汤药,只是这一次葫芦再也不会为了他的安全暗中动手脚了。

“你放下吧,朕稍后就喝。”慕诺尘从容自若道。

太监缓缓退去,慕诺尘冷笑着把那汤药倒在了花盆中…

上一篇:上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是什么原因 天堂书社职场红颜一共多少章

下一篇:女朋友说她想被爽死 女主的后宫们g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