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还馋前男友身子 产后一个月母乳越来越少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你给安宁打电话,让她过来。”萧丰懒得和两人争执,让我招呼安宁过来,季轩得意的朝我这望望,拿着一份收购令命人将店铺里的衣物统统装进货车。

安宁惴惴不安的盯着季轩众人,还没等我打电话呼她,她便主动瞧见我,朝我而来。

“你是安宁吗?”安宁离我们只剩半步,萧丰直接问,安宁迟疑的看看我,我对她点点头,示意萧丰没有恶意。

安宁回答是,萧丰直接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叠纸,递给安宁,也不管两名壮汉歹毒的眼神。

“这?”安宁满腹疑问。

“你的新店铺,设立在步行街黄金地段,一切所得利润全部归你,但是店铺在万盛集团企业名下,不归你个人拥有。”萧丰淡漠的道,看着萧丰的表情,我严重怀疑这幅面瘫脸是陆靖霆教会他的。

“送?送给我?”安宁不可置信的问,在得到萧丰肯定的回答后,安宁兴奋的搂着纸张原地转圈,先前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仅仅新店铺的面积就要比安宁现在的店铺大上三倍,更别说黄金地段的收入利润了,安宁兴奋很正常。

季轩意识到我们这儿发生的情况,他百思不解的走过来,喝问两名壮汉“他们在做什么?”

“季先生,没你什么事。”萧丰不客气的丢下一句话转头就走,季轩也在壮汉的回答中了解了一切,他冲着萧丰背影吼道“回去告诉陆靖霆,护住这臭娘们没什么好处,他迟早会因为这女人翻船。”

季轩口中的女人是我。

“季轩,你逼人太甚。”安宁忍无可忍的指责。

季轩不屑一顾的看看我俩,朝地上淬口水。

印象中彬彬有礼的季轩和眼前此人完全不能重叠。

“两条母狗。”季轩嘴里骂骂咧咧。

回程的路上,和萧丰坐在车内,萧丰膝盖上放着苹果笔记本做账单,我好奇萧丰和陆靖霆的关系,所以问道“你学历这么高,为什么成为陆靖霆的管家?”

萧丰头也不抬的答“说来话长。”似乎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知道陆靖霆,又为什么将我带回陆家吗?”我想萧丰和陆靖霆关系很近,他应该有所了解才对。

萧丰键盘上纷飞的双手停下来,他看看我,眼眸里仿佛有浩瀚的星辰大海难以洞穿。

“陆总的决策,我拿捏不稳。”

这么说萧丰也不知道了,本来以为被带回陆家会被报复,却没想陆靖霆处处为我着想。

难道?陆靖霆心里还念着我?

不,不可能,我没有自恋到这种地步。

或者,他只是为了借助我打击季轩?

有这个可能。

这么想,一切豁然贯通。

初见陆靖霆,是在一次晚宴的酒会上,季轩亲自为我挑选一条璀璨的蒂芙尼亮钻项链,搭配一套漆黑的深晚礼服,那晚的宴会上,我自认为光彩夺目,艳丽照人。

城市里几大巨商皆在,陆靖霆也在其中。

而我当时并不认识陆靖霆,季轩带我引见了所有巨头,唯独没有陆靖霆。

众人夸我和季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只有陆靖霆在角落独自品酒,并未加入这繁冗的交际中,我轻轻瞄见他一眼,灰黑的西服搭衬他完美的体格,颜如宋玉,唇红齿白,陆靖霆对我微微一笑,我慌忙收回目光,不敢多看。

等到季轩参与进巨商们闲谈之中,我被晾在一边喝闷酒,耳边温柔且磁性的嗓音响起。

“能请你跳支舞吗?”

一抬头,是陆靖霆,他漆黑的双目仿佛能散发出奇异的色彩,让我深陷其中,鬼使神差的,我居然答应了。

我明明不会跳舞,况且季轩还在一旁。

舞池里轻柔的音乐响起,陆靖霆拉住我,轻搂我的腰部,带着我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季轩被音乐吸引,看见我和舞池内的陆靖霆,气的浑身发抖。

陆靖霆是他的仇人,两人在商业竞争中互为对手。

而我,却搂着他的仇人载歌载舞。

季轩的仇恨并没有对我展露出来,自那晚以后,他依旧对我一如往常,我和季轩的婚事也日益渐进。

可谁曾想,陆靖霆的一捧花彻底改变了一切。

花被送到季家豪宅,里面一封信阐述了一切。

“甚为想念。”署名陆靖霆。

季轩勃然大怒,终于爆发,他扔掉了捧花,打电话语言攻击了陆靖霆,陆靖霆没有回应,他只是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娶白茵的理由。”

现在想来,季轩娶我,是为了我手上的那点惨不忍睹的股份,可怜那时我盲目信任季轩,而陆靖霆早就洞察了一切。

和季轩成婚的日子,季轩并未邀请陆靖霆,但是陆靖霆来了,他默默站在婚台下,对我伸出手,从司仪那里抢过麦克风问我“白茵,愿意跟我走吗?”季家上上下下看着这个胡作非为的男人。

我并不了解台下的男人,可是那一瞬间,我真的有想跟陆靖霆走的冲动。

无奈季家待我不薄,况且和季家有婚约在先,自打父亲走后也一直是季家照顾我和白荔,我痛恨自己那个时候没有彻底看清季家。

我别过头,头纱挡住我的脸,没有回答,我拒绝了陆靖霆。

陆靖霆来的自然,走的也潇洒,我目送他单独走在红毯上,离开礼堂,背景音乐正是婚礼进行曲。

同时他在季家抢婚的事情,也迅速传遍开来。

所有人都说陆靖霆并不是真心喜欢我,只是想抢走我,给季家下马威,让季家落下笑柄。

但是我知道陆靖霆看我的眼神。

那是一见钟情的目光,陆靖霆当时真的喜欢我。

季家与陆家的争斗,为此也愈发激烈。

萧丰将我送回别墅,我正欲进门,他突然叫住我。

“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我不解。

“当年没跟陆总走。”

我陷入茫然之中,我后悔吗?

我摇摇头“都已经过去,我不想讨论往事。”

萧丰笑笑,对我挥挥手说“快进去吧,陆总还在等你为他做晚饭呢。”

我没曾想自己会将可乐鸡翅烧糊,淡淡的焦愁味混合着漆黑的鸡翅,让人一看就少了食欲,食物中的蓝色和黑色都会倒人胃口。

陆靖霆放下书,仔细端详着餐盘里的鸡翅。

“抱歉,做饭时有些心不在焉。”我借口道。

陆靖霆将筷子递给我,指着鸡翅道“吃干净。”

我连忙摆手拒绝“我不饿。”

陆靖霆站起来,拂起我的一缕青丝,在我耳边轻轻念叨“那就惩罚。”

麻痒的羞愧感顿时遍布我的全身,我不受控制的抱住陆靖霆宽阔的胸膛。

上一篇:女主是特种兵的现代小说 虐人妻H大肉

下一篇: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应欢欢是女主的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