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不小心评价 催眠同学不许穿内衣上学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下午大概四点左右,俩人提前垫垫度肚子便各自回房间收拾了一番。

半小时后王冉穿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从房间出来,高腰抹肩的晚礼服在王冉的身上极为合身,紧紧贴合着她的身子,将近乎完美的曲线展现了出来,展露在空气之中的纤细手臂与修长大腿魅惑中又透着几分端庄,尤其是衣前的一块黑纱的装饰,更是点缀的恰到好处,为整体造型添了一丝活泼。

“怎么样?”王冉也是许久没有参加过晚会这身装束也是难得穿出来,王冉对着李尘转了一圈问道。

“好看。”李尘看着衣着盛装的王冉,一时竟看的痴了。

王冉扑哧一下忍不住笑骂道:“呆子,你也快去换衣服吧,别拖了,我们还有一段路呢。”

“衣服?我换好了啊,你看我。”李尘一脸认真的说道,然后抬起衣袖转了一个圈。

“你认真的?”王冉眨了眨眼睛看着此刻穿着长衫的李尘有些傻眼了,李尘今天的装束和平日确实有些不同,但这是去宴会啊,哪有穿中式长衫啊?

“不行么?”李尘不解的问道,看了自己几眼没觉得那里有问题。

“去正式场合还是穿西服比较合适,这样,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带你去买身正装。”

不过李尘并不领情,见怎么也说不动他,王冉只好无奈地发车了,不过这一路上都在嘀咕着,穿成这样真的合适吗?

澜云大酒楼

这是一家白城很有名的会员制酒楼,仅对会员开放,而要成为这里的会员,不单单会有一笔不菲的会款,更需要一些‘身份’,因此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喜欢包办下来这里,来彰显自己的实力。

酒楼的地下停车场已经停的满档,不少名车都只能憋屈在门外,吸引了不少过往的目光,这些不知明的路人也寻思着今天该是哪个大佬在开办酒会了吧。

正当这时,一脸火红色的小奥拓窜了出来,正稳稳停靠在澜云酒楼的正门口,这让人多少有些意外。

更有意思是,这车子就那么挡在正门口,没有人要下来,也没有开走的意思。

车内,李尘和王冉像是发生了一些挣扎。

“不就是和刘仁那老家伙打个电话吗?有啥不合适的,你都没看见这周围有多乱,这么多车,万一要是刮着了,碰着了,找谁说理去?”

王冉脸都红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人家最次开的都是宝马7系,你倒是在担心自己车子被碰,还非让刘仁过来泊车,老哥,你想法能在灵性一点嘛?

“人家正忙着,你就别打扰了。”

“忙什么忙!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有想过打扰吗!”李尘这是犟上了,眼看着电话已经接通。

王冉急着就把他从车上拉了下来。

看着在路中不断拉扯的男女,吸引不少目光,尤其看到王冉那不俗的脸蛋和妖娆的身姿,让人不自觉都站在她这边,指责李尘的不是。

这小子太过分了,怎么能和女孩子……哎哎,你胳膊往哪放呢,还有那腿,挨那么近是想干嘛!不少人是越发的嫉妒起来。

原本还有人想制止李尘的蛮横行为,甚至想着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可最后也是看明白了,这分明是‘小两口’在玩闹,甚至还有点秀~

他两人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闫帅的注意。

闫帅便是这澜云酒楼的大堂经理,由于今天来的人物都不简单,自然需要他亲自招待。

可眼前那对男女明显有些找事了,他率领一众人走了过去,这才近看到闹事者的模样。

男的一袭长袍,仿佛与现世都格格不入,甚至说是有些搞笑了,倒是那妹子俊靓,堪称是少有。

“两位,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还请快速离开吧。”

闫帅说着,便指了指他们开来的小奥拓,眼神中不免有些轻蔑。

“我们有事。”

李尘说完便继续和王冉论理,被晾在一边的闫帅,脸色有些难看了。

我是跟你客气一句,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要不是今天贵客都看着,闫帅早派安保都收拾了。

“现在不管你有没有事,都赶紧离开!”闫帅脸上的冷意任谁都看的清楚。

王冉也发现事情有些大了,停下来对闫帅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是来赴宴的。”

赴宴?闫帅很惊讶,要知道白城上下的名流他多少都有些接触,可看他们却是眼生的很,尤其是李尘穿办,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既然你们是来赴宴的,请帖总该有吧?”

闫帅说的直击要害,想当众让两人下不来台。

王冉还真不知道有请帖这回事,转而看向李尘。

李尘也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请帖没有,不过是刘仁打电话让我们来的。”

闫帅倒吸一口凉气,他见过吹得可没见过吹这么狠的,说刘先生打电话请你们来的,你真当刘先生是卖报纸的,这么闲?!还是说你觉得我会脑残到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好,你既然说刘仁打电话请你的,你现在再让他给我打个电话说下吧。”

闫帅扯着脖子,神情有些得意,原本他只是想拆穿这个全是漏洞的谎言,可这话一出口咋就觉得飘飘然呢,莫名有一种爽感。

也不知什么时候,刘仁已经站在了门外。

五分钟前,刘仁就接到了李尘的电话,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自己到了酒店,可后面就听得不太清楚,吵的有些厉害。

刘仁很重视李尘,接到电话就往外赶了,却看到正发生的这一幕。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

李尘看到刘仁出来,也没了动静。

可闫帅却觉得自己噎住了对方,反而更加盛气凌人说道:“打呀,赶紧给刘仁打,我等着!”

闫帅有些装上瘾了,尤其在这寂静的夜,声音显得格外清楚、响亮,那口气似在说,去,赶紧让刘仁给我汇报。

这闫帅得瑟的很,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当众打了刘仁的脸。

“不用等了。”刘仁神色铁青,听到后背低沉的声音,闫帅咽了一口唾沫,慢慢转过头来,一下子就愣住了。

“刘,刘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

“哦?这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刘仁说话不动声色,已让闫帅后背冷汗浸透。

闫帅哪敢让刘仁过来,借他三个胆子也不敢呀,这之前不是……

闫帅想去解释,可越说越乱,刘仁是没功夫听他瞎扯,厉色说道:“还不快滚!”

闫帅如同受到大赦,一溜烟地先跑再说。

上一篇: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应欢欢是女主的小说

下一篇:留学生李小雨伺候房东 怪物攻猎人受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