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胸前的两个 浮生梦紫冥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萊之,你还生我的气吗??”慕怀南现在心里无比忐忑。

慕怀南?

季萊之心脏猛地一跳,他怎么会过来这里?

不过她随即反应了过来,王府里都是他的人,自己出府,想必是有不少的人争着去给他通风报信。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神色淡然,完全不像是担心偷偷溜出去结果被抓个现行的人。

慕怀南看着她的脸色,心里一惊。

自己一路赶过来,心中就已经设想了无数种她面对自己的表情,生气,哭闹,郁闷,冷漠,甚至强作无谓之态,却独独没料想到现在的季萊之,神色一片淡然,仿佛之前的那件事情根本就不曾发生在她身上。

这不由得慕怀南不吃惊。

难道说……季萊之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

季萊之打量了他许久,仿佛她第一次见到面前的这个男人似的,目光深沉,静默无话。

慕怀南担忧地往前走了两步:“萊之你……”

季萊之可别被他气糊涂了,否则她的眼神怎么像是在看陌生人似的。

“萊之你别吓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骗你了,我发誓!”

“一言为定。”季萊之突然说了一句,慕怀南一愣,旋即反应听来,忙不迭地点头,“一言为定。”

“那好,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说罢,她竟自顾自地转身,继续往小巷深处走去。

“你去哪儿?”慕怀南一听,立刻拉住了她。

季萊之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我刚刚碰到一个人,想出来找她来着,结果我一出来她就不见了,所以想在这里找找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得到。”

“你要找谁?”慕怀南纳闷,从没听说这附近有她什么熟人。

“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慕怀南一头雾水。

不认识她??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越听越糊涂???

“我陪你一起去。”慕怀南斩钉截铁,着实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出来。

“好吧。”季萊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一边走,季萊之一边和慕怀南描述那个小姑娘的体貌特征。

“是个小姑娘,年纪大约在十五六岁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家的女儿,因为她的穿着打扮一半。她穿着一件粉色襦裙,眼睛很大,而且看上去很有灵性。”

两个人在附近转了小半个时辰,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小姑娘,她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留痕迹地就消失在季萊之的面前。

“回去吧,我会派人过来寻找的。”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慕怀南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住,故而如此提议。

季萊之抽抽鼻子,满心不情愿,可是找了如此长的时间,却连个鬼影都不见,想来也是暂时找不到了,倒不如让慕怀南派人过来,也用不着自己劳心劳力。

可是……好不甘心呐!

倒是慕怀南极是纳闷,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家王妃非得要去见她?

心里有点不爽,哼唧唧。

被慕怀南看着,季萊之一步三回头,心里很是失望。

扁扁嘴,不开心。

“怀南怀南!等下等下,我看见她了!”慕怀南拉着季萊之走到客云楼的时候,季萊之突然在人群里瞥见一抹粉色。便急忙叫住了慕怀南。

慕怀南听见她叫自己怀南,心里甚是高兴,就差露出毛烘烘大尾巴摇摇晃晃了。

季萊之慢慢走过去,生怕自己的唐突会惊扰了她。

结果等她走过去她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正在唾沫横飞地向身边的推销着什么,季萊之心下好奇,便放慢了脚步,想过去看看她到底在卖什么。

结果她一过去不要紧,那小姑娘发现了她的存在,不管不顾身边还有不少的人,手脚麻利的收拾了东西溜得比兔子还快。

季萊之瞬间懵了,啊咧?这是个什么状况?

她看着小姑娘逃跑的方向,直接大喊一声:“慕怀南!”

旁边的读书人吓得一哆嗦,心里想着这姑娘看上去如此貌美,怎么声音这么大,震得耳朵嗡嗡直响。

慕怀南听到自家媳妇儿的召唤,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一下子跃起,脚下几个借力,蹭蹭飞身略过,不一会儿,手里便提溜这那个小姑娘。

“慕怀南…这不是摄政王啊,还是大将军,怎么能在街头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身边竟然有人小声嘀咕。

“就是就是,唉,人家是皇亲国戚啊,强抢民女算什么,人家又不会受罚。”又有人说道。

季萊之惊怒,竟然还有人敢接话?!真是岂有此理,大白天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有辱斯文!

于是季萊之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这位公子,你刚刚说我家王爷强抢民女,依仗皇亲国戚的身份置律法于不顾,可是有些什么证据?”

“证据?”那公子吹胡子瞪眼:“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哦?是这样吗?”

其实在小姑娘看见她就跑的第一时间,她就知道她的心里有鬼,否则怎么一看见自己就跑呢?自己与她素不相识,更是无仇无怨。既然是一看自己就慌不择路地逃跑,必然是做贼心虚。

季萊之检查了下,果不其然,自己给慕怀南买的星慢不见了。

“诸位可能是对我家王爷有些许误会,我们并非是强抢民女,而是因为这位姑娘,她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其中也包括慕怀南和他手里提溜的小姑娘。

“莫不是刚刚她手里拿的玉坠?”其中一个年轻人接话道。

“敢问公子,上面可是雕琢着星辰?而且数目不少?”

“还真是!”

“所以…”季萊之转头看向最开始吹胡子瞪眼的那个人:“这位公子若是说我们强抢民女,合适吗?”

最后三个字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季萊之的语气里却充满着浓浓的威胁,仿佛若是他再多说一句,她就化身虎皮猫,上去给他一爪子似的。

慕怀南看得好笑,心里也有些美滋滋的,毕竟自家媳妇儿当中维护自己呐。

满满的幸福感。

就差露出大尾巴晃晃了。

而季萊之这边也是很自豪,自己竟然当中使唤王爷,这简直是可以彪炳史册的历史大事啊,很值得当作季萊之与慕怀南的人生斗争中的巨大胜利写入自己的传记。

嗯……回去之后一定要找多才多艺的顾檀,让他帮自己写本传记,哦不,要多写本。

季萊之在这边想入非非甚是可乐,慕怀南在另一边非非想入,心里像是塞了十几坛蜂蜜。那个小姑娘一脸淡定,正在找寻机会,将现在尴尬的局面打破,其余的人一脸茫然,均不明白这个美丽的姑娘和那个王爷为什么突然沉默了。

旁边像是有人看出了端倪,心里疯狂吐槽:这种场面都能走神?!

不愧是摄政王,一看就不同凡响。

还有人发现了更大的端倪,慕怀南看季萊之的眼神,可是能掐出水,溺死人的深情。

慕王爷的态度与这位姑娘的相貌,众人惊悚…这难道就是闻名的西丘第一美人……季萊之?!

于是,众人瞬间就激动了!

这可是西丘第一美人啊,不可遇不可求的啊!嗷!简直各种激动!

甚至有人当场鼻血沸腾。

慕怀南默默扶额,而季萊之一脸茫然。

这又是啥情况??

他们集体吃兴奋剂了?

要不怎么都成了这样?

上一篇:留学生李小雨伺候房东 怪物攻猎人受

下一篇:女朋友每次都疼 万古神帝黄版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