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每次都疼 万古神帝黄版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刚刚王爷不是也说了,那些问题王爷不过是还没有问,而不是说不问。刚刚王爷还说了,就算我只说一至两个字,你就帮我将体内寒气祛除,可是,若我不是因为寒冷呢?王爷又能如何?”碧弄说道。

“以前怎么没发觉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这么能说会道呢?”慕怀南摇了摇头,又说道:“你若是对别人说这些话或许还能骗过他们,对于本王来说只能是白费力气,因为……”慕怀南危险的勾了勾唇,“因为是本王亲自下令,将外面的寒气困在了这里,所以这里的寒冷程度相当于外面的两倍,你的内力一般,现在又身受重伤,本王还就不信了,你能在这种情况下一直坚持着。”

碧弄一愣,随即明白,难怪一直感觉这里冷得过分了一些,感情还是慕怀南搞的鬼。

“碧弄何德何能,竟劳王爷如此大费周章?”

“好说好说。”慕怀南点了点头,“现在本王只是要你承认,你现在很冷,很痛,很害怕。”

碧弄沉默了,因为她实在是搞不清楚慕怀南的葫芦里到底是卖得什么药,她现在眼睛也看不见,否则还可从他的表情里寻得什么蛛丝马迹。

这个问题无关痛痒,实在是不值得一位王爷如此挂怀,慕怀南这般在意,只能说明这个问题很关键,关键到让堂堂一个王爷都纡尊降贵来亲自审问自己。

碧弄咬了咬下唇,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每当她犹豫不决难以抉择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这么做,慕怀南看在眼里,心里却丝毫不在意。

事实上,他这么做的目的若是让碧弄知道,非得要吐血三斗不可。

因为慕怀南对这个问题并不抱有什么很殷切的希望,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在折腾她。

碧弄碰上这样爱瞎折腾的王爷,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当然,这么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打破她的防御,突破她的心里防线,从而打开她心里的缺口。

当然,这层目的慕怀南打死也不会说。

“王爷到底要干什么?这般磨磨蹭蹭可不像王爷平时的处事风格。”碧弄突然说道。

“你刚刚不是说吗?这般磨磨蹭蹭不像是本王平时的处事风格,本王承认,但是这个磨磨蹭蹭的前提是平时,而现在,你还能说是平时吗?”慕怀南步步紧逼,但是也没有逼得太紧,防止她狗急跳墙,作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相比较慕怀南这边的狡猾多计,相景荣这边的简单得多,刀剑直入,直接刺入心底,不留情面。

“李怀,看在你我共事多年的份上,我暂时不会对你用刑,但若是你执意顽抗,我也不会心慈手软,我相景荣什么性子什么手段想必你也知道。爽快人,我自然不会为难。”

李怀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话都没说一句。

相景荣也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相景荣明白,就算是李怀要坦白,要说出点什么,至少也得有一段时辰的思考和内心挣扎。

相景荣静静的抿着热茶,也不看李怀,而是垂下了眼睫,低头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这边的气氛诡异的沉默着,而另一边的气氛却也好不了哪里去,碧弄坚持认为慕怀南让自己回答这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问题其实是有所图的,否则不会如这般追着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不放。

碧弄一边反诘一边还妄想从慕怀南口中套出什么话来。

慕怀南当然不会让她得逞,不紧不慢的和她周旋,顺便盘算着季萊之是不是应该快要睡醒了,今早上两个人都没有来得及吃饭,这阵子都过了正午,要不要让厨房里做点什么送过来。

毕竟就算是饿着自己,也不能饿着自家的媳妇儿。

果真是天下丈夫的楷模,很值得嘉奖一番。

“所以,你还是不打算说吗?”慕怀南慢慢悠悠的说着。

“怎么,才这么点儿时间,王爷就沉不住气了吗?”碧弄嘲笑道。

“倒不是说本王沉不住气了,只是本王突然想起来,这个时间点本王和本王的王妃都还没吃饭呢,你若是不想说就不说了吧,不要耽误本王与王妃共进午餐。”慕怀南说道,然后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王爷有何吩咐?”牢房的门立刻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了好几个侍卫。

“将碧弄带回去。”慕怀南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碧弄倒是真的诧异了一番,本以为慕怀南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自己,自己怎么着也都差一点杀了他的女人,就算是大发仁慈不对自己用刑,也合该会问问是谁指使自己去害季萊之,为什么要害她?可是现在慕怀南不过是在她的声音是因为寒冷疼痛还是恐惧而变得有些颤抖,竟然是在这个问题上耗费了大半天的功夫,碧弄怎么想都感觉不可思议。

这里面铁定有诈!

这时候碧弄突然想到,自己当时在库房门前和李怀说起来这个肖小姐的时候,季萊之应该早就从小库房里逃了出来,不知道躲在哪里偷听自己同李怀的谈话,否则季萊之也不会在最后的时候诘问自己,那个肖小姐是谁,她季萊之与那个肖小姐无冤无仇,她为何要置她于死地……

这么说,季萊之知道的这些,其实慕怀南也是知道的,既然如此,那慕怀南与自己周旋这么长的时间,到底意欲何为?

碧弄对自己的猜测感到了彻骨的寒意,但同时却又是迷惑不解。

碧弄自认为跟在慕怀南身边这么长的时间,早就对他的性格以及处事风格了解到几分,今天谋杀失败,碧弄自然明白按照慕怀南的性子最有可能干什么。可是今天,慕怀南这行为让人琢磨不透。

碧弄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慕怀南。

慕怀南出了牢房,倒也不着急回去,而是溜溜达达的拐去了相景荣待着的那个牢房里,想过去看看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慕怀南没有进去,而是停在牢房门口,趴着门缝往里面看。

跟在后面的侍卫面面相觑,个个大眼瞪小眼,这还是自家王爷吗?这还是自家高冷倜傥风流的气质王爷吗?怎么会趴在门口听人家墙角?

好吧,说是听墙角也是有些不恰当,但不管怎么说,王爷的动作里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猥琐的气息。

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慕怀南有些好奇的趴了半晌,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自己这边好歹还和碧弄半死不活的唇枪舌剑了大半天,好歹还有个声儿,他这边倒是好,干脆连个声都没有。

也不知道他们俩在里面到底在干嘛?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吗?

慕怀南一想起相景荣一脸严肃的跟李怀在脉脉深情的对视,慕怀南就感觉一阵恶寒。

噫……这画面简直太美好,无法想象,赶紧捂眼逃走。

慕怀南没有再去别的地方逗留,而是直奔自己的寝室。

“属下见过王爷?”顾檀还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一见到自家王爷过来了,忙不迭的行了一礼?

“嗯,萊之还没醒吗?”

“应该吧,里面一直静悄悄的。”顾檀回答道。

“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慕怀南拍了拍他的肩膀。

“属下告退,王爷若是有事,属下就在附近。”

“嗯,去吧。”

慕怀南慢慢的推开了寝室的门,声音轻柔,怕吵醒了床帏之间的季萊之。

“嗯?你回来了?”慕怀南刚刚掩上门,季萊之就挣扎着坐了起来。

上一篇:嗯啊胸前的两个 浮生梦紫冥

下一篇:男的把头伸进美女的 我把英语老师按在办公室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