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被强在线播放免费 重生之扑倒清冷师尊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转头看着比吕士,猛然发现,比吕士的脸好像更白了,虽然原来就很白了……

“好了、好了!前辈们快进去吧!”铃乃推着我们进去鬼屋,把我们推进去后,只留下一句话就关上大门了,“前辈玩得愉快,还有,这里是有岔路和死路的。”

颇无言的看着大门,然后在对着笑着比吕士道:“走吧!”比吕士僵硬的点了头,但还是保持绅士风度的跟着我走。

接下来真的有很多的岔路和死路,但一片黑漆漆的,完全有些搞不懂到底该怎么走,而路途上却又很莫名其妙的没有鬼屋的主角们──鬼怪。

“唔…奇怪了,为什么没有鬼阿……”我边走出死路,再选出另一条路的喃喃自语着。

“……”比吕士依然不语,只是脸色变正常了。

就正当我们一路上完全没遇到鬼怪加看到大门时,突然一个人拍了我的肩,我马上下意识的转头,谁知,下一眼看到的明明是熟悉的脸,却意外的恐怖。

是的,赤也的脸放大在我眼前,但眼睛却已经变成红眼状态了,本来很乱的头发,现在却也莫名加长,而且宛如有生命一样的在动着,而下半身也像是消失了……

呆了几秒,我马上被人拉离赤也,转头,马上就看见是比吕士把我拉离的,他微微皱着眉的看着我,再转头看向赤也。

被拉离赤也身边后,我第一个反应是:逃跑。

呜……她发誓她再也不会想恶作剧了啦!要是还有,仁王一定会天打雷劈的!

同一个场景,赤也与比吕士依然待在现场,只是不一样的是,比吕士不再动了,只是一直盯着赤也看,反光眼镜下的眼睛也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而在全黑暗的鬼屋中,不停莫名反光的眼镜意外的恐怖,赤也也一直被比吕士看得也鸡皮疙瘩了。

“……柳生前辈…你好歹也说说话嘛……”赤也弱弱的对着比吕士说着。

只是比吕士像是没听见一样,完全没反应,依然继续看着赤也,不为所动着。

赤也疑惑的看着比吕士,把身上的黑色斗篷脱下来,用手在比吕士的脸前挥了挥,“柳生前辈、前辈!”

赤也在挥了好几下后,才放下手,有些疑惑的下了一个结论:“原来柳生前辈怕鬼阿……真是不敢相信,难道仁王前辈就是利用这个弱点,柳生前辈才肯来男网部的?”

然后又一屁股的坐在地板上,才慢慢的再说了一句:“不过柳生前辈被吓晕了,还能保持站姿,还真是厉害啊!”

×

我也不知道是跑了多久,只知道离出口愈来愈远了,才停下了,苦着脸,准备再走回去,毕竟比吕士也在那阿,不过比吕士也不知道有没有吓晕了耶……

但世事难料,我才刚踩下我回程的第一步,我脚下就传出一股幽幽的声音道:“小姐,你踩到我了喔……”

闻言,我的头僵硬的往下看,就马上看到有一个人躺在我脚下面,血全身都是,但不恐怖,唯一恐怖的是我没有踩到人的感觉!

我张大着嘴巴,手指颤抖的比着他,脚忍不住用力的踩了好几下,谁知他又继续说:“想发泄也不是这样发泄的,我可是很可怜的耶……”一脸无辜样,而我依然没感觉。

“啊…阿……你……”脚慢慢的抬起来,一个转身,却就又看见一团银色的东西和红色的东西慢慢“走”了过来,我发誓真的是用走的,因为他有脚步声……

“……”嘴巴依然是张着,但这次却没有声音了,我怎么都不知道一年级的鬼屋也可以这么恐怖啊?这跟招牌不一样啊!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那两团愈来愈接近,完全已经没有想逃的意愿了,反正是假的,吓一吓,看看能不能把我的头脑吓聪明嘛!(完全放弃了)

脚下的那个人依然在地板上,但他却不时传出笑声,倒得我不停的寒颤。

“哎呀──小都竟然在这耶!”突然的,仁王的声音传入我耳里,而他的笑声在现在却莫名觉得感动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她马上扑到仁王身上,“啊──!”

仁王稳稳的抱住她,在慢条斯理的把她放下后,“嗯?比吕士跑去哪了啊?”身旁的文太也探头探脑,寻找着比吕士的踪影。

“阿、在赤也那!”好!既然仁王来了,那她就不要松懈的去救比吕士吧!握着拳头,准备带着仁王去比吕士那。

转头看向仁王,谁知道他跟文太却在研究在地板上的那个人,“嗯……其实这个地板是中空的吧?”文太尝试性的敲了敲地板,果然传出响亮的声音。

文太吹出泡泡,帮仁王下了结论:“我们踩的地板应该是类似透明玻璃之类的吧!”……难怪脚步声会这么响亮。

似乎是被人拆穿把戏的关系,脚底下的那个人也很不好意思的爬走了。

“……我们去找比吕士吧。”我无言的看着他们。

“嗯!快点走吧!”文太边咬着嘴里的东西边说着,仁王则懒散的乱瞥了几眼附近的“风景”后,便跟上我们的脚步了。

×

另外一边,因为不好意思放比吕士在一边,而一直陪着比吕士的赤也,正呆坐在比吕士的脚边,或许是一直都没有人来,赤也便很无聊的想到一个方法来解闷。

“柳生前辈,对不起了,因为我身边只有你。”赤也默默的在心里想着,还顺手的作了个十字架的手势。

另一边,正赶过来的我们,一路上不同于跟比吕士在一起时的完全没鬼怪,反而是一直遇到鬼怪们,而每次仁王或文太都会像是很有兴趣的原地停留研究着。

“诶、诶,仁王你说这长脖子怎么用的啊?”文太兴致勃勃的问着。

仁王颇有学问的摸了摸下巴,然后伸出手指头,一戳,它破了,“果然是假的,不过能做的这么逼真倒是蛮厉害的。”

“……”她在一旁永远都是无言着。

难道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来拆人家的台啊?

这使我们明明只要十分钟就能走到的路,走了将近两小时的路程。

×

当我们到达现场时,就看见赤也已经有出现身体了,虽然妆没用掉,但她还适勉为其难的只吞了口水。

对于明明不是比赛,却出现红眼状态现象很有兴趣的仁王及文太马上凑过去研究起来了,“咦、咦?为什么赤也会这样啊?”

“嗯……好像是隐形眼镜耶……”仁王眯着眼说,文太马上惊呼:“喔!好厉害喔!赤也哪里才买得到啊?”

“不知道。”赤也回答的干净俐落。

“……”我除了无言还是无言的看着这一对,只是我很疑惑的是,比吕士到哪去了啊?

“对了,赤也,比吕士跑去哪了啊?”仁王刚研究完赤也的眼睛后,马上就切入主题的问着赤也。

被问到的赤也,一听见仁王的问话,表情马上就很心虚,“呃……这个……”

没等赤也讲完,视力不错的我马上就看见比吕士的背影,“比吕士在那边!”大家听见我的话后,马上看过去,而赤也却突然想逃跑,眼尖的仁王马上就抓住他了。

我跑了过去,看向比吕士,却意外的发现,比吕士的脸,惨不忍睹的被人画了,这件是很明了的就说了,凶手就是──切原赤也。

没理会赤也在大喊着,我努力的垫起脚尖,摇了摇比吕士,比吕士才终于醒来,“小都,怎么了吗?”比吕士极为冷静的说。

“……比吕士,你看你的脸。”我极度无言的拿出小镜子,比吕士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只是推了推眼镜,而眼镜也莫名一直不停的反光,“赤也。”赤也突然觉得天堂就在眼前了。

当天,在男网社的社办莫名的一直传出惨叫声,其经过的人感觉有冷风吹过,让人毛骨悚然。

上一篇:男人与禽交小说 啊好大好硬别停好多水

下一篇:好痛好紧太大了 儿媳妇全家交换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