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体内辗转 主人不想起床尿在奴口里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4个月前

宴会厅里顿时一片喧闹,人群四处跑开。

曾萧不知所措,看着一些人从腰间拔出枪往外走,女的已经在尖叫。

“怎么回事?”林天成一把拉过曾萧,急声问杨九。

杨九也被这突发的状况搞蒙了,“我出去看...”

话未说完,宴会厅的灯灭了。

随即又传来一阵枪响。

曾萧瞬间想起在酒吧被劫持的那一晚,手脚发冷。

“快走,是独眼龙的人!”有人从门口冲进来,大声喊道。

林天成刚好站在角落,闻言立即拉着曾萧蹲下,躲在沙发后面。

“老大,我出去看看。”杨九摸出枪。

“别去了,现在去了也是送死。”林天成摸到曾萧的手很冷,安慰道:“别怕。”

黑暗中,曾萧点点头,心里却是一片恐慌。

她前段时间一直想知道林天成的真是生活,更多地了解他。

可这,和她设想的,差得太远。

别墅外有保镖,独眼龙的人一时半儿还进不来。

杨九拨通了高崇的电话:“独眼龙的人杀回来了,怎么回事?”

高崇正带人往别墅赶过来,“本来独眼龙已经中计,带的人被我们处理得差不多,他也中了枪伤。结果另外一条路埋伏的人说他把人分成两拨,估计是这一拨回了别墅。”

林天成抢过手机,声音隐含愤怒:“现在解释原因还有什么用?赶快带人过来,林老也没有离开。”

挂了电话,林天成问杨九:“我们这里还有多少人?”

“附近设伏的也在赶过来,要等十分钟。”

十分钟,很多事情就已经发生。

曾萧感觉到林天成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用力收了一下。

“林大哥,我们...”她想问会不会死,可开不了口。

“不会有事的。”林天成低声安慰,“我们的人马上就来了。”

枪声越来越响,说明来人正朝着大厅走过来。

这时,杨九接到一个电话,立即对林天成说:“老大,韩忠在厨房那里安排了一辆车,现在可以开走。”

“你带曾萧走,我去找林老。”林于鏊多半还在楼上,他不能扔下自己的义父不管。

“我不走。”现在情况紧急,杨九想要留下来保护林天成。

“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曾萧。”林天成虽然压低了声音,其中的震慑却不少。

“曾萧,你和杨九先离开,我到时去找你。”林天成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松开。

“林大哥,我们一起走。”曾萧话里已经有了哭腔。

“你放心,我不会出事的。杨九,赶快。”

杨九不敢违抗,而且在他心里,曾萧也很重要。

他一把拉起曾萧,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往外走。

“林大哥...”曾萧小声叫了出来,但声音被淹没在喧闹声和枪声中。

她回头看时,已经看不清林天成。

厨房在别墅背后,门口正听着一辆面包车,看样子是送食材的车。

“快上去。”杨九打开副驾驶的门,把曾萧推了进去。

曾萧穿着单薄,车里没空调,可她已经感觉不到冷,虽然身上不停地发抖。

“杨九,林大哥他...”

“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回来。”杨九启动车。

“我们报警吧。”曾萧这才想起还有手机,慌忙打开手提包。

“不能报警!”杨九吼道:“你疯了吗?警察来了谁都走不了。”

曾萧已经把手机拿了出来,一点开,屏幕上是姐姐发来的微信,只有五个字。

“他叫凌天成。”

凌天成,林天成。

曾萧刹那间如同被人点穴,定住了。

那个和她一起长大,在梦中牵着她的手的人,原来是林天成?

怪不得他总是问自己家里的情况,喜欢吃家乡菜,还找来电影暗示自己。

原来他们早就相识。

一些模糊的回忆突然涌进曾萧的脑中,林天成的身影也在其中。

“成哥哥。”

曾萧看着手机,轻声喊出这三个字。

那年他离开时,自己追在后面,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好不容易再遇上,现在还没有相认,自己却离开了,会不会以后无法再见面?

“停车,停车!”曾萧突然大喊,“杨九,我要回去,我不走,快让我回去!”

杨九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坐好,你发什么疯?”

“我要回去和林大哥在一起。”曾萧哭了出来,“他是成哥哥,我想起来了。”

曾萧说得语无伦次,杨九虽然诧异,仍然往前开。

他们现在还没有走出危险区。

“你快停车!”见杨九仍然往前开,曾萧再次要求。

“我答应了老大,把你安全送走。你就不要在添乱了。”

车越开越远,曾萧心里的不安在急速膨胀。

她害怕再也见不到林天成,在他面前笑着喊一句“成哥哥”。

突然,趁着杨九减速时,曾萧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上一篇:玩弄放荡的少妇声音 和闺蜜舌吻磨豆腐

下一篇:裸体美女做污污的事 白丝舞蹈服自慰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