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np文肉多娱乐圈 桃花债66章肉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4个月前

向北看过来的眼神十分奇特,类似于“这人怎么这么傻逼”和“我怎么会认识这么傻逼的人”之间,由于情绪难得地太过露骨,以至于苏哲都有些震惊。

“我这个点子有那么差吗?”

“你说呢?”

虽然知道向北必须用问句,苏哲还是感觉情商受到了侮辱:“那你说。”

“嗯,可以试一下这样。”

向北开始低头打字,不一会儿苏哲的手机响了,他打开发现是条微信:林安在HD陪你玩时车祸住院,必须家属签字,离他最近的就是你,所以我们才来找你去,时间不等人啊!

苏哲盯着手机沉默了会儿,不得不承认这个理由太过无懈可击,不过他不想认输:“万一有亲戚比她离HD更近呢?”

“林安所有认识的亲戚中只有她离得最近。”向北道。

苏哲抬起了杠:“万一有亲戚离得比她近呢?”

“哪有那么多万一啊?”向北不耐烦地道,“随机应变呗。”

“可是……”

苏哲还想说话,被向北剥好的桔子塞了嘴,酸得他脸皱成了麻花。

林平的女儿住在一个小城,以前苏哲不觉得,现在才感到有些奇怪,虽说有钱人住哪里还不是随意,但是眼前这座破落的老居民楼怎么看也不像是富人隐居的地方。

“没找错吧?”向北也发出了如此疑问。

“就是这里啊。”苏哲拿出手机导航刷新了几次,“地址就是这儿。”

三幢老居民楼,外墙爬满了枯藤苔藓,单元门口的垃圾筒溢了出来,这么冷的天居然还有隐隐的臭味,触目所及之处的地面全是陈年污渍,地下井盖一路数过去有七八个,左一个右一个毫无章法,看起来是多年改造遗留下的,本就不宽的楼道入口堆着积满灰尘的自行车,还有杂物与垃圾躲藏在角落里。

苏哲问道:“你认识这个林堤海吗?”

“不认识。”向北摇了摇头,“林家我只认识林安。”

苏哲有些惊奇地道:“林安的父母也不认识?”

“他们啊……也算认识,但是不怎么打交道。他们不喜欢我,因为我小时候都不开口的。”向北想了想,道,“见人也不叫,大人以前都说我害羞。”

苏哲笑起来:“可以的,有机会我也想见识一下。”

向北微微瞪了一眼过来,倒没有生气的意味。

自从发生了前面一系列事后,苏哲感觉和向北之间有了些变化,很微妙,不明显,但是他也好向北也好都明显更轻松了。

果然还是把话说开好啊!

苏哲刚如此想着,就见旁白框跳出来煞风景:此时,他还不知道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暗中……

后面的话苏哲没看,扭头就进了楼道,这句话已经被用滥了,大多数出现于各种故作姿态感叹于预计错误的时刻,他不需要,不是说不会后悔,而是他很清楚后悔也没用,与其纠结于过去不如赶紧前行,带着痛苦与眼泪走着走着就出来了,站在原地伤心并不是解决方法。

林堤海住在六楼,老式无电梯居民楼最便宜的楼层,冬冷夏热终年漏水天天爬楼,除了差钱的年轻人谁也不乐意住。

来的路上,苏哲和向北的最终商量结果还是采取了向北的点子,他做了保证,不到生死关头坚决不使用言灵。

当时的向北只是笑了笑,没说话,苏哲倒是放下了一点心,把言灵撇除掉向北也只是个普通的“海王”嘛,没什么了不起的,顶多就是做饭好吃、长相完美、甜言蜜语、家务技能满点、搞事技能树点亮到满格……不过如此!

自欺欺人的苏哲站在六楼的门前时深呼吸了好几次,生怕太过紧张露出什么马脚,毕竟电话也不打一个突然拜访……

“我操!”苏哲骂了句,“我们应该打电话的啊,哪有这样直接上门的!打电话叫她过去不就行了?!”

向北面无表情地沉默了会儿,一开口就甩起了锅:“这不完全是你思虑不周吗?”

苏哲:“……”

行行行,大爷不和你计较!

来都来了,当然不可能直接离开,苏哲轻轻敲了三次门后等着,没有声音,他加了点儿劲,没想到,林堤海的门没开,对面开了,一个老太太钻了出来:“你们找谁?”

“阿姨,我们找住这里的林堤海。”苏哲赶紧挤出个微笑道,“她在家吗?”

老太太警惕地打量了一下俩人,道:“你们是她的什么人?”

“亲戚。”解释起来实在太烦人了,苏哲毫不犹豫地撒了谎,“她的堂弟林安在外地出了车祸,医生叫家属签字,离得最近的就是她了!”

听到这里,老太太的神色才缓和了一点,说:“她去上班了,中午要回来的,你们没她电话吗?”

“我们开车来的,走得急,都忘了这事,现在打也行吗?”一个谎言就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苏哲已经无法自拔,只能顺着演下去,“我们真的很紧急!”

在老太太的注视下苏哲拨了电话号码,幸运的是那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打不通,他暗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就听见老太太冷笑道:“平时不管她们孤儿寡母的,有事倒想起她来了,你们这些亲戚啊做得太不厚道!”

苏哲愣了下,赶紧打蛇随棍上:“我们这不是……也不了解情况么?我记得她是结婚了的?”

“结什么婚!她那个男人还不如死了好!”老太太义愤填膺地道,“不是吃酒就是赌钱,喝醉了回来就找事打架,幸好喝死了,不然小林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呢!”

阿姨,您这也太直接了吧?

苏哲干笑两声,道:“这些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啊。”

“唉,她也是个命苦的,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容易成个家男人又没用,可惜了,长得挺漂亮的。”老太太叹息了声,“我早说了让她回家去,毕竟是亲人,不会不管她的,她老说回去也没用,当初硬是倔……你说这父母子女哪有隔夜仇的?”

老太太絮絮叨叨地讲了半天,一直到五楼传来了脚步声才住了嘴,一溜烟缩回家去了,一位长相甜美却神色疲惫的女子走了上来。

“林堤海?”苏哲试探道。

女子抬起头,警惕地道:“你们是谁?”

接下来又是一番忙乱的解释,林堤海神色平静地听完,问:“林安父母不去吗?”

“在国外呢,来不及太远了。”苏哲说道,林安的父母这会儿还真在国外,向北打听过了。

“那也有其他亲戚吧?”林堤海一边开门一边道,“我这个堂姐签字有什么用?”

“医生说有用就有用,我们说了不算啊。”苏哲无奈地道,“就帮下忙,这地方高铁过去HD就两小时。”

林堤海迟疑了下,握着门把手没动,片刻后还是推门往里走了:“我已经不想和林家有任何联系了,找别人吧。”

苏哲看见向北询问的眼神了,他按捺住内心的焦急,连声道:“林安的情况真的很紧急!”

“如果他真的很紧急,你们就应该呆在医院打电话,而不是跑来找我。”林堤海转过身平静地道,“编故事也要编好点。”

这不是骗一个女人来一个陌生地方本来就不容易么!

苏哲腹诽一句,看见向北已经要开口了,而林堤海的神色也变得越发警惕,他差不多决定让向北使用言灵的那一刻,旁白框在破旧的门上显现了出来:如果说林堤海的人生中有谁让她记忆深刻的,一个自然是名义上的父亲,另一个就是她该憎恨的一个女人。

林堤海已经要走进房间了,苏哲没有更多时间,脱口而出:“其实是王玉拾让我来的!”

令人欣慰的是,林堤海停了下来,转过身狐疑地道:“王玉拾很多年前就死了。”

“对,我们是……找到了她的遗嘱。”苏哲实在不敢一上来就使出“灵异”这种大招,“她说必须要你去HD的那个房间,才能解开遗嘱的其他部分。”

林堤海心领神会地道:“她自杀的片场?”

“并不是,是她真正自杀的地方,媒体都不知道的。”苏哲摆出最诚恳认真的态度。

林堤海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我不去你们就拿不到钱吧?”

“你不喜欢她不是吗?”苏哲这次抓住了重点,“所以,她不期盼成功的事,你应该一力促成啊。”

这次,林堤海终于露出了真正的微笑,道:“我有什么好处呢?”

苏哲最终付出了包食宿出行外加一千块请假损失报酬,这是他讨价还价了半天的结果,听得向北都不耐烦地刷起了手机。林堤海与隔壁老太太聊了几句,又打电话嘱咐儿子放学后直接去老太太家“寄存”后就出发了,十分冷静。

三人回到火车站候车时已经过了下午,进肯德基随便吃了点,向北吃了一口就不吃了,一脸嫌弃,片刻后,苏哲的手机响起了,他接起来一看是向北的消息:还不如用言灵方便呢。

要你时你不干,不要你干你骗要干,真是贱得慌!

苏哲在心里骂了句,不回复就关掉了手机。

上一篇:男s严厉调教女m小说 打架时如何控制住对方

下一篇:女儿写作业坐在我的腿上 为什么他日的我这么爽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